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武道特情处

第48章:武道特情处

李扶摇顶着烈日登上了后山,山顶很是开阔,李扶摇小时候就经常和院子里的小伙伴们来山上玩。此时他意念一动,菜刀就从身体之中飞跃而出,浮在他的身前。李扶摇伸出右手抓住刀柄,随后注入了一丝灵力,猛地向小山丘挥去,一道银色的光芒从刀中急速地散发出去,形成一道月牙形的光环,瞬间就命中了小山丘。“轰”的一声,泥土、岩石被炸飞,小山丘顶上就被削去一层泥土。

“不错!威力杠杠的。”李扶摇赞叹道。随后他意识沉入神魂之中,打算找出一门刀法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找到一本名叫斩立决的刀法看了起来。斩立决共有三式:一式杀身,二式杀神,三式神魂俱灭。

李扶摇枯坐在山顶,头上的太阳特别的猛烈,晒得大地都开了裂,他却没有半点的反应,潜心研究着刀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起身来,摸着被晒得滚烫的菜刀,运转功法便是一刀劈出。银色的刀光凝聚成一点耀眼的光芒朝着远处的小山丘冲去,“轰......”凌厉森然的刀气从小山丘的背后穿透而出,奔着远方逐渐消散。李扶摇跑上前去,看着小山丘背后拳头大小的孔洞,心里一阵的兴奋。随后他又跑到远处,提着菜刀,一遍遍地用不同的角度,各种各样的身法姿势朝着小山丘攻击。

傍晚,太阳只在天边挂着一丝红霞的时候,他才停下来。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一空,他拿出两粒炼气丹恢复灵力。

“哒、哒、哒......”李扶摇将要炼化完炼气丹的时候,一男一女背负着铁剑向他走来。

李扶摇睁开眼,看了二人一眼,却是没有起身,反而闭上眼继续炼化药力。

二人这时停下脚步,看着李扶摇,男青年张口问道:“李扶摇是吧?”

李扶摇感知到二人都是武师境界,对他没有威胁。因此依旧没有搭理,只是心中有些纳闷?怎么会在这里遇到武者?而且对方还能直呼他的名字,看来是奔他来的了。

“嘿!小子!我问你话!”男青年眉头微动,心里有了一丝不爽快。

李扶摇炼化着最后一丝药力,男青年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李扶摇有搭理他的意思,顿时怒火中烧,“咻”的一下,就拔出了铁剑,欲要上前给李扶摇捅几个窟窿。

女青年见状赶紧拦住了男子,轻声说道:“他正在修炼,我们稍等一下。”

“切!我们办案难道还需要问他方不方便?”男子眼神轻蔑地看了看李扶摇,转头看着女青年说道。

“你们是谁?找我干嘛?”李扶摇收了功法,睁开眼看着二人说道。

“我们是武道特情处的,找你配合调查野人镇平民被杀案件的。”女青年拦住男子赶紧说道。

“平民?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扶摇疑惑道。

“据我们调查发现,事件发生时,有你出现过的证据。”女子答道。

“跟他说那么多干嘛?直接抓起来,我看他那样,绝对是他干的。”男子拔剑说道。

“跟我们走一趟吧!”女子按住男子拔剑的手说道。

“不是我干的,没空!”李扶摇起身朝着山下走,嘴里淡淡地说道。

“我们已经掌握了你和王奇还有另外两人留下的痕迹,现在都有专人追踪你们。”女子说道。

男子却是飞身上前拔出剑挡住了李扶摇的去路。

李扶摇瞟了男子一眼,转身看着女子道:“你说的什么事?我们会伤害平民吗?”

“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你们确实在场,

除此外再无他人的痕迹。”女子一口咬定道。

“奶奶的!你说的是什么案件?我真不知道!”李扶摇无语道。

“哼!装什么蒜呢!野人镇迎客来客栈旁边的空楼连发几起命案,前几次都没有任何他人的痕迹,最后一次却找到你们的痕迹,你难道不认?那就只有抓你回去了。”男子有些愤怒地说道。

“哦,你说的这件事啊!那是一个养鬼的老头干的,我们三人去灭鬼,后来还和那老头打了一架。不过那老头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然后跑了。”李扶摇拍了一下额头说道。

“养鬼的老头?”女子疑惑道。

“别听他瞎掰!拿下他再说。”男子用剑指着李扶摇说道。

“咳,真不是我们干的!那老头叫啥来着?对了,胡老头和高老头也见过那养鬼的老头。”李扶摇抓着后脑勺思索道。“嗯!杨老鬼,对就是他,我那天听人叫他杨老鬼了?”李扶摇补充道。

“你认识高老和胡老?还有你说的杨老鬼,是养小鬼那个?”女子问道。

“对的,就是那老头,跟胡老头和高老头一样都是宗师高阶境界的。”李扶摇说道。

“切!你意思你能跟宗师高阶打架,然后还能走了。”男子不屑道。

“打不过,但跑得过。”李扶摇说道。

“行了,少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配合调查。”女子正色道。

“我不去行不行?”李扶摇看着女子问道,却见女子摇摇头说道:“你如果不想我们老是来烦你的话,还是跟我们去一趟,等调查清楚了,我们就不会再打扰你了。”

晚上李扶摇被二人带到了蓉城一处隐秘的庄园之中,庄园很大,戒备森严。

在一处房间里,李扶摇坐在椅子上,接受着对面几人的盘问,他将那晚所见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对面有人记录下来后,见没有什么可以问的了,那几人便扔下李扶摇一个人走了。

“喂!我也可以走了么?”李扶摇站起身跟到门口问道。没有人回答他,而他却被门卫推进房门,并关上了门。

“卧槽!这是什么事呀?”李扶摇抱怨道。随后他在房间里大声喊闹着,却是没有任何回应。他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想打出去呢!却又觉得这样做影响不好。思索了许久,他干脆静下心来,参悟刀法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