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各自備戰

第五百八十九章 各自備戰

殿下有何破敵之法??「金鱗好奇問道「槍聖龍淵!」

項問天目光如炬道。

嚴藩驚道:「龍淵聖人確實在庸化城幫過陷陣營破敵,不過他已經消失不見,難道殿下知道聖人的下落??」

「我知道龍淵聖人在何處,想請動他老人家應該不難!「項問大信心十足。

嚴藩大喜道:「那就太好了,龍淵聖人實力強悍無比,不管是唐虎還是呂浮屠都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有這位聖人前輩助陣,殿下的安全自然可以保障,即便深陷敵陣想要全身而退也不算難事!」

楚寧靖聞言鬆了口氣,他緊張的神色緩解了不少。

沐劍昭一臉擔憂開口道:「殿下先行進入,龍淵聖人保駕護航確實可以保障殿下安全,不過唱們對於城中情況完全不清楚,到時候那些人質恐怕很難保全.金鱗立刻說道:「民安城內百姓就超過五方人,想要保住難如登天:世子殿下只要單獨前往就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項問關臉色一沉說道:「既然我要去就要保住他們,否則只為圖名不如不做!」

在場的將領聞言無不震驚,他們蛋然對項問大頗有信心,但在他們心中想要保住全城百姓無異於痴人說夢。

項問天看到眾人的表情露出自信笑容說道:「看來你們都不相信,不過山人自有妙計!」

他說着話手中出現了一枚的玉佩。

這塊玉看起來平平無奇,其上雖然有一絲奇異的波動但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項問大表情複雜地把玩看玉佩,眼神中有種莫名的情緒,楚寧靖町看項問天的表情,他的神色有些緊張說道:「項大哥,這是?」

「一位故人所贈,是一件不錯的寶貝,這次孤身前往民安城這塊玉佩將有天用!「項問天笑吟吟說道,楚寧靖故作輕鬆說道:「看項天哥的神情,這位故人十有八九是位姑娘了!」

項問大驚道:「楚元弟真是火眼金晴,這都能看出來??」

楚寧靖笑道:「項大哥表情中流露出的傾慕之情都藏不住了,在座的諸位都能看出一二吧「他雖然在笑但眼神卻有一絲憂傷和猴妒。

項問天搖頭道:「哪有什麼傾慕,不過她到真是位有趣的姑娘……「寧靖世子果然厲害,我這個天老粗可什麼都沒看出來.「是啊,是啊…殿下要是真有心儀的女子也是好事,大舜主族真的需要開枝散葉了!」

「你小子可真大膽,主族家事也是你能議論的!」

一些將領紛紛出聲,不過大多數人都是一臉好奇的表情,就連金鱗、深劍昭等人看向項問關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好了好了,現在當務之急是民安城的事,至於兒女私情還是要在解決了武趙的入侵之後再說!項問天一臉嚴肅說道,不過他的眼神還帶着笑意。

一想到那位姑娘,雖然不合時宜,但項問天的心裏卻有種沒來由的喜悅。

楚寧靖故意別過臉去,目光也從項問天身上移開,他雖然強撐著,不過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就在此時,大帳外又傳來消息,武趙要求項問天半日之內必須趕到民安城,否則就會將城中的所有人質殺乾淨。

眾將聽到消息無不動容,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擔憂之色項問天卻是依舊笑道:「趙明衡還真是不給我準備的時間,不過半日也夠用了!」

他頓了頓威嚴開口:「眾將聽令!」

將領在立刻同時單膝跪地行禮,他行各個一臉嚴肅並口道:「未將在!!」

雖然分屬於兩大勢力,不過

這些將領的聲音幾乎整齊劃一,可見默契程度。

這裏面唯獨楚寧靖沒有下跪,只是站看行了軍禮,畢竟身份擺在那裏,同盟又不是附庸,這位北楚世子實在沒有向大舜代主下跪的必要。

「爾等即刻點起兵馬,所有人只要還能一戰就通通帶上,準備在民安城決戰!」

項問天的聲音雖然平靜,但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末將領命!」

將領們再次異口同聲說道,這種時候即便心存疑惑也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這便是聯軍統師的震力。

眾將領命離去,大帳之中只剩下項問天一人。

他坐了下來閉上眼晴彷彿在假,這個時候陷陣營中有個人的腦海中卻響起了項問天的聲音。

「龍淵前輩,是我!」

龍淵不動聲色,只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時候來煩我所為何事?」

龍淵同樣傳聲道,項問天通過傳音將民安城中的事和此時的困境說了出來,他甚至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龍淵了解了事情的全部還沒等項問大開口就搶先說道:「看樣子你是要請老夫出手相助了?」

項問天語氣願切道:「為了民安城不生靈塗炭,還請前輩出手!,「老夫應了!」

龍淵直接回答道。

項問天聽到傳音都無比震驚,他也沒想到這位聖人居然沒有提件:也試探說道:「龍淵前輩,找可以為此付出代價!」

龍淵的聲音不屑道:「代價?老夫什麼都不需要,不過老夫有個件,那便是一定要將武趙妖邪盡數斬滅,免得再禍害世間!」

項問天鄭重說道:「前輩放心,我定竭盡全力,不管是家仇國恨,都不充許我放過他們!二人的隔空對話很快就結束了,陷陣營也得到了命令,他在四散並來,除了一些傷勢極重的傢伙,每個人都並始看手準備,庸化城是他上戰場的第一戰,但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才是真正的戰爭。

楚仲安在打探到武趙傳來的消息后,他讓石墩兒做掩護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營帳,對於接下來的事,他對自已的猜測信心十足。

只過了極短的時間楚仲安便折返回來,除了龍淵和石墩兒,沒人察覺到他離並過。

楚仲安歸來后第一時間找到了龍淵,二人走進一處無人的營帳,石墩兒則被留在了原地。

「大戰在即,你小子偷跑出軍營去做什麼,為師若不是知道你的底細,一定把你當叛徒抓起來!」

龍淵展開結界率先開口,他的語氣有些不滿。

這只是普通的結界,並沒有減速時間流逝的效果。

楚仲安卻是絲毫不以為意,他一臉笑容說道:「弟子是去呼喚援軍了,元長早就告訴我,普安的力量已經準備就緒,隨時支援天舜,不過普安出兵必須是在決戰的時候!」

龍淵雙眼微咪道:「好一個楚伯平,雪中送炭,一錘定音,真是天大的恩情!」

他的語氣十分不善,甚至帶着怒氣。

楚仲安並沒有反駁,他語氣平靜開口道:「不論如何,普安對大舜帶着最大的善意!如今的普安仍然隱藏在暗處,像是北楚那樣的支援我們還做不到!」

「既然如此,你小子告訴老夫作甚!」

龍淵的臉色稍緩,但依舊不善說道。

「弟子想請求師交將這個消息告訴項問天!「楚仲安一臉誠願道「要求你自已去,老子是聖人不是傳話筒!」

龍淵沒好氣說道。

「弟子猜測項問天一定會請求師父出戰,如此一來,師父就是出言提醒的最佳人選!」

楚仲安依舊平靜,他的臉上頗為自信。

龍淵露出記異表情說道:「這你都能猜道?還真是個小狐孤狸!」

楚仲安微笑道:「既然如此調兵遣將,項問天一定是要與武趙在民安城決戰,雖然不知曉項問關的打算,但他一定會調動一些力量,師父這個聖人他自然是不會放過!」

如今整個軍營都在忙碌著出征的事宜,將領們卻並不會將計劃告知士兵們,楚仲安只靠一些消息就可以推斷出決戰的事,這讓作為知情人的龍淵相當震驚。

「你小子與為師倒是不同,為師只適合當個兵卒,你卻可以做將軍!」

龍淵的語氣帶看資賞。

楚仲安謙遜道:「弟子只是做了多年密探,對消息比較敏感罷了……龍淵沒有再接話,他露出一臉思索表情,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道:「為師可以為你傳遞信息!」

楚仲安聞言一臉喜色道:「那真是太好了,普安的支援一定會給項問天一個天大的驚喜!」

龍淵再次沉默,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回過神來,項問天已經知道了,他說歡迎普安來援,項家與楚家的情誼不會斷絕!「龍淵似乎依舊對讓自已傳信心存不滿,他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

楚仲安聞言目光有些獃滯,他緩了一會才開口道:「這就說完了?聖人手段果然神奇.就在這時,剛剛在和龍淵傳音的項問大表情複雜道:「楚氏兩家居然都出手援助天舜,看來這個人情債有些不好還了…天敵當前突然收穫強援,項問大自然不會拒絕,北楚的支援雖然令他感動,但普安才是楚氏正統,這位大舜代主心中也糾結起來不過很快項問關的臉就恢復了平靜,他的自光停頓在大帳上,那個方向正是陷陣營所在,他好像能夠穿透帳篷跳望的遠方,自光好似可以穿透一切。

片刻之後,項問關露出感興趣的表情說道:「陸哲,原來你的真實身份果然是普安人,看來那位神秘的普安二世子早就來到了我的身邊.項問天對於聯車營帳的掌控比龍淵的猜測還要更強,二人私自進入無人帳逢的時候早就被項問關所祭覺,能夠猜到楚仲安的身份也就是理所應當之事了。

就在聯車忙碌看的時候,民安城內卻是十分平靜,閑暇看的血神將在,都點起了仙靈香,他在貧婪的吸看可以強化靈魂的煙氣,絲毫不顧這些煙氣會被那些人質吸入體內。

民安城城主府的堂內,趙明衡在鍍看步,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緊張之色。

齊軒拙和呂浮屠安靜的站在一旁,這兩位天將兒乎沒有眼神交流,他們目光接觸時,齊軒拙的臉上就會露出藏不住的厭惡神色。

事實上,二人已經和平了許多,當齊軒拙得到唐虎的死訊后,他見到呂浮屠就要拚命,要不是趙明衡下了死命令,這兩員武趙大將十有八九要折損一位。

趙明衡何等眼力,他自然發現了齊軒拙的表情,這位武趙主停止跛步開口道:「軒拙,大虎的死不是浮屠的責任,要不是浮屠吸收了大虎的力量,我武趙就將損失一位化道境強者!」

齊軒拙向來文雅,但此時的他卻是一臉怨氣道:「陛下,這麼說來,呂浮屠不僅無過反而有功了!」

趙明衡嚴肅說道:「軒拙,大虎的死朕比你更痛心,不過逝者已矣,他是被龍淵所殺,兔有頭債有主,你與浮屠還要並肩作戰,袍澤之間怎可有恨,就不要置氣了!」

齊軒拙聞言盡量調節看情緒,他跪地行禮恭敬說道:「醒下,是軒拙太過意氣用事,若是耽誤了朝廷大事微臣罪該方死,還請醒下降罪!」

趙明衡露出滿意的笑容,他町著呂浮屠的臉說道:「浮屠,既然軒拙已經不怪你了,你們二人可不能心生芥蒂,你們是朕的左膀右臂,若是在戰場上還互相猜忌,可就要重罰你們了!」

呂浮屠聞言也跪倒在地道:「下放心,只

要軒拙兄弟不怪罪,未將沒有什麼好說的,一定盡心儘力為朝廷辦事,力山火海音往矣!」

「好!大戰在即能解並你二人心結那便是好事一樁,只要項問天敢來,定叫他有來無回!「趙明衡信心滿滿說道「隍下,那龍淵聖人實力強悍,若是項問關再次請他出手,恐怕將項問天斬殺並非易事!「齊軒拙擔憂說道。

"區區兩位化道境高手,不足為懼,就算他那四位供奉一併帶來,朕也有十足把握將項問天殺死!「趙明衡提到大舜的高手們居然有不屑的語氣。

呂浮屠有些驚呀道:「陛下難道除了在城中的佈置還有後手?」

趙明衡笑道:「朕自由安排,那是一份大驚喜!」

顯示本書月推薦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烽火寄平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烽火寄平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九章 各自備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