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民安城破

第五百九十四章 民安城破

趙鴻漸豪氣說道:「世子殿下,儘管叫幫手吧,你一個人遠不是我的對手!」

話音剛落,陸正良的刀便已經趕到。

「解牛!」陸正良一聲輕喝瞬間化為無數殘影,聖人的速度本就迅捷無比,而他展現出的速度更是恐怖。

陸正良的援助到了,楚伯平自然也不能想閑着,他再次操控著兵主向趙鴻漸攻了過去。

趙鴻漸面對兩位晉安化道境強者的攻擊依舊錶情淡然,他的步伐絲毫沒有移動,只是揮舞着手中三尖兩刃刀。

陸正良駭然發現,無論自己出手如何迅速,角度如何刁鑽,趙鴻漸都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封死了自己的攻勢,這種以靜制動的從容姿態令他動容。

「陸叔,鴻漸如今的實力深不可測,一定小心!」楚伯平出言提醒道。

趙鴻漸聞言哈哈大笑道:「能被殿下如此誇讚真是一件樂事啊!」

就在三人激戰之時,趙鴻漸的身後傳來了呂浮屠的喊聲:「殿下,小心!」

原來是有人已經趁亂偷摸來到趙鴻漸的身後,這樣的偷襲可謂是兇險異常。

趙鴻漸卻根本沒有回頭,他只是大喝了一聲:「捕風捉影!」

只見籠罩在他身上的狂風立刻凝聚出一道虛幻的身影,那無形的人影一下子撲倒了偷襲者的身上。

「什麼玩意兒…」豆豆發出一聲驚呼,她拚命反抗也無法掙脫風影的束縛。

「原來是位姑娘,這下有意思了…」趙鴻漸依舊沒有回頭,

他面帶笑容說道。

楚伯平焦急喊道:「鴻漸,不要傷她,她是文若叔的女兒!」

趙鴻漸聞言冷笑道:「徐文若?今天還真是有不少故人呢,就算是他的女兒又如何!」他突然爆發力量將楚伯平二人擊退,而後猛地抬腳踢向豆豆。

布布見姐姐被擒便立刻朝這邊飛了過來,在趙鴻漸朝着豆豆出手的瞬間,他剛好朝着趙鴻漸轟出了一拳。

「什麼東西!」趙鴻漸一臉不耐煩,他用左手一揮就把布布砸飛了出去,而後繼續踢向豆豆。

「不要打姐姐!」布布怒目而視,不過因為太過稚嫩,絲毫沒有威懾力。

趙鴻漸一腳就把豆豆踢飛了數十丈,豆豆的身體直接掉落在城中砸倒了一片宅子。

楚伯平眼神微動,他看向趙鴻漸的眼神有些複雜。

「鴻漸,這都什麼時候了,為何不殺了她!」趙明衡一臉惋惜道。

「故人之女嘛,當然要好好熟絡一番了…」趙鴻漸眼神玩味道,而後他的臉色陰沉下來說道:「父王,難道你在教我做事?」

「當然不會,一切由你做主,只是父王怕再橫生事端…」趙明衡語氣一下子軟了下來。

看他們二人的態度,父與子的關係似乎顛倒了過來。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大家都退後,我來試試!」說話的是項問天,他居然拋下了齊軒拙朝着趙鴻漸沖了過來。

「小心!」楚伯平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立刻與陸正良

一起擋下了追擊而來的齊軒拙。

「閣下就是大舜世子項問天吧,久仰大名!」趙鴻漸十分客氣說道。

「你很強,看來你就是武趙的底牌了…」項問天的聲音冰冷,他的眼神滿是憤怒。

「算是吧…」趙鴻漸淺笑道,他的語氣有些無奈。

「你既是趙明衡之子,現在還要為虎作倀,即便你沒有參與趙明衡的臟事也留不得你,更何況你還傷了她!」項問天眼神凌厲,他將天龍戟指向趙鴻漸說道。

趙鴻漸笑意更濃道:「呦,看來剛剛那位姑娘是你的心上人了?

項問天,你果然非同凡響,就連女人都遠非常人所比!」

「廢話少說,戰吧!」項問天不再廢話,他搶先發動了攻勢,天龍戟上金光大放,應龍之力被項問天激發出來。

「霸氣,我喜歡,讓我瞧瞧盛名之下的大舜世子是不是有傳說中那麼厲害!」趙鴻漸一臉興奮說道,他毫不猶豫迎了上去,手中的三尖兩刃刀也被風之道力包裹。

面對項問天時他明顯要比剛剛要張揚了許多,顯然楚伯平在他心裏與別人還是有所區別的。

大舜世子項問天與武趙世子趙鴻漸就這麼拚鬥在一起。

這兩人在天下幾大勢力的王室之中都是佼佼者,甚至是獨一檔的存在,這場巔峰對決格外激烈。

天龍撼岳戟對上三尖兩刃刀…

應龍之力碰上風之道力…

二人雖然沒有使出什麼獨特的手段,但僅僅是武技的對拼都

異常精彩而兇險。

一時間,項問天與趙鴻漸難分勝負,只有戰鬥的餘波不斷向四周溢出。

不遠處的石頭堆中,豆豆灰頭土臉的爬了出來,她的氣息虛弱了許多。

豆豆並沒有再次上前,她盤膝而坐將一枚綠色藥丸丟到了嘴裏,而後渾身閃爍著翠綠色的光暈,她居然原地療傷起來。

布布看到豆豆美食立刻撲了上去,他沒有打擾豆豆療傷,而是守護在姐姐身旁。

兩位聖人就算是有一位受了傷,那些在旁觀戰的血神將也沒敢有任何

不管是楚伯平等人還是趙明衡這些武趙高手,眾人十分默契地一邊戰鬥一邊向外圍移動,他們都不想被這場戰鬥所波及,否則若是運氣不好撞在四溢的勁氣上,丟了小命就太過冤枉了。

民安城中出現了奇怪的一幕,兩位世子在肆意大戰,其他聖人都在躲着他們,而血神將們則躲著聖人們的戰鬥,誰也不想慘死在更強者戰鬥的餘波之下。

就在這時,民安城外突然出現了巨大的聲響,那似乎是大軍衝鋒的聲音。

「敵襲!是敵襲!」

「敵人在北面和西面,放眼望去看不到盡頭!」

「大舜軍來了!」

天空中擁有翅膀的血神將作為斥候立刻發現了敵人的蹤跡,他們第一時間開始預警。

血神將們見狀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各個有些興奮,畢竟原本在城中他們都是軟柿子,說是任人宰割也不誇張,而現在終於有了對手,

他們自然肆無忌憚地選擇迎戰。

民安城北,陷陣營是攻城的第二梯隊,第一梯隊乃是悍不畏死的死士,這些人要麼是兇悍嗜血的猛人,要麼就是為了先登之功搏上性命的悍卒。

陷陣營作為大舜如今最為精銳的隊伍,自然不可能作為死士衝上去,但他們只要出手,定是要一舉破城,否則就墮了項問天親衛的名頭。

為了快速行軍,聯軍並沒有攜帶雲梯、撞車那樣的大型攻城器械,第一梯隊的死士們有的只有手裏的鈎鎖和利刃。

民安城並不算大,城牆也遠沒有那些雄城險關那麼難以攀登,這些死士又都是高手,只要有些器具就可以攀上城牆。

就在死士們到達城下的時候,血神將們也做好了準備,這些嗜血又殘忍的傢伙立刻朝着城下的死士們發起了猛攻。

與此同時,陷陣營全體開拔,這些高手們迅速朝着城牆處狂奔,在死士們拼盡之前終於來到了城下。

楚仲安等人看到那些或是慘死或是仍在殊死搏鬥的死士們,他們的眼中十分敬佩和感動,要知道,這些人就是為了他們減少損失才如此拚命。

陷陣營的破城之法很簡單,依舊是冰火兩重天,樊九熙、駱

冰凝這些赤陽宗弟子火攻城門,而後由簡素心以冰凍之法直接用在火焰之上,冰與火碰撞在一起直接將城門炸成碎片。

樊九熙、駱冰凝等人已經聽說了赤陽宗的遭遇,他們心急如焚,

故而更加拚命施法,如此一來,陷陣營高手們很快就輕而易舉沖入了城中。

早已經蓄勢待發的血神將們立刻朝着陷陣營聚集而來,這些人雖然沒有在庸化城中出現的血神將那般精銳,但勝在人多勢眾,只北門一處就有數千人,這股力量不可謂不強大。

然而經歷了洗禮的陷陣營卻是完成了蛻變,他們不僅作戰勇敢、配合默契,更重要的是這群戰士已經掌握了戰爭的經驗,他們再也不是戰場菜鳥。

楚仲安更是一馬當先,他剛剛接受了龍淵所謂指點,也就是挨揍,此時不僅想要驗證所學,還要宣洩情緒,他出手異常兇猛。

石墩兒自然也不示弱,他手持龍城鳳闕爆發出驚人的殺傷力,不少血神將都認識這對神兵,對於神兵易主更是無比憋屈。

這些自負無敵的血神將,他們哪裏見到過如此強大的隊伍,原本興奮地戰士頭上被澆了一頭冷水,士氣立刻一落千丈。

不多時,陷陣營就像是一柄扎進敵人身體的利刃,竟然將陷陣營的防線撕開了一個大洞。

隨着金鱗的命令,最為精銳的龍象軍、雪豹騎和雪猿軍戰士緊隨陷陣營后沖入民安城中。

隨着進入城中的聯軍戰士越來越多,聯軍完全佔據了主動,血神將們或是倒下或是開始向後撤去,北門處的戰鬥呈一邊倒的姿態。

北門處的血神將統領終於察覺到端倪,他立刻向西門處求援。

進攻西門

的將領是沐劍昭,他手下的將士雖然遠沒有金鱗那裏強悍,但也都是出身幾大精銳之師,他在攻城后不久就下令全軍出擊對西城門發動了猛攻。

西門血神將統領在考慮良久之後,只向北門處調了數百人馬,然而這時大軍已經入城,這些血神將就算救援也是杯水車薪,解不了燃眉之急,而且很快就被淹沒在大軍之中。

隨着巷戰的繼續,西門也沒有了守衛的必要,西門血神將統領只留下了少數戰士,而後親率其餘人馬加入了巷戰之中。

沐劍昭何許人也,就算這些守軍全在也不見得就能攔下這位北楚大將,更何況只留下部分人斷後,很快西門也被攻破,更多的聯軍戰士沖入城中。

「項問天,你不講信用!居然帶兵圍剿民安城,你就不顧人質的死活嗎?」趙明衡惡狠狠說道。

仍在和趙鴻漸大戰的項問天聞言冷笑道:「趙明衡,對付你這樣的老狐狸還能講信用,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能夠想到如此計謀的人,難道想不到我會就此圍攻武趙?」

趙明衡雙眼微眯,在他聽到那八個字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計謀已經被項問天看穿,原本對於自己的算計他頗有信心,卻是漏算了三點,就連項雄夫婦求死都不在其列。

一是低估了項問天的實力,如此陣仗滅殺一位聖人絕非難事,趙明衡也覺得這些人可以很快將項問天斬殺。

二是沒有算到豆豆的存

在,更是沒想到豆豆居然有手段將人質全都救走。

三是沒想到趙鴻漸來的如此之慢,所謂一步慢步步慢,一步錯步步錯,這位自己的親生兒子似乎有些消極怠工,趙明衡還沒有任何辦法。

這些紕漏讓武趙軍陣腳大亂,趙明衡知道這場仗自己已經輸了大半,不過此戰就未必沒有轉機,他把目光看向威風凜凜的趙鴻漸,而後懇切說道:「鴻漸,這一戰不能輸,否則武趙和父王都完了!」

沒錯,此時的趙明衡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趙鴻漸身上,他雖然

很強,比一般聖人都要強得多,但就算他拚命也不足以改變如今的戰局。

趙鴻漸就完全不同了,在趙明衡心中,趙鴻漸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只有他的爆發還能為武趙爭取勝利的機會。

若是趙鴻漸能斬殺項問天,甚至將這些高手通通留下,無論城中這場仗的結果如何,最後的贏家依舊是武趙。

趙鴻漸有些不耐煩說道:「知道了,莫要聒噪,打擾我對敵!」

趙明衡看到自己兒子那有些張狂的樣子,他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面露喜悅道:「吾兒天下無敵,什麼項問天、楚伯平都是螻蟻!」

「閉嘴!」趙鴻漸表情越發厭煩,他幾乎是呵斥出口。

趙明衡這下乖乖閉上了嘴巴,此時他們是三對三,很顯然武趙一方佔據了主動,不過不管是楚伯平、陸正良還是龍淵,他們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無法取

勝也拖住了武趙三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烽火寄平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烽火寄平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民安城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