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心底如久旱逢甘霖般激动

第五十六章 心底如久旱逢甘霖般激动

挂了电话,陆城揉了揉眉心。

这时公司的人跑了过来哭道:“刚刚找的几个作曲家,也拒绝了帮我们修改曲谱,还有公司里好不容易留下来的几个作曲人,都要求离职解约……”

陆城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沉稳道:“先稳住公司的作曲人,谈一下留下来的条件,网络上的那些作曲人们,再说吧。”

公司职员点了点头,正要出门,忽然间顿住脚步,惊呼道:“不好,云中君发微博了!”

她把手机递给陆城,却见——

云中君V:【佚名老师是近十年来,最伟大的作曲家,没有之一。《寂默》作为佚名老师封笔前的最后一首歌,这么多年大家都默默守护着,期待着有一天他能携带着《寂默》回归,这个歌曲名字的意义已经不再普通,的确不是随便一个新人作曲人可以使用的。】

林婉如在作曲圈还是很有身份和地位的。

而且她对外自称差点就能拜佚名老师为师,加上佚名老师没有徒弟,所以她隐隐的有替佚名老师发声的架势。

她这个微博一出,所有作曲人都疯了。

大家纷纷转载表示支持。

这种时候,作曲圈子里的人空前绝后的团结起来,誓要打败资本的力量。

下面也全是支持的声音。

公司职员颤声:“完了完了,我们公司真的成了娱乐圈公敌了!”

陆城脸色铁青。

这种阵仗,说实话他也没见过。

楚氏集团都是干实业的,很少涉及到娱乐圈。

而他找不到Z博士,已经很让楚辞琛不满了,如果再连这种事儿都搞不定,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琛哥。

他对公司职员摆了摆手,等人走了以后,这才目光阴沉的给林婉如拨通了电话。

电话刚接通,他就冷笑了一下:“林婉如,我劝你搞什么都要适可而止。”

林婉如假惺惺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以为我在娱乐圈没人吗?作曲圈的人这么震荡,还不是因为你鼓动的?说什么佚名老师的徒弟……你确定你拜过师了?你和佚名老师根本没什么交集!”

陆城这段时间一直在打听佚名老师。

还真被他查出来一些线索,佚名是五年前在海城创作的,这也成了林婉如说拜佚名为师的依据。

可五年前,林婉如的音乐水平可没有现在这么好,而且她的老师们都是国外请的人,根本没听说过有什么佚名。

林婉如听到这话,也不恼:“神交也是交,作曲圈子里的人,有谁没听过佚名老师的曲子?有谁没学习过她的创作手法?既然学习了,恭敬地称一声老师有什么不对吗?”

陆城嗤笑:“真是不要脸!”

林婉如傲气道:“总比沈若京什么都不懂,就拿一首曲子出来显摆的强!陆城,别的方面我不管,在音乐上,我要让她知道,我吊打她!”

陆城沉默了下,接着开了口:“你真要闹成这样?确定不怕琛哥不高兴?”

“……”林婉如现在也有这个担忧,她似乎妥协了:“我知道,你现在到处找作曲人给她修改曲子,倒是没有人敢去蹚这个浑水了。看在辞琛的面子上,我现在可以去帮她改曲,如何?”

陆城松了口气:“算你识相。”

挂了电话,公司职员询问:“陆总,云中君真会这么好心,来帮忙修改曲子吗?”

“当然没有。”陆城眼神里闪烁着厉色:“她不过是找机会为了羞辱沈若京!”

但是既然这些事情都是沈若京闹出来的,被羞辱几句,就忍着吧!总比彻底丢人要强!

但又想到琛哥说过,他孩子的母亲不能被人羞辱……

陆城无奈站起身:“我也去吧。”

林家。

林婉如挂了电话后,笑着打电话约了几个作曲人:“……对,一起去看看,那个新人的曲子到底做成了什么样子,竟然紧急找人来修。”

她会好心帮沈若京修曲谱?

不,她要让沈若京身败名裂!坐实找人代笔的名声!

-

杨知瑾和陆城通完电话后,门铃就响了起来。

助理走到门口处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当下惊呼:“好像是沈若京来了!”

门外的确是沈若京。

她离开楚家后,准备回沈家时,接到了沈千惠的电话,让她立刻去杨家,和杨知瑾一起讨论怎么修改曲谱的问题。

于是她半路拐到这边来了。

杨知瑾正心烦意乱,听说她来了,微微抬头。

她诧异的看着沈若京,上下扫视着她,内心震惊:景桢已经是娱乐圈里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了,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也这么漂亮!

杨知瑾是个典型的颜控,看到漂亮男人和女人,心情就好。

她想埋怨几句的话直接卡住,然后咳嗽了一声,指着沙发上:“你先坐。”

然后对助理说道:“去把她的曲子拿来。”

“好。”

沈若京泰然自若的坐在杨知瑾对面,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接听,陆城就开了口:“林婉如带着作曲人去找你们了,我也会过去,察觉到不对劲会让她停止。你现在立刻和杨老师对一下曲子,看看哪里能不能修改的好一些,免得等会儿太难看。”

沈若京:?

她蹙眉,还没说话,陆城就挂了电话。

刚好助理也为杨知瑾拿过来了她的曲子,她正在接电话,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就看了沈若京一眼,道:“陆总,知道了。”

她把曲子递给杨知瑾,说道:“陆总带着知名作曲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他让您先看看,免得等会儿在作曲人面前丢面子……”

说着话,杨知瑾看向了谱子,视线再次从名字上划过,她犹豫了很久,才说道:“歌名改一下吧,有致敬佚名老师的嫌疑。”

这话说完后,她第一次看向下面的曲子。

原本想着粗粗扫一遍,提出几点建议,让沈若京先有点心里准备,免得等会儿被作曲人们伤到。

可没想到当看到歌曲内容后,她的背脊慢慢的挺直了。

心底犹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激动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