第六十四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第六十四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们不知道是谁干的。

这个锅就落到了苏锐头上。

苏锐拖着下巴思考,得想个办法才行,这些人不能像邪修那样粗暴的处理。

只有他和梦落两个人。

其实问题也不是很大,但他不想在人前表现出过于惊人的天赋,譬如他能和高级邪祟一起夜游跑酷。

“苏锐哥哥,要不我们直接上吧?”

梦落建议道。

苏锐看着她一脸兴奋,盯着人家腿跃跃欲试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万万不行!

他有些无奈。

甚至很想问一句:

梦落,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剑下去,多少人这辈子都得在轮椅上度过?

苏锐从包里拎出来几张小纸人。

他代表的是太平镇的面子,不能肆无忌惮的得罪人。

梦落也是他的人,也不能把人得罪死了。

所以这赶人的活儿,就交给幽影和折扇书生了。

他吩咐幽影:“去!把这些人赶到镇外!”

就地取材,废物利用嘛!

苏锐将折扇取出来,用秘术给他设了一道锁魂咒。

“你现在也去!不可伤人性命。”

“我在你身上下了咒,想逃跑尽管试试。”

苏锐不怕折扇书生逃,超过身边的距离十里,书生会自动回到他身边。

这个咒只对邪祟起作用,对人类和其它活物没用。

若能对人起作用,应该会十分有趣!

苏锐突然有了灵感。

“梦落,你想去的话你也去,我在这儿研究一下锁魂咒。”

如何让锁魂咒在除邪祟外的东西身上生效?

这个问题很值得研究。

……

镇外。

冯星月卸任了盘县特殊小队队长一职,只觉得浑身轻松。

“好了,这边的事已经解决,我要去帮一下苏锐。”

“以我个人的名义。”

虽然还没想到自己帮上苏锐什么忙,但人至少得去一下。

起码跑跑腿,为他提供一些对手的信息,她还是做得到的!

冯星月穿了一件灰色的高腰抹胸,米白色的长袖外套,粽叶色的运动裤。

长发散在两侧,心情愉悦,神情舒展。

她挥了挥手,告别自己的队员,背着个登山包朝太平镇出发。

周围的风景逐渐远去,军方特殊部分接到撤离消息正在准备。

冯星月来到太平镇入口,她以为这里这里应该没人把守。

熟料却碰到一个幽绿色的巨影坐在镇门口。

啥玩意?

冯星月惊了。

幽绿色的身影看上去有一个乐山大佛那么高,它的身形介于虚实之间,不是邪祟,也不是妖兽。

反正看着很奇怪。

它也是坐着的。

如果它刚刚没看错,这个大家伙的神态动作,好像人类无聊烦闷时表现出来的那样。

所以它守在太平镇外,感到无聊?

有这么一个大家伙拦路,冯星月也不敢硬闯。

她躲在暗处观察。

十分钟后。

她:发现这个巨大的绿影拦出不拦进。

冯星月放了一只纸鹤试了一下。

没拦。

旁边有一条蛇路过,她把它赶进去了。

绿色巨影也没拦。

她这才小心翼翼、步步试探着走了进去。

当她踏入太平镇境内,幽影没有动。

可当她往前走了几步,幽影的注意力一下落在她的背上。

冯星月如芒在背。

心脏砰砰跳!

她转头看见巨影低眉,压力倍增。

它的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冯星月只觉得心脏像被一座大山压住。

令人窒息的恐惧蔓延全身,她手脚冰冷,血液凝固……

一秒。

两秒。

三秒……

没事?

只是吓吓她?

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走了?

她猜对了,这家伙果然拦出不拦进。

这下,他不再耽搁,快步向镇内走去。

……

苏锐蹲在石头上早就锁魂咒的妙用。

梦落与折扇书生、幽影飞身落到众人面前。

梦落当然不让站在首位。

她手里拿着冰剑,面色冷若冰霜,一张小脸精致得不像话,一身藕粉色的小裙子光彩夺目。

折扇书生站在她左后方。

四个成人大的幽影站在她身后位置。

现在,她就是太平镇的排面,苏锐的排面。

她冷声道:

“无主邀客,擅闯山林。”

“从此刻开始,太平镇内,禁行!”

“诸位是要自己出去,还是我请你们出去?”

苏锐听见梦落的声音,抬起头一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小家伙还挺会说的嘛!

他接着推演画符,他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将锁魂咒具现在符纸上,做出锁魂符。

如果成功的话,锁魂符能拥有施展一次锁魂咒的效果,且可以突破其只能对邪祟施展的限制,作用于别人的身上。

他一边研究,一边分出一丝心神关注梦落。

梦落都为他出手了,现在只要她遇上点困难,他不出手都不行。

这样一来,教训人的理由不就有了吗?

不过这事很有可能演变为梦落一人横推全场!

毕竟在场的……应该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苏锐清楚梦落的实力,可在场的其他人不知道啊!

他们见到一个小萝莉带着一个……额……没有实体?

是邪祟!

后面还跟着幽……嗯?不是邪祟也不是实体?

怎么这么怪异?

在场的有不少高人,自然很快就有人发现这点异样。

王鹏生产脖子往梦落后面瞧。

邱尘子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说了个字:“走!”

不明情况,先退三步。

不然发生危险跑都跑不了!

刚刚可是有高人交手,还是两次!

他们来了以后人就不见了。

路上只留下蛊婆的血和几滴怪异的人偶血。

这说明什么?

说明此处藏着一位手段狠辣的高人。

这时候还不走,等着挨揍吗?

“师父,师父……”

王鹏甚是好奇,有些不舍得离开。

邱尘子压低声音道:“别被眼前的表象所迷惑,那萝莉不简单!”

“看热闹也要先顾虑自身安危。”

“可是这里这么多人……”

王鹏想说,要是也轮不到他们。

邱尘子白他一眼:“这么多人就没事了吗?”

“我看未必!”

“不信走着瞧。”

梦落说完话,就等着众人自己退。

可过了两分钟。

只有邱尘子拉着他的徒弟往回走。

还有一个身形高大,穿着黑衣戴着斗笠,身上尸气很重的中年人退了。

其他人要么一脸好奇问她和身后的东西是什么玩意?打哪里来?

要么藏在人群背后偷偷摸摸的打量她们。

摆明了不见棺材不掉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