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月黑杀人夜

第二十章 月黑杀人夜

()石远和老刀开始准备战术。

这次的事情比较复杂,毕竟是在城内,还是使馆区,一不小心就会被现。

小分队要被分为好几个部分,先饭店内需要留人负责留守,然后要有人负责执行渗透,还要有人负责掩护,有人负责接应,还要有人监视:城墙上的哨兵、使馆区内部的巡逻士兵、城墙外面街上的巡逻士兵......

事无大小都要考虑到,只要有一个细节疏忽了,就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商量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安排好计划。

成飞第一个奉命出去做准备,等到听清楚什么任务,成飞嘿嘿yín笑着在一众队员们羡慕的眼光中扬长而去。

然后是申广源,他要出城把车开回来,停到附近准备接应。

其他人就不着急,还是先吃饭,现在时间还早,吃过晚饭再休息一会,然后才出任务。

石远回去陪着小昭和蒲文君吃晚饭,蒲文君还要玩情调,留声机里放一张黑胶唱片,餐桌上摆个镀银的烛台,电灯、电扇什么的全部关掉。

石远和小昭含笑看着蒲文君收拾,大牛被蒲文君使唤的像个陀螺。来送餐的服务生估计没憋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服务生马上连连道歉,蒲文君不高心,把服务生赶出去,小费就不用想了。

小昭看蒲文君收拾完,凑过去悄悄说一句。

蒲文君桃花眼变成牛眼:“这你都说了?”

小昭无辜的眨眼睛:“是啊,他可是我从小伺候的少爷,有什么可以瞒着的?”

蒲文君马上红了脸,嘴里嘟囔着“交友不慎”“人心不古”之类的废话,坐下就开始吃,情调什么的也顾不上了。

石远和小昭也坐下,那就开始吃,大牛轻轻带上门,蒲文君和小昭又开始例行表演“小动作体netbsp;石远等小昭睡熟了,给小昭留了张纸条,这才从窗外顺着窗户溜下去。

yīn天,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风。

正是干坏事的好机会。

大牛已经在楼下等着,看到石远下来就过来汇合,俩人顺着长安街往前走,等进了正义路就找到顺着城墙扔下来的绳子爬上去,老刀他们已经在上面等着了。

城墙拐角下面,成飞带着一名jì女正在盘肠大战,洋人在城墙上一共设了三座碉堡,这会哨兵都顾不上守卫,挤在拐角看乐子,这妞叫得真是勾人啊,哪家的?半夜三更,“野战打真军”,这么豪放的做派真心不多见。

石远他们蹑手蹑脚摸到守卫身后,瞬间全部撂倒,先打晕,堵上嘴,还要在嘴上帮根绳子,再用绳子把人五花大绑,扔进碉楼里。

有人就给成飞信号,成飞赶快缴枪完事,回饭店看家。

眼看碉楼里有人开始挣扎,已经醒过来,石远咕噜了一句rì语,旁边申广源等半天了,连忙弯腰鞠躬:“嗨依”。

这才开始行动。

两座小楼内部结构都清楚,先收拾住人的,然后收拾银行,最后才是办公楼。

倭人很有纪律xìng,同时又很固执,这两个词加起来的意思就是死板。

死板的意思是按照规定一板一眼,严格遵守程序,不知变通。

死板到什么程度呢?后世工厂里cao作工人进行生产,倭人把动作分解成十几个步骤,如果东瀛工人进行生产,那就一个步骤也不会少,天朝工人在生产中就会进行改进,最终jīng简到几个步骤。倭人就说:“你的生产程序不规范,生产的产品不符合标准。”

问题是同样的零件只要生产出来用起来效果都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天朝制造业无敌的原因,只要技术标准达到了,就能给你做成白菜价。

放到军事上也是一样,后世八年苦战,正面战场不说,那是凯申公的事情。敌后战场,今天这个时间在这个位置偷袭了鬼子的运输队,明天再过来还能偷袭,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最多是押运的士兵会增加点,时间地点完全不会变。

黑龙商会也是一样,办公楼就是办公楼,里面不会住人。

这里是东交民巷,是国中之国,大门上挂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自从19oo年义和团运动以后,从来没有受到过攻击,洋人在这里比在自己的家乡还要安全。

所以本应有人巡逻的大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不多的路灯散着昏黄的灯光,黑龙商会大厅里的守卫张大嘴巴躺在椅子上睡的正香。

院子里只有两条狗,正在四处巡弋,人还没有狗尽心尽力。

扔包子?别逗了,这种狗都是经过训练的,除了特定人选,喂什么都不吃,谁喂都不吃,不但不吃还会狂叫示jǐng。

文吉和文祥拿出弓箭,比划一下摇摇头,能shè中,不能保证马上死,那就用手枪,换上特殊子弹,五六把手枪一起打,两条狗同时四分五裂,凑都凑不起来。

文吉和文祥一起解决掉大厅里的守卫,石远他们就进去开始清理。

夏天,窗户很少关,屋子里几乎都开着电扇,噪音完美掩盖了原本就不大的动静。清理要从窗户上爬进去,不走门,半夜三更,门里面随便放个瓶子什么的,门一动这动静就跟扔个炸弹差不多,走路的时候侧着脚,先用鞋底前面外侧着地,然后前脚掌踏实,后脚跟根本不着地,就是所谓的“踮着脚尖”走,从靠近城墙一侧慢慢往楼上爬,三层楼都分配人手,同时开始清理。

石远上了三楼,跟大牛两个人负责整个楼层,轻轻拉开阳台上的推拉门。屋里地上铺有地毯,蚊香的香味传出来,夹杂着yín靡的气息,床上两个人睡的正香,石远和大牛过去,一人一个,同时割断咽喉。

大牛风道这样的场景就兴奋,控制不住力道,那个面目姣好女人半个脖子都被切开,要不是被子蒙得快,免不了要被鲜血喷个一头一脸。

下一间,石远看到了土肥贤二。

微胖的圆脸,修理的整整齐齐的小胡子,睡梦中都有点歪的嘴巴,虽然没有睁眼,石远还是能一眼认得出来。

石远打手势,大牛会意,把军刀收起来,石远捂住土肥贤二嘴巴的时候,大牛同时扑上去控制土肥贤二的手脚。

土肥贤二从睡梦中惊醒,已经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锋利的刀尖慢慢接近自己的眼睛。

土肥贤二开始剧烈挣扎,用力摇头,支支吾吾的想要说话。

石远不给机会,用军刀慢慢的从土肥贤二的眼睛里扎进去,再慢慢的转动,直到土肥贤二一动不动。

这个东瀛国内有名的“中国通”,曾经策划过“皇姑屯事件”,曾经策划过“满洲国”建立,曾经策划过“华北自治”,曾经直接指挥第14师入侵天朝。他会说流利的běijīng话,还会好几种方言,同很多政要保持微妙的关系。

或许他有三寸不烂之舌,却直到气绝都没说出一句话。

走廊里面血腥气息浓厚,小楼外面仿佛都笼罩着淡淡的血sè。

楼上收拾完毕,石远下到楼下,几乎都完了活,只有牛通还在一楼对着一个已经死透了的黑龙商会成员撒气,“我让你马鹿野郎,我让你马鹿野郎。”

石远不明白怎么回事,乔山过来解释:“下午在桌球室,就是这个倭人要进去打球,嘴里还不干不净,叫什么‘马鹿野郎’。我跟牛通听不懂,但是也明白多半不是什么好话。”

乔山和牛通是机枪手,监视观察他们可不擅长,就跟着石远充当护卫,下午的时候自然在桌球室门口。

牛通终于过了瘾,活动一下酸的脚踝,那个下午还在喊叫“马鹿野郎”的小子头部已经成了一个血葫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