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戰成名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戰成名

勢如破竹的薛凱沒有注意到,逃走的三百多騎在撤退過程中眼神凌厲,行動的慌亂也是配合演出來的效果。

薛凱率領的五百寧關輕騎正一步步踏入北楚人的陷阱。

薛凱心中也有些疑惑,這些騎兵戰鬥力不強戰馬奔跑速度倒是很快,追了十幾里地都沒有斬殺哪怕一名北楚騎兵,他們已然來到了北楚掌控的地方。

他思考一番也就釋然了,畢竟營州和涼州一樣是中原最盛產良駒的地方,這兩地臨近大荒草原,所產馬匹血統也更接近草原馬,無論是耐力還是奔跑速度都在正統中原馬之上。

可是再一思考,薛凱心中大驚,營州馬是好,但最好的馬當然會配給最強的騎兵使用,若真是雜牌騎兵也弄不到上好馬匹,更何況對方胯下所有戰馬都速度驚人,能做到這點的北楚騎兵恐怕也只有雪豹騎了!

想到此,薛凱急忙命令手下騎兵不要再追了,可是為時已晚,頃刻之間,一大群騎兵從四面八方合圍過來,儼然有數千人。

「不好,中計了!」薛凱心中暗道不妙,不由自主的瞥向後方,唐金戈率領的星痕龍甲營還不見蹤跡。

雪豹騎統一穿着一身銀盔銀甲,肩頭上有一塊雪豹皮買作為裝飾,還會用不同皮毛的顏色來分辨職位高低。

普通的雪豹騎兵身上的皮毛是白色的,官位低一些的將領皮毛是黃色的,官位再高一些的將領皮毛是紅色的,而雪豹騎只有一人肩上的皮毛是黑色的,那就是雪豹騎統領沐劍英。

如今將薛凱等人團團圍住的居然全都是雪豹騎,這可是數千人的精銳騎兵,要知道,整個雪豹騎對外宣稱的數量也只有五萬人,而且這些雪豹騎大多數駐守在北楚和大荒草原的邊境地帶,那裏的戰鬥可比太初這邊慘烈多了。

見雪豹騎沒有立刻出手,薛凱大聲喝道:「北楚好大的手筆,居然一次出動了如此多的雪豹騎,我想知道千方百計把我引到這裏的是雪豹騎哪位將領?」

道路前方的雪豹騎突然動了起來,讓開了一條通道,又有數百騎涌了進來,不正是將薛凱引誘至此的三百多騎嗎?

在這些騎兵進入後向兩邊散開后,又有十餘騎出現,這些人肩膀上的皮毛大多數是黃色的,只有最前方一位面容俊秀的將領肩上是紅色的皮毛。

那位俊秀將領得意開口道:「本來想多斬殺些寧關守軍的,沒想到這剛一天就釣上來一條大魚,薛參將,數日未見,風采依舊啊。」

薛凱如此危急情況下也沒有慌張,他居然笑了起來說道:「我還納悶誰能搞出這麼大陣仗呢,原來是世子殿下,那就不足為奇了。」

這個俊秀的將領居然就是北楚世子楚寧靖。

楚寧靖也笑了,笑容有些不忍也有些不屑,他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希望薛定將軍見到獨子的屍體時也能如此從容吧,放心,本將一定會把你的屍體送還給薛定將軍。」

楚寧靖抬起一隻手筆,將手向前一揮說道:「上!不留活口!」

原本安靜的雪豹騎突然動了,不動時靜如雕像,動起來則如同洪水猛獸,合圍的雪豹騎以極其迅猛的架勢向被困的寧關鐵騎發起了衝鋒。

薛凱見唐金戈他們還沒出現,心中苦澀,但事到如今只能拼了,他心一橫調轉了馬頭,用盡了力氣喊道:「全體向後,跟我衝出重圍,殺!」

寧關鐵輕騎們立刻隨薛凱一同向來時的方向發起了衝鋒。

不到五百寧關鐵騎對陣三千多名單體實力在他們之上的雪豹騎,只要他們第一時間無法衝出去,那麼他們面對的將是滅頂之災。

楚寧靖費了如此周章才造就了如今的局面,他又怎麼辦會讓薛凱等人逃了,薛凱他們的退路上被佈置了最多的人手,薛凱等人的衝鋒與後方的雪豹騎撞到了一起,短兵相接后,寧關鐵騎立刻落入了下風。

眼看其他三個方向的雪豹騎也要到了,楚寧靖頭腦里已經可以想像到薛凱慘烈戰死的畫面了。

千鈞一髮之際,雪豹騎後方的一聲慘叫突兀響起,接着就聽到有人大喊一聲:「後方有人偷襲!」

後背受敵,精銳的雪豹騎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立刻有部分騎兵調轉馬頭想要阻擋,可是為時已晚,那些被兩面夾擊的雪豹騎很快被斬殺殆盡,北楚騎兵的包圍圈被撕開一個大口子。

此時楚寧靖也終於看到了太初援軍的情況。

援軍人數並不多,大概百八十人,實力倒是不俗,可能是偷襲的原因,他們出現后如狼入羊群,攪得雪豹騎有些混亂,現在已經和薛凱匯合到一起。

楚寧靖冷靜指揮着手下雪豹騎將那些太初援軍也收進了包圍圈。

此時一個人吸引了楚寧靖的注意,那是一名胯下坐騎是一隻巨大白虎的傢伙,他手中兩柄短戈翻飛,普通雪豹騎兵在他手裏撐不了幾招就會被斬於馬下。

正當楚寧靖要衝向那個看起來就不凡的太初騎兵時,只見那人大喊一聲:「突圍陣型,西南方向,沖!」

隨着他的一聲令下,那百八十援軍開始向來時的方向列陣發起衝擊,白虎騎兵身先士卒,白虎猛衝起來,孤身沖在最前方,猶如一把利劍一般,插入了合圍的雪豹騎人群中。

楚寧靖很難想像,作為威震天下的雪豹騎有一天面對數量遠遜於自己的一支騎兵時會如此不堪一擊。

那些如同天神下凡的騎兵就這麼將薛凱一眾寧關鐵騎救了出去,所付出的代價可以說微乎其微,楚寧靖發現即便是兵器砍到他們身上也很難對他們造成實質性傷害,他們身上的盔甲有是古怪!

即便是如此,楚寧靖也沒有灰心,就算是那些援軍可以逃離,但薛凱他們的馬匹速度並不快,楚寧靖有信心能把寧關鐵騎一網打盡。

唐金戈與薛凱簡單交流后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動作,薛凱率領的寧關鐵騎繼續向後方衝去,唐金戈高呼一聲:「破敵陣型,東北方向,殺!」那些援軍竟然調轉馬頭與追擊的雪豹騎衝殺在了一起。

唐金戈一馬當先,雙戈不斷出擊收割著雪豹騎兵的性命,猶如來自遠古的殺神,其他騎兵也不甘示弱,各個奮勇殺敵,尤其是揮舞著巨錘的江淮詩和手持流星錘的岳開山,在各自戰狼背上兵器不斷砸出,附近的雪豹騎不斷被砸落馬下。

這回楚寧靖可不會讓唐金戈再那麼輕易的斬殺雪豹騎袍澤了,他親自對上了唐金戈。

剛剛交手就讓他吃驚不已,唐金戈這種實力在軍中實在太過可怕,要知道楚寧靖也是小宗師境界,但面對唐金戈的攻勢完全落入了下風,被打的節節敗退,顯得很是狼狽。

還是其他幾位雪豹騎將領見世子陛下吃緊,擔心出事,立刻上前幫忙,數人與唐金戈對決才穩住了形勢。

楚寧靖一邊戰鬥一邊喊道:「從沒有見過閣下,可否告知姓名。」

唐金戈並沒有保密的意思,開口道:「星河宗所屬星痕龍甲營,唐金戈!」

「又是該死的星河宗,每次都有他們!」楚寧靖心中暗道,他又回想起當年被黃信奪去蛟龍的憋屈回憶,心中怨恨。

來不及多想,楚寧靖發現這些星河宗騎兵有如刀槍不入一般,己方已經損失數百騎,對方好像並沒有實質上的損失,再這麼打下去損失可就太大了。

「龍甲!」楚寧靖心中一動,信息飛快的在腦子中串聯起來,若是換做其他人,可能並不能抓到兩件事情的聯繫,而楚寧靖作為當事人很容易的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這些星痕龍甲營騎兵身上和坐騎所批的甲胄就是由當年黃信帶回來的蛟龍軀體打造出來的,一整條蛟龍軀體最後幾乎全部用在了打造這支新軍上。

星河宗集結了潁州技藝最為高超的匠人們耗時數年才將這批盔甲打造完成,這支新軍人數如此之少主要原因還是蛟龍材料只夠打造一支百人隊。

龍甲再配合貪狼營最為精銳的騎兵已經夠可怕了,星河宗還不滿足,把寶庫中的神兵利器也拿了出來將這支新軍武裝到牙齒。

可以說星痕龍甲營是全天下單體打造成本最貴的一支部隊,有如此可怕戰力也就不足為奇了。

楚寧靖見事不可為,立刻下令退軍,雪豹騎即便再悍勇,遇到這種必死的局面也不願意再纏鬥,邊打邊退有條不紊。

星痕龍甲營只是稍作追擊就不再繼續上前,因為前方是北楚的勢力範圍,若是貿然進攻也有可能陷入敵軍的埋伏。

龍甲軍和寧關鐵騎一同清理戰場后不做停留,立刻向寧關城退去。

此一役,北楚損失慘重,除卻作為誘餌的百餘名普通騎兵外,就連北楚精銳雪豹騎也損失了四百多人。

太初方面,寧關鐵騎陷入敵人埋伏同樣折損嚴重,有一百八十多騎再也無法返回寧關城,星痕龍甲營單兵和協同作戰能力都很強,是精銳中的精銳,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龍甲也不是全無弱點,也有兩名騎兵在亂戰中被斬殺。

可以說寧關鐵騎在這一戰並沒有發揮出足夠的作用,是星痕龍甲營百餘人抵禦住了三千雪豹騎的攻擊,並且輕鬆破敵,殺的雪豹騎大敗撤軍。

如此大勝,太初方面當然要大肆宣揚,很快,星痕龍甲營之名響徹中原大地,在星痕龍甲營的襯托下,北楚雪豹騎顯得黯淡無光。

起初還有很多人並不相信,畢竟這等戰績有些匪夷所思,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北楚方面並沒有出言反對,可以說是默認了這個事實,這才讓那些質疑聲小了下去。

在未來的幾個月,星痕龍甲營在太初北面邊境大顯神威,打的北楚叫苦不迭。

但大破雪豹騎返回寧關城后,星痕龍甲營眾人卻是各個臉色凝重,並不如何開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烽火寄平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烽火寄平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戰成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