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孤身入城

第五百九十章 孤身入城

第五百九十章孤身入城正牛十分,烈陽高照,項問天獨自一人來到民安城外,他手持龍撼岳戟,身背鸞鳳震關弓,一身黑甲在陽光的照耀下沒有任何反光,彷彿將一切光芒吞噬。

項問關沒有騎馬,他一臉冷峻站在北城門外喊道:「項問關來了!!」

城樓上的武趙血神軍如臨大敵,他們沒敢輕舉妄動,那位統領模樣的傢伙立刻向城中跑去,他們都沒敢讓項問天留下兵刃。

不多時,民安城城門門天開,血神將們分列左右竟似是在迎接項問天。

項問大一臉淡然走入城中,絲毫沒有因為深入虎穴而心生畏懼。

那些血神將則都很警惕,每個人都將手壓在兵器之上,好像項問關隨時都有可能暴起殺人。

待項問關走進民安城,血神將們立刻緊閉了城門。

隨着項問天走過,他身後的血神將們也包圍過來,很快項問天的身後就密密麻麻站滿了人。

項問天不屑冷哼一聲,並沒有回頭查看。

一直走出去數白來,武趙三位超級強者終於出現在前方。

趙明衡站在中間,他的兩邊分別是齊軒拙和呂浮屠,三人的身後則是數十位宗師級別血神將,如此陣仗,不可謂不隆重。

項問關雙眼微咪大聲說道:「趙明衡,你這位武趙王還真的是看得起我,看樣子是沒想讓我離開這裏了!」

趙明衡爽朗笑道:「問天世侄神功蓋世,霸氣無雙,不多些人朕心裏沒底啊「既然我來了,民安城百姓、赤陽宗門人還有我大舜朝廷命官身在何處!!"項問天冷著臉說道,他町著趙明衡的眼神滿是敵意。

放心,聯言而有信,既然世來了,只要一切事畢,朕會放了他們!「趙明衡依然在笑,但笑容中帶着陰冷意味。

「趙明衡,以你武趙如今的口碑,我還能相信你?」

項問天的語氣滿是諷。

「世啊,事已至此信不信已經由不得你了,不過朕還是有誠意的,既然答應了就一定做到,換言之,只要你死在這裏,朕留着他們也不過是多些血食而已。」

「就算是赤陽宗,出去還能反大不成,聯可以抓他們一次,自然可以火了他們,多費些力氣罷了!!「趙明衡露出信心十足的表情。

「廢話少說,那就戰吧!想要我的命,看你們有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大舜的子民我也會自已帶走,就不勞武趙主費心了!「項問天霸氣說道,他完全不像是深陷敵營的樣子。

「世快人快語,放心,你死後朕會以君王禮厚葬你!「趙明衡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那就各憑本事吧!!「項問大緊握長戟,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而神將聽令,不顧一切斬殺項問天!「趙明衡厲聲下令道。

得到命令,不管是齊軒拙、呂浮屠還是那些血神將都第一時間朝着項問天沖了過來,聲勢之浩大令人生畏,若是普通人恐怕會直接嚇得腿軟。

項問天並沒有第一時間出手,他手中突然出現一塊玉佩,而後毫不猶豫摔在了地上。

玉佩破碎,一道奇異的空間之!出現在項問大面前。

看到空間之!,趙明衡徹底不淡定了,他驚慌說道:「你怎麼會有沈溪柳的空間之道,快攔住他,別讓他跑了!」

與此同時,紫金帝王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而後快步攻向項問關。

空間之門出現后,項問天並沒有走上前,而是向後退了一步,緊接着一位身着花裙、長相甜美的女子從空間之門中走了出來,來人正是豆豆。

豆豆看到項問大一臉喜悅道:「項天哥,你想我啦」而後她發現情況不對驚說道:「姨?怎麼這麼多人…項問天一臉款意道:「豆豆,這次呼喚你是有事相求!「他一邊說看應龍的力量完全爆發,竟然將包括趙明衡在內的全部武趙高手都暫哲時隔離在外。

豆豆環視四周,她急忙扇看小鼻子同時露出厭惡的表情說道:「好濃重的血握味,這是我最討慶厭的氣息!」

隨後她看看項問天笑道:「項大哥既然有事,豆豆一定幫到底,是不是要這群傢伙,我現在正想找人發泄情緒,一群噁心的玩意兒看本姑娘不捧得他在滿地找牙!」

豆豆邊說着邊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項問天切說道:「這些人都是武趙的血神將,那位身穿龍袍的傢伙正是武趙主趙明衡,今天我叫你來不僅是要迎敵,還需要你幫忙救人!「什麼人?「豆豆疑惑道。

「如今這民安城中除了武趙軍的所有人,他們現在分別被集中在城中四處,想要一併將人救走可有難度?」

以項問關的實力自然可以探查到人質的下落,只是他並沒有手段將人全部救走。

豆豆看看項問天有些羞愧的樣子噗囑笑了,她一臉好奇注視看項問天說道:「項大哥,沒想到你還有難為情的時候,放心好了,我的實力雖然不如你,但說到救人你就差得遠了!項問天的表情變得難看起來,他艱難說道:「豆豆,事不宜遲,快並始吧,我來攔住這些人!」

趙明衡等人的攻勢何其兇猛,就算是以項問天爆發的力量想要攔住武趙軍也是異常艱難,隨看項問大梢一放鬆,眾人立刻殺了進來。

項問天二話不說沖向了趙明衡、齊軒出和呂浮屠,他知道以豆豆的實力對付一些血神將那是綽綽有餘的。

面對項問關要以一敵三的舉動,趙明衡心中一松,他不怕項問天呼喚外援,就怕這位天舜代主就地跑路,到時候就功虧一貴了,小小民安城或是赤陽宗可入不了他武趙王的法眼。

項問天雙手握戟,以大戟向前一擋,他的力道和角度恰到好處,竟然將三位化道境強者的攻勢全都抵擋在外,而強大的應龍虛影在他的身體周圍盤旋,凡是靠近他的宗師血神將都被應龍所擋豆豆自然也面臨看眾多血神將的圍攻,她沒有融合白澤,怖偶也不在身邊,看上去就像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子,自然被血神將在當成了軟柿子。

「一群混蛋離姑奶奶遠點,小羊羊快來助姐姐!「豆豆一臉厭惡,隨後喚出了澤驅體與自己融合。

白澤形態的豆豆何其強大,她手持白澤劍大發神威,舉手投足間都散發看聖潔和凈化的氣息。

血神將面對豆豆的攻勢就像是紙糊的一般,只要被白澤劍擊中的血神將立刻渾身冒氣白煙,隨後灰飛煙滅。

豆豆想要飛離這裏卻被血神將們攔下,這一下豆豆看上去更加氣氛她不再退走而是發了瘋般攻向血神將。

血神將被打得狼損不堪,他們都沒有注意到,豆豆在出手的時候身上還會有紅色纖細花瓣光影沒入一些人的體內。

「你們還真是不怕死,沒關係,姐姐還有事要做就不陪你們了!「豆豆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小頭,你是很強,但我在是不會將你放走的!」

一位將領模樣的血神將開口道。

其餘血神將在以實際行動支持了這位將領,大家紛紛堵死了豆豆的去路。

豆豆嘿嘿一笑道:「還想攔住姑奶奶,做夢,自己打自己吧!小花花可以了!」

「是,主人!彼岸花的聲音從豆豆身上響起,與此同時,附近很多血神將不由自主動了起來,他在紛紛倒戈殺向了自已的袍澤。

「百競才,

你個主八蛋為任么要砍老子,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把你砍成兩半!」

一位血神將氣慣喊道。

而在他不遠處,另一位血神將雙手舉著戰刀就向他砍來,看那架勢分明是想要了他的命。

而這個叫白競才的人竟然一臉苦澀,他痛苦的樣子好像隨時都要哭起來似的。

「曾力,你快躲,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這樣的一幕發生在豆豆身邊各處,一些警惕的血神將被偷襲後身手敏捷逃過了一動,而有些倒霉的傢伙並沒有任么反應,被袍澤直接偷襲致死。

豆豆亂向城東方向疾馳,她沒有選擇飛行,只是鑽進了城中小巷。

就在豆豆進入巷子的瞬間,一道白色光影一閃而逝離開了她的身體。

隨看豆豆遠去,那些無法控制身體的血神將終於恢復了平靜,他在自然不會任憑豆豆逃離,立刻向著豆豆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豆豆並沒有立刻快速逃離,她穿梭在民安城中就像是捉迷藏,她隨時觀祭看身後的情況,而後選擇是加速還是停下,不停戲弄看追擊而來的血神將。

血神將們雖然無比慣怒,每個人看到豆豆都能冒出火來,不過實力不濟,他們根本不是豆豆的對手。

項問關以一敵三的壯舉頗為不智,但他表現的足夠驚艷和強悍,不僅宗師高手無法近身,就連三位聖人級彆強者也很難對他造成傷害。

尤其是呂浮屠,他手中的血泣巨堯面對天龍載就像是耗子見了貓,表現的異常窩囊。

而呂浮屠在趙明衡的安排下正是對戰項問天的先鋒大將,他此時不僅無法傷到項問天,還被項問天打得節節敗退。

「世侄果然不同凡響呂浮屠你這個廢物,掌出真本事來,否則軍法處置!「趙明衡先是冷冷誇了項問天一句,隨後他轉頭看向呂浮屠慣然開口。

「趙明衡,就你這點能耐還想留住我,簡直痴人說夢!「項問天揮舞著天龍戟厲聲說道。

「醒下,未將領命,啊!「呂浮屠突然發出一聲大喊,隨後他的身體劇烈膨脹,很快就化作了數十丈的樣子,只要輕輕踩腳就能將趙明衡踩成肉泥。

眼看着出現這麼個大傢伙,血神將們立刻選擇退走,他們唯恐被殃及池魚。

「這是法天象地?還真像仙家神通呢!「項問天見到這一幕並沒有害怕,他冷哼說道。

事實上,舉拙的呂浮屠根本傷不了項問大分毫,不論他如何踩腳都被都躲了過去,就連趙明衡二人都險遭波及。

就在呂浮屠妖再次落腳的時候,項問天紋絲未躲,他只是突然高舉長戟大喝一聲。

只見呂浮屠的天腳落下,項問大的渾身金光天放,他手中的大龍戟直接穿透了呂浮屠的腳掌,而後金光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戟與人似乎融為一體成為一件神兵。

不僅是天龍戟,項問天整個人都將呂浮屠的腳掌穿透,金光附體下,甚至沒有一滴血濺在他的身上。

呂浮屠發出一聲痛叫,隨後立刻縮小了身驅。

趙明衡焦急說道:「全力出手,速速滅殺項問天,生得夜長夢多!」

齊軒拙和呂浮屠立刻恭敬開口,齊軒拙毛筆快在虛空中遊走,一個個擁有奇妙力量的墨字不斷朝看項問大傾瀉而來。

呂浮屠縮小身軀后變成了一個矮子,他雙手握著血泣妖堯血光爆發,而後舞動巨斧發瘋般攻向項問關。

趙明衡自己也將力量調整到最佳狀態,而後渾身被紫金光芒包裹,一柄帝王劍還不夠,手中又出現了一把,不過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全力攻伐項問大,而是有所保留。

面對三位化道境實力高手全力圍攻,就算是強如項問天也難以

招架:他拼盡全力毫無畏懼。

就在項問關進入民安城的時候,化身齊天的龍淵還在隨陷陣營行軍,而他感應到項問的動作立刻動了起來。

在眾人眼裏原本只是一位神秘高手的齊關突然變化了模樣,他化身一位身着黑袍,手持長槍的老者,那長槍自然是過河卒,老者自然就是聖人龍淵的模樣。

龍淵沒做停留直接飛到了半空中。

「天啊,齊關怎麼飛起來了?」

「什麼齊天,你沒看到老前輩的樣子嗎,這是槍聖龍淵!」

「齊天就是龍淵?難怪在庸化城龍淵前輩能夠及時出手,原來他早就隱藏在陷陣營中了!」

「我居然和龍淵聖人是袍澤,這輩子算是值了!」

「聖人龍淵!我的江湖圖錄又可以大寫特寫了!」

陷陣營眾人議論紛紛。

顯示本書月推薦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烽火寄平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烽火寄平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章 孤身入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