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姐弟倆的身世

第五百九十一章 姐弟倆的身世

那個提到江湖圖錄的陷陣營戰士自然是薛辭通,他雖然在城主府時就失去了應龍守護印記,不過後來他的運氣不錯不僅沒死還提高了修為。

此時的薛辭通已經是精進境後期的實力,放在江湖上也算是位大人物了,就算是在高手雲集的陷陣營中,他也能在中上游排迥薛辭通驚發現,當自已將聖人的情報記入江湖圖錄時,他的下筆異常艱難,不過當他奮力完成聖人那部分的時候,自已的實力竟然也跟看進步。

如此詭異的情形讓薛辭通十分震驚,不過也更加堅定了他要完成江湖圖錄的決心,他寞寞中有種感覺,若他的江湖圖錄能完善到一定程度,他便可踏入聖人境界。

龍淵臨飛走之前看向身後的陷陣營戰士說道:「小子們,老天走了以後好自為之!!「隨後他不再停留,飛快朝看民安城方向飛去包括嚴藩在內,陷陣營乎所有人都神情激動,他們有的重重點頭有的大聲叫喊宣洩著情緒。

眾人只有項問天的臉色還算平靜,畢竟他早已知道接下來的安排,在他的心裏,大舜一方在這一戰幾乎已經完全佔據了主動。

石墩兒面露不舍神色,不過很快他就想到了任么,隨後湊到楚仲安身邊說道:「天哥,齊天大哥就是龍淵聖人?那俺的逆亂十斧豈不是相當厲害!!」

楚仲安有些驚訪,他也壓低了聲音說道:「石墩兒,你居然可以想到這一步,這次重傷初愈你似乎變聰明了!」

石墩兒撓了撓頭不好意思道:「俺也有這樣的感覺,想事情好像比以前清楚多了!」

楚仲安只是略微思考便想到了這個變化的始作角者。

「項問天!!看來這位大舜世子對你還真是好呢,他在救你的時候還在你身上留下了不得了的東西!」

石墩兒了眼說道:「世子殿下說俺是忠烈之後,他應該就是以這種方式照顧我的吧!!」

楚仲安再次動容,他已經徹底確信石墩兒確實變聰明了。

「我猜若真是項問天的手段,他留在你身上的好處絕不止於此!」

楚仲安十分確認道。

他輕輕拍了拍石墩兒的肩膀數道:「石墩兒,現在我徹底放心了,今後你一定可以成長為大舜朝的先鋒大將,要是運氣好些,當個大元師也不是不可能!石墩兒聞言心中美美的,他理藏在心底的自卑也在慢慢淡去項問天所言決戰不是全車壓上進攻民安城那麼簡單,聯車此時已經兵分幾路,而陷陣營的目標正是民安城。

民安城的局勢愈發明朗,項問大就算再厲害也無法抵擋位聖人高手的圍攻,他雖然依舊保持着從容,不過從他所站的位置一直在後退不難看出,他根本不是三位武趙聖人的對手。

止當項問大苦苦支撐的時候,一道身影從大而降落在他的面前,樣子有些狼損。

這不是龍淵來援,而是豆豆回歸!項問天看到豆豆目光柔和了許多說道:「豆豆,成了?」

豆豆得意說道:「當然,我辦事項大哥還不放心嗎?我只是略施小計,他們就被要的團團轉,小布布現在可厲害了,他已經將所有人都吞進了肚子裏!!」

她一邊說看一邊喚出了一個潔日的身影。

那是一個布偶靈體,看起來與豆豆的式神怖偶有些相似,只是沒有了那些拼接的碎布,只剩下一個白白凈凈的娃娃,完全就是一位小男孩。

項問天雖然面臨圍攻,不過他立刻看到了滿是聖潔氣息的布偶,他疑惑開口道:「這是怖偶?多日不見怎麼完全變了樣子?」

豆豆神色複雜說道:「此事說來話長,項天哥只要知道小布布可不是以前那個式神了,他是我弟弟,親弟弟!」

「弟弟項問天口中

喃喃,他很難將那個醜陋的布偶與豆豆的親弟弟聯繫到一起,隨後他很快意識到了么說道:「豆豆,你恢復記憶了!「還敢閑聊,找死!」

趙明衡著項問天說話的功夫,他找准機會就直刺項問關的要害。

「你保想傷項問天!小布布上!「豆豆急忙天喊「姐姐,看我的!」

潔白男孩布偶靈體發出稚嫩的聲音,他飛身上前擋住了帝主劍,而後變成了一面小盾。

趙明衡並沒有把布偶靈體放在身上,他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

然而事與願違,帝王劍與布偶所化小盾激烈碰撞,趙明衡竟沒有討得好去。

沒有後顧之憂又有豆豆幫助,項問天如今正是放手一搏的大好機會;他突然爆發出更強的力量,金色光芒不斷在他身上流轉,看起來更加不凡。

項問天、豆豆再加上那個奇怪的布偶靈體,他們竟然擁有了足以抗衡武趙埋伏的實力。

天戰一觸即發,豆豆再加上不停變換模樣的布偶靈體,項問大一方竟然在短時間內壓制住了趙明衡。

就在這時,再次有身影從天而降,這一次出現的才是龍淵龍淵的到來讓項問天在人數上佔優,龍淵一馬當先迎了上去,項問關則退到後方以弓箭並始射殺敵人。

豆豆和布偶式神同樣天發神威,豆豆看向血神將的眼神充滿了仇恨,出手也一反常態的狠辣,幾平都是一擊致命。

持戟的項問天很可怕,用箭的項問天更是防不勝防,他每次彎弓搭箭就可以瞬間帶走一個敵方戰士,無論是普通高手亦或是宗師境界強者,這又快文狼文準的箭失兒乎無往不利。

項問大的鐵前如同連珠炮般不斷宣洩而出,每一支前失都輕鬆命中敵人。

龍淵的槍術一往無前,即便面對三位聖人仍然毫不猶豫沖了上去。

趙明衡一臉警惕說道:「槍聖龍淵,這是我武趙與大舜之事,你為何橫差一腳,我問你,唐虎可是你所殺!」

龍淵聞言卻沒有第一時間理會趙明衡,他轉頭看向呂浮屠認笑道:「小子,你沒有說出真相嗎?」

呂浮屠面不改色說道:「真相就是你廢了唐虎將軍,唐虎將軍將力量傳給了我!」

趙明衡聽到二人的對話臉色漸漸陰沉下來,他厲聲道:「呂浮屠,你可殺害了唐虎將軍!」

呂浮屠一臉信心十足道:「龍淵,我家下聖明,你的挑撥離間成不了氣候!」

嘴長在我自已身上,老子愛說什麼就說什麼,關你屁事!況且老子說得都是真話!「龍淵一邊出槍一邊說道。

呂浮屠揮舞看血泣戰堯迎了上去,他哈哈大笑道:「我呂某人忠心可鑒,豈是你這個糟老頭子可以污衊的!」

二人的兵器翻飛,叮叮噹噹好不熱鬧。

趙明衡也趁機殺向了項問天,項問天見狀只能放棄弓箭,轉而用天龍戟迎敵。

齊軒拙一臉苦笑,他並始快速以毛筆寫字,隨後將各種奇異墨字推向豆豆和布偶靈體。

戰況十分焦灼,趙明衡突然天喝道:「呂浮屠,朕現在無論事實如何,只要你斬殺了龍淵或是項問天,朕就徹底相信你!」

呂浮屠露出苦笑道:「隆下還真是看得起我,看來為了醒下的信任也只能拼了!」

血光衝天,呂浮屠再次激發了類似血遁的手段,不過他這一次沒有選擇逃走,而是將換取來的力量重新注入到自己的體內。

憑着短暫的實力大增,呂浮屠扭轉了局面,他恢復著血泣戰斧不斷攻向龍淵。

龍淵雖然槍未了得,但面對足以碾壓自已的力量,他也只能被動防守、不斷後退。

項問關已經收起了弓前,一旁的血神將終

於安全了,他在雖然一時半會幫不上忙,不過這些人在旁虎視耽耽,隨時準備出手。

正當雙方的戰鬥進入熱化階段之後,大上再次出現了身影,趙明衡見狀心中天喜道:「終於來了!」

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異常,隨後收起笑容說道:「項問關,你還有高手相助,關上是何人!」

雖然項問關也沒見過天上的兩道身影,不過他已經猜到了二人的來歷,他開懷笑道:「看來武趙王還有底牌尚未拿出來,不過天上的二位一定可以給你帶來驚喜!」

說話間,大上的二人已經降臨,其中一位看起來十分和善,身後背看一柄古怪的兵器,那是一把長廚力,這人就是陸正良:而另一位則站在一個大傢伙身上,他的腳下是一個由金木打造的巨大人形圖,這愧的胸口鑲嵌著一顆巨大龍珠,整個愧散發着十分恐怖的氣勢。

這個巨天的愧止是楚伯平的僵兵主,而楚伯平爽朗笑道:「問大兄弟,我普安來援了!」

聽到普安二字,無論是項問大還是趙明衡都是心中一漂。

「來人可是伯平元!「項問天笑道。

趙明衡則露出驚訪表情說道:「楚伯平,你果然沒死!」

「問關,不用有壓力,我與陸伯此次來援不僅是為了兩家歷來的情誼,也是為了給普安清理門戶!」

楚伯平爽朗笑道「你是陸正良…….居然成聖了!」

趙明衡再次吃驚道,他居然認識陸正良。

陸正良冰冷笑道:「趙明衡,你與楚由奢、韓林甫背叛朝廷,這筆債我等遲早為先主討回來!」

「我等此行的自的便是助天舜誅邪除逆!」

楚伯平厲聲道。

「問關在此謝過二位!「項問關一臉善意說道。

「伯平大哥,你還記得我嗎?」

這個時候說話的竟然是豆豆。

楚伯平有些疑惑,他看看眼前陌生的姑娘皺眉道:「這位姑娘,我與你似乎並未見過,何來記得一說?」

豆豆焦急說道:「大哥,我是豆豆啊!」

「豆豆?「楚伯平一臉思索表情。

趙明衡等人默默聚在了一起,他們此時完全處在了被動,就算算上那些血神將,他在也很難在五位聖人級別的高手面前討得好處,此時敵人沒有第一時間進攻而是說起了話,這正合了趙明衡心意,他正好可以拖延時間,等待着某人到來。

豆豆急得直踩腳說道:「伯平大哥,我是徐念盈啊,徐文若家的豆豆!」

「徐念盈,豆豆!"楚伯平聽到這個名字突然瞪大了眼晴,他像是看怪物一樣町著豆豆。

「當年我曾調查過,徐家在那一次大變中全都被叛軍所殺,你居然還活着?」

楚伯平驚訴說道。

姐姐,這是誰啊?「這個時候豆豆身邊的布偶靈體一臉好奇問道豆豆激動說道:「小布布,這是伯平大哥,他是咱們普安的世子殿下!」

布偶顯然聽不懂豆豆的話,他抿著嘴說道:「世子殿下是什麼東西:能吃嗎?「這個強悍的不像話的傢伙表現得就像是個兩三歲的孩童。

「布布!這是徐叔的兒子徐天闊!他怎麼搞成了這副模樣!」

楚伯平從隻言片語中便猜到了小布布的身份。

「徐天闊好熟悉的名字,姐姐好像也跟我說過,我就叫這個名字,不過我都不記得了…徐天闊一臉衡惱。

「小布布,你就叫徐天闊,不用再想了!」

豆豆趕忙上前抱住了徐天闊,隨後安慰道。

也看向楚伯平說道:「伯平天哥,我也是剛剛才恢復記憶,那一日的事還沒有

徹切底想起來,小布布應該是死在了那個時候,不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成了這個樣子!」

「任么變故能成就化道境實力,這是世間無數人可望而不可得的境界福禍相依,禍福難料啊…「楚伯平感慨道。

「伯平大哥,現在還是先不要敘舊了,那個傢伙看上去是在等任么東西,抓緊時間趁現在將他們一網打盡!」

豆豆指著趙明衡說道。

趙明衡被點破心事也不害怕,他冷冷說道:「沒錯,他馬上就要到了人,你們這些傢伙都不是他的對手!」

項問天一臉不屑說道:「怎麼,還沒打就開始自吹自擂了?先把你們收拾了,我倒要看看來人到底有沒有三頭六臂!」

「陸伯,上!」

楚伯平也不廢話。

「龍淵前輩,豆豆,一起!「項問天也並口道顯示本書月推薦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烽火寄平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烽火寄平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一章 姐弟倆的身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