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溪边瓦

四溪边瓦

“喂,我说左鹤那老赌鬼后面是不是去把所有皇帝坟挖了个遍。”闫白年激动地说道。

左鹤无奈道:“皇帝的不叫坟,叫陵墓,再说了,我怎么知道,这是我爷爷和我说的故事,说是我们家传下来的故事,每次问后面怎么样就不说了。”

闫白年回道:“照这么说,那老赌鬼还真是打击帝国主义的一把好手。”

“也能这么说吧。”左鹤坐起来说道:“我从小就学过那书里面的东西,没有那么邪门,就一些老祖宗的东西。”

闫白年小声说道:“嘘!你不要命了,被别人听见你可是要被抓起来的。”

我和闫白年是同一个镇上的好兄弟,属于是开裆裤传到大,里面几根毛大伙都门清,这一次赶上了时代的洪流我们两个也争着要当好青年,响应***的号召“知识分子有必要下乡再接受教育”到了现在广西腾腾镇的边境军团插队分配到了参林村的3队,总得来说在镇里一无是用的我们,到这里天天被叫成知识分子,读书人不知道有多开心。

村里面的人生怕我们吃不了苦,分配给我们干的活都是最轻松的,白年和我负责看守粮仓,空闲之时和帮乡亲们一起干干农活也不会落下吃白粮的口实。同和我们一起的还有一位知青叫姬宝顺,不过是负责文职的,关系也没有我和闫白年那么好,总是的独来独往的,也就是我们两个好,开小灶还总带着他。

闫白年无趣道:“今天也没有轮到我们干活,要不去河里摸一下,没有鱼也能捡些螺解解馋。”

左鹤:“行啊,别每次都靠我,你这165的身高一会摸不到鱼,还要靠我去摘果子。”

闫白年:“瞧你这话说的,你又不是少吃了,快走吧不然一会抓不到天都黑了,大家就什么都不用吃了。”说罢便拉着我往河边走去。

倒不是村里的人不出来摸鱼,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干,闲暇的时候才会来河边抓一下,也不是每次都能抓到的,这河里的鱼估计被抓多练出了一身本领,真是灵活的邪门。

左鹤:“白年,一会老样子你在下游等着,我从上游抓往下赶。”

闫白年:“你放心,这都抓过几回了,小爷我手熟。”

左鹤:“那一会我干赶下去你抓不到,今晚你的手就要熟了啊。”

闫白年:“那不行,吃我的手你还有没有人性,再说了瘦成这样也没法吃啊。”

左鹤:“……”

这说是河有点夸大,不过是3米左右宽的小溪,不下雨的时候水还在膝盖之下,就那么浅这鱼还是特别难抓。

“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打几只兔子就好了”闫白年下到水中无奈说道,“再不济山鸡也凑合。”

左鹤:“你就做你的白日梦吧,这下水都还没有着落呢,你到在这里想上了,待会多出点力。”

两个青年在溪中,拿着从树上折下来的太阿神魔宝剑,顿时化作溪中吕洞宾,出剑斩黄龙,一时间竟然难舍难分,好在左鹤技高一筹。

左鹤:“我抓到了,歇会,这条还不小。”

闫白年:“估摸着怎么也有三斤多,不枉我们这么费力。”

“左鹤,搞快点,这点还不够我们两个人吃的呢,一会被逮到就只能看谁手快了。”

左鹤:“瞧你说的,这回肯定麻利解决,你去捡些木头生火,我把鱼宰了就直接烤总行了吧。”

说罢两个青年各忙各的,不一会左鹤便宰好了鱼,

闫白年也抱来了木材。这饿肚子吃什么都是香的,烤鱼还没有烤好就等得迫不及待的流口水。

左鹤:“别干看着呀,开吃。”

一阵饥饿之风席卷而过,转眼就只剩下熄灭的木材和零零碎碎的鱼骨。

大伙都吃饱了,这时闫白年摸摸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两个瓷碗道:“这我刚刚在溪边发现的,本想刚刚拿来盛鱼的,忙着吃忘记了。”

左鹤:“你拿出来也没有用,这东西我应该是用不了。”

闫白年:“不就是碗怎么就用不了?”

左鹤坐起来道:“这东西在溪边发现的,要不就是大户人家逃难的时候落下的,要不就是墓里的东西发大水的时候冲下来的。”

左鹤转头问:“白年就我们这种地方你觉得哪种可能大一点?”

闫白年:“左鹤,你别吓我。”说罢便把碗丢了下来。

左鹤捡起了碗说道:“没有吓你,用是用不了,可以拿回去收着,实在不行就拿来当喂狗的碗也行。”

左鹤:“走吧,吃饱也该回去咯。”

等我们回到屋子的时候,姬宝顺就端坐在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小碗透着灯光仔细端详着。

左鹤:“宝顺,你这是从哪里捡来的宝贝,看着就不轻。”

姬宝顺:“哦,左哥和白年你们回来得正好,这是我今天去村长家里干活给的,我本想拿些菜去换的,可是村长说这玩意不值钱就送我了。”

姬宝顺得意到:“怎么样好看不?”

“就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着闫白年便掏出他捡来的碗道,“看看我这样和你那个比怎么样?”

姬宝顺疑惑道:“怎么你也有难道…”

“别难道了,我估摸着这类型的瓷器在这里就不是稀罕无”说罢便也拿出闫白年给的碗,“看来不算是把麻烦带回来。”

左鹤:“宝顺,村长有没有和你说他是怎么得到的碗?”

姬宝顺:“他说是外边那条河捡的,时不时也能捡个一两件,不耐用也不耐看就当个摆设,所以就送我了。”

闫白年:“左哥,那不就是我们今天去抓鱼的那条河吗?”

姬宝顺:“什么,白年今天去抓鱼居然不叫上我?”

左鹤:“宝顺,算了今天去抓鱼还不够我和白年填饱肚子的呢,下次去抓鱼一定叫你。”

姬宝顺:“那下次,可一定要叫我。”

左鹤:“一定,下一次叫你去抓别说是鱼了,就是河里的龙王也捞出来吃两口龙肉。”

说罢了,便起身准备洗澡。在南方一天不洗澡整个身子都不自在,而洗完澡的时候是最干爽最舒坦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