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猜测

第11章 猜测

李维让艾娜和尼克躲在孤儿院,并不真的是为了防备警察或者神秘侦探,这几年神秘侧的事件越来越多,以他对艾维城目前状况的了解,自己那些同僚对堕落者、异种、魔怪之类的生物的死亡恐怕是乐见其成,不太可能追根究底。

他防备的其实是这两个堕落者的同伙。

回到孤儿院,托普和米兰达就按照第二纪元标准魔法学院的编制对孩子们进行了编组,30名精神力超过40,可以释放一环魔法的中级魔法学徒被他们组织起来,成立了学生委员会。

因为高阶魔法师总是醉心于研究,绝大多数无心杂务,在第二纪元,魔法学院的学生都是自治,这些在魔法书副本提供的基础读物中都有详细的记载,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

当然,第二纪元魔法学院的学生委员会成员一般都是正式魔法师,以孤儿院目前的情况,只能因陋就简。

李维没有插手,这些年孤儿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大孩子们会自发的照顾小孩子们,因此孤儿们十分团结,并没有什么阻碍。

大概架构设立好之后,托普就急不可耐的的带领十八个大男生,用李维买回来的两匹驽马套了两辆运货的马车,兴冲冲的返回废渣山谷挖渣去了。

李维站在孤儿院三楼安妮姨妈的办公室窗前,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叹了口气。托普性格直率,心胸宽广,为人公正,吃苦耐劳,平时对孩子们照顾有加,孩子们都很喜欢他,但他实在不是个优秀的领导者,连及格线也达不到。

这事只能之后再说。

他取出之前米兰达交给他的从怪物手里抢来的玻璃瓶,凝视着瓶子内黑色粘稠的液体,那液体仿佛活物一般在瓶子内翻涌着,只是看着,就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仔细看,能发现这看起来极薄的玻璃瓶身阴刻着繁复的神纹,和瓶口的塞子构成一个完整的法阵。马克对这方面少有涉猎,李维自然看不出这些神纹属于哪一位。

但通过马克的记忆,他知道这大概率属于那位欲望与自由之神厄洛斯,瓶子里装着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渎神之血。

目前在九大正神教会中,制作以及持有渎神之血,都是排在前三的不赦之罪,但绝大多数超凡者甚至神选者,只能辨认这渎神之物,却不知道它的来历。

渎神之血最早出现在第二纪元中期,当时的神战此起彼伏,复仇女神想要侵夺狩猎女神的神职,虽然神战获胜,但一直未能找到被狩猎女神隐藏于无尽虚空中的神国。

狩猎女神是第三位以人类之身点燃神火成神的神祇,和一些古巫有很深的矛盾,在一些古巫的帮助下,复仇女神找到了办法。

她的信徒成功找到了狩猎女神留在凡间的子嗣,这也是人类成神的弊端,血脉的联系神火也无法燃尽。之后,复仇女神的信徒利用古巫术,以狩猎女神虔信徒的污秽之血,沾染了祂的子嗣,成功给与狩猎女神重创,找到并打开了祂深藏于无尽虚空的神国,使祂彻底陨落。

神战本就无所不用其极,复仇女神又是掌管极端情绪的神祇,再者由人类成神的神祇都比较弱小,所以祂并没有想到这么做的后果,结果没过多久,三位拥有强大神力的神祇共同向祂发起了神战,相同的是,这三位都有人类从神。

从此直到第二纪元结束,渎神之血就成了传说中的污秽之物,被各大正教教会列为禁忌。

现在的九大正神中,正义与裁决之神波尔,

康复与医疗之神帕那刻亚,公正与律法之神西弥斯,黑暗与死亡之神尼克斯都是从第二纪元传下来的神祇,祂们维护着从第二纪元延续至今的教义,渎神之血依然是神厌之物,只要李维将这瓶子交给随便哪个正教教会,暗中隐藏的敌人都会受到灭顶之灾,但是他偏偏不能这么做。

这才是马克留给他的真正的麻烦。

将瓶子收起来放好,李维再次将心神沉入精神海,打开《光明祷言》,精神力依然是69/100,经过几天的研究,对于这个瓶颈李维有了两个猜测。

马克在18岁觉醒,精神力达到了初级魔法学徒要求的10索伦,然后在20岁的时候达到进阶中级魔法学徒需要的40索伦,姑且不论这个天赋是不是有些鲁钝,按照魔法书里的记载,中级和高级之间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并不存在难点。

实际上,那个时期正是这个纪元的魔力潮汐开始变得剧烈的时候,-马克的精神力也的确不到半年就从40索伦增长到了69索伦,那么为什么最后一点过了五年都没能增加呢?

即使是第二纪元早期那些稀奇古怪的精神力修炼法,也没有这样的问题。李维觉得,要么是阿那亚神祇化的魔法书本身出了问题,要么就是这种特殊的魔法书需要某种特别的东西才能跨越阶层。

神祇和魔法师最大的区别在于,魔法师通过知识掌控魔力,神祇本身就是魔力的某种情绪、意志、规则的具现,也就是说,或许马克之前一直弄错了方向,并不是精神力达到70点才能打开《光明祷言》的第二页,而是打开了第二页,精神力才能突破70点。

简单来说,《光明祷言》就像一位没有自己意志的神祇,李维需要某些契机得到祂的认可,达到祂的要求,才能继续晋升。

但回顾马克简单的过去,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苦修士,忠诚、勇敢、坚定、无畏,没有任何瑕疵,除了那件事。

想想马克精神力停滞的时间,李维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问题是,怎么解决那件事?

正思索着,兴冲冲的带着人去废渣山谷的托普满脸沮丧和气愤,回到了孤儿院。

一进大门,他就直奔李维所在的办公室,米兰达刚刚处理完孩子们的编组,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托普,出了什么事?”

“老师还在吗?焚化场内卫部的人出现了,他们不允许我们挖那里的废渣!”

“怎么可能?不是经常有拾荒者去那里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