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太清阴阳术

三太清阴阳术

老赌鬼越往前走,看的就越发清晰,一块葱绿的玉佩俨然入眼,越看老赌鬼就越高兴,巴不得十步的路当五步走。

老赌鬼想到:“也应当我发财,看来是祖上气运未尽。”想到这心里就吃了几块蜜糖,说不上的甜蜜。转念一想:“自从败光家产的这些年过得是什么日子,有一顿算一顿。”不由得悲从中来,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只是没有到伤心处,这眼泪一滴滴的落下可谓是喜极而悲,这些年的委屈全化作眼泪了。

流着眼泪的老赌鬼,还不忘仔细端详这块玉佩,这圆形玉佩精雕细琢,边缘尽是火的形状,犹如祥云朵一般,但这内容老赌鬼就看不懂了,一直白鹤单脚站立,这肚子的部位还有一点点的红色,任凭老赌鬼怎么擦都擦不掉。老赌鬼看到这里不由得低头叹气:“害,我就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好歹是还有一只狸子可以饱餐一顿,这玉佩就只能当个念想了,也不忘老先生的一番指点。”

就这时,老赌鬼看到放玉佩的地板太过于方正,收好玉佩就伸手掀开这石头,石头下面真压着一块青铜盒子,看着这盒子年份必然不短,也不着急打开,赶忙也收进怀里,起身就往洞口走去。

看到明亮的天,想到今天的收获可谓是饱满非常,一路吹着口哨往山下走去,心里说不上的喜悦。

老赌鬼刚到山脚下,转头往山上看,哪里还有歪脖子树,尽是荒草,枯树。如果不是怀里的铜盒与手中装了狸子的袋子,还以为自己是做梦。

虽说老赌鬼家徒四壁,但这剥皮的手艺活还是信手拈来,自己的肚子已经是忍不住在反抗了。打开这袋子一看是一只白色的狸子,这南方哪里有白色的狸子,而且这毛色发亮,怕不是这岭山成精了的东西,老赌鬼:“此番也是为民除害了,若是把我写进戏本里也是聂采臣了吧。”老赌鬼嘴巴说着,这手可一点都不慢,三下五除二就把这皮毛剥下来完完整整一块,庖丁在世也不过如此罢。

肉上什么都不撒直接边烤边吃,饿到这时太上老君的练丹炉放到这嘴巴里面也不会烫嘴。饱腹之后就想起怀里还有一个铜盒,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还有那独脚鹤玉佩,两样东西都拿了出来,这玉佩看过了,还有这铜盒。

这铜盒说不上有多精致,上面也雕刻着独脚鹤,周围也尽是火一样的云,也可以说是云一样的火,好险上面没有锁否则打开还需要费一番周折,开盒入眼就是一块油布纸,再打开一瞧这书上写着《太清阴阳术》。

老赌鬼心里一惊这莫非是老神仙要传给我的法术,到时候我就可以上天入地了,再翻看一看“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出对阴阳,入对五行,以星宿为证,山川为龙,此乃观气之道也…”越看到后面老赌鬼越震惊,里面不仅有观气的手法,更有历代皇家陵墓的所在之处,怎么使用山川走势,观星之法寻找龙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