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金水帝國(下)

第619章 金水帝國(下)

第619章金水帝國(下)

「東風投資集團滕增歲,華龍控股沈瑞龍,鼎輝投資郭耀輝……呵呵,真是荒謬……」

傍晚時分,東北大地的最後一抹夕陽就要落到山下。

東北某省某市某大廈里,旺達的掌門人放下手裏的書,笑着搖了搖頭。

《金水帝國》這本書是下午四點左右,他的某個親信在外地辦完事,直接打飛的帶回來的。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這本書在網上已經被炒得相當火熱。

可王總翻完它,卻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鐘。

就那麼一目十行地一路看下去,一直看到最後面的「金水帝國」關係圖,才稍微認真了片刻。

但也僅僅只有片刻而已。

這幅圖上的內容,對於老王而言,完全稀鬆平常到可以歸為常識。無非是一個年輕人,靠着一級又一級的台階,與各式各樣的利益群體,建立起或依附或合作的關係。

甚至書里最後面的圖表裏,除了「三金系」、「東風系」和「錢杭系」之外,老王還順帶整理出梁鑫身後最不可或缺的「W市地方系」——以梁思雲和陳光建為代表的,一內一外,牢牢聯繫住了W市體制內外的全部精英力量。

梁鑫正是以這一套核心關係為支撐,才能獲得進身之階,同東風系建立起相對平等的合作關係。然後再基於東風系和三金系的支持,才能引來越來越多的外部力量。

但可惜了。

「沒幾天好蹦躂了。」

老王站在窗前,看着落日的餘暉,對身邊的秘書道,「知道為什麼嗎?」

年薪百萬的女秘書,搖了搖頭,果斷回答:「不知道。」

老王一笑,開始顯擺:「因為道理很簡單,他們過於樂觀地估計了前景,又過於大踏步地分散了投資。如果梁鑫把所有的資金,全部投到互聯網或者地產上,那也許他還有救。可惜他的野心太大,只想一口氣吃成胖子,這怎麼可能呢?

他現在能把事業做到這樣的規模,那不是他的判斷能力有多強,而是他們地方上已經和他形成利益共同體,是地方利益,被他的個人利益給綁架了。所以東風投資集團那邊,才不得已拿出越來越多的資金,替他填補那個窟窿。因為東風投資集團要是不主動填窟窿,東風投資集團自己就會先死。」

女秘書光聽不說。

老王忽然問道:「你是不是奇怪,我為什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女秘書配合地點點頭,「是,您讓人調查過嗎?」

老王笑道:「當然調查過。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做生意就是打仗,我怎麼可能任由敵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亂動?

從前年開始,梁鑫就在房地產市場做大動作,當時地產行業裏頭,我們幾個比較大的企業,全都沒敢跟着一起亂動,一來資金不足,二來對將來的判斷也還存有疑慮。可梁鑫那麼一弄,我又不能跟着梭哈,那就只好先看看,他到底想做什麼。我就派了一隊人馬,悄悄跟在梁鑫他們後頭,還讓人聯繫了東風國際地產內部的一些人員,打聽到不少消息。

還真別說,梁鑫這小子的商業眼光,確實是一流的,非常符合我的胃口。戰略想法上,跟我的那一套,可以說如出一轍。但就是……還太嫩了。

你晚上可以看一看這本書,雖然沒什麼營養,但是末尾的部分,還是寫出點門道的。梁鑫要是短時間內擺不平W市的老百姓,他這輩子就完蛋了,絕對翻不了身。到時候便宜的,還是我們吶……」

秘書道:「我們要去吃下東風地產的項目嗎?」

「那當然,不過全都吃下也不現實,只能儘可能去吃吧。」

老王道,「我聽說這兩天,有關方面已經在做相關的決策準備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重磅消息出來。國內外資金困難了快兩年時間了,這回真是久旱逢甘霖……」

「那梁鑫他們,不也能同時得救了?」秘書不由奇怪道。

老王哈哈一笑,道:「這就是你和梁鑫一樣,不成熟的地方。伱們兩個人,都只看到大勢所趨,卻看不到這個大勢,到底能有多大。我問你,你認為這一輪投資,能放出多少水來?」

秘書想了想,搖了搖頭。

老王道:「那我說一個數,一萬個億!你覺得,夠不夠?」

「這麼多?」秘書頓時面露驚詫。

老王道:「對吧,一萬個億,你都已經覺得夠多了,多到不可思議了,那我再把牛皮吹得更大一點,兩萬個億,夠不夠?你覺得有沒有可能?」

秘書立馬下意識道:「不可能吧?那這通脹。老百姓不得哭爹喊娘了?」

「對啊。」老王滿臉的得意,「兩萬個億都不可能,最多就一萬億左右。那全國三百多個地級市,平均一個地區,能分到多少?一萬除以三百,每個地方,湊合也就能拿到個三五十億。

咱們就當W市特別特別牛逼,特別特別有辦法,踏馬的給他算十倍!但是這樣,從最上面到省里,再到他們手裏,也就兩三百億的資金。這已經是最大頭的了,再怎麼東拼西湊,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湊出那八百個億,對不對?

況且梁鑫欠的還不止八百億。確切講,是八百三十多億。

他們去哪裏搞?

再說印錢也不是一口氣就印完,也得時間,總得花個幾個月,慢慢地把錢發下去。可是銀行這邊能等,梁鑫等得起嗎?等不起。

今天帶這本書給我的人跟我說,下午銀行還沒下班的時候,W市那邊就有好幾個營業點外面,有老百姓鬧起來了。W市那邊,對梁鑫的容忍也有極限的,搞不好,今晚就會對梁鑫採取行動。

還有就是,梁鑫除了要還老百姓的錢,還得還三金科技的錢。他這八百億之所以能搞出來,源頭就在三金科技。但是當時他拿錢出來容易,現在輪到還錢,那是要付利息的!梁鑫能不還嗎?他的這些三金科技背後的股東,看着好像都是他的支持者,可實際上呢?阿姆利克貝茶德集團、立本的東洋正義集團,這些個機構,轉頭就會變成索命的厲鬼啊!

梁鑫他是望眼欲穿,以為國家還會出手救他,但他不明白,中國地大物博,有多少人都盼著這筆錢吃飯呢?僧多粥少,這筆錢從首都出來,再去S市走一圈,差不多就只剩一半了,還能有幾個銅板,還可以落到他的嘴裏?

我估摸著,他應該也想過這一點,所以心裏肯定還抱着僥倖,認為三金科技還能拿來救他一命。可如果他真這麼想,那就太幼稚了。

我看他這個三金科技的董事長位置,馬上就要保不住了。」

秘書恍然點了點頭,「那這本書寫出來,其實就是他的催命符了。」

「也算也不算吧。」老王道,「這本書一出來,民間的恐慌肯定會進一步加劇,W市有關方面要是不採取措施,擠兌潮隨時會出現,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呢……」

老王停頓了一下,「就算沒有這本書,東風廣場其實也馬上就要頂不住了。真正催命的,不是這本書,而是我們大家都在等的那個消息。梁鑫以為那是他的救命稻草,稻草也確實是稻草,不過卻是壓垮他這頭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說話間,眼前的太陽,落了下去。

老王輕聲道:「不說了,先吃飯吧,吃完看看新聞聯播。」

「今晚?」

「呵呵,也說不定啊。誰知道呢?」

……

「梁總,先吃晚飯吧。」

H市某酒店會議室里,郭沁走到梁鑫身邊,彎下腰,小聲說道。

梁鑫看了眼手裏的書,有點無奈地隨手扔到一邊。

就在剛才半小時前,他剛剛接受完一個品牌方的羞辱。

藍秋燕原本談好的,要入駐東風廣場的某個東南島嶼的品牌,這兩天突然變卦,說是短時間內不會跟梁鑫的廣場項目合作,因為項目本身存在變數。

梁鑫於是今天特意飛過來,以項目總負責人的身份,想約對方再談一次。結果沉悶的會開到一半時,對方忽然拿着一本書走進來,直接放到了他跟前。

然後後面的事,就不用提了。

總之最終的結果就是,對方很客氣地說了句對不起后,就集體離開了房間。

「唉……」

梁鑫輕輕一嘆,忍不住笑道,「踏馬的,不就賣個速食麵,有什麼好牛逼的呢?」

郭沁看在眼裏,疼在心裏,還當梁鑫是被打擊到了,在強撐,繼續說:「梁總,你想吃點什麼?我去跟廚房說,一會兒直接送去你房間吧?」

「不用。」梁鑫擺擺手,站起身來,對郭沁道,「我一個人出去走走。」

郭沁立馬沖外面喊道:「強哥!」

谷強探進頭來。

梁鑫也沒說什麼,自顧自地,慢慢走了出去。

出了酒店,梁鑫也不管身後有沒有人跟着。

他沿着西湖,慢步前行。

天色很快暗了下去,但抬手看看時間,也不過就六點不到。

走着走着,不一會兒,就看到一個路邊的廣告牌。最新一季的《夏日生活》,馬上就要到總決賽了,按慣例,他還得去露個面。就在外界關於他馬上就要破產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之際,三金科技和東風文娛旗下的項目,這些日子其實全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不少人經過前幾次梁鑫被傳破產,但又瞬間被打臉的經驗后,現在也都學乖了。只要事情還沒明確發生,就連娛樂圈那群見風使舵最快的戲子們,也依然每天都準時在微話上給梁總請安。梁鑫不管發什麼,他們就點什麼贊。

這也是為什麼,梁鑫敢主動讓人把這本書寫出來,加劇市場的反應。

他是真的不怕市場不暴躁,就怕老百姓們不夠暴躁。

可另一點,讓他沒想到的是,國家的支援,好像比他印象中,來得要晚一點。

到底是幾月份來的?

哪怕作為重生者,梁鑫此時也不禁有點慌張,擔心自己是不是記錯了?

畢竟記憶混亂,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問題在於,現在市場的情緒是被他挑唆起來了,可救火的大水,它又在何處呢?

嗡嗡嗡,嗡嗡嗡……

兜里的手機忽然響起,梁鑫拿起來一看,是沈瑞龍打來的。

他想了想,接起了電話,淡淡道:「瑞龍哥?」

「小梁,你踏馬這本書,寫的什麼鬼東西啊?沈某龍是幾個意思?」

「不是我寫的啊,我不知道啊。」

「放你媽的屁!不是你寫的,你家的事情,人家能搞這麼清楚?」

「我爸接受的採訪。」

「。」沈瑞龍那頭安靜了幾秒,又罵道,「那你這回,是不是死定了?」

「謠言啊。」梁鑫道,「瑞龍哥,淡定。」

「淡定不了了,我一想到你要死,我就。怎麼說呢?那種發自肺腑的喜悅,你能理解吧?」

「嗯,能理解。」

「那你的金水控股,要不先賣我一點?我給你搞點養老的錢,哥對你沒話說吧?」

「沒話說,瑞龍哥的大恩大德,我銘記五內,永生不忘。不過瑞龍哥啊,我的資產已經全部抵押給W市城市商業投資銀行了,不是我不想賣,是我現在暫時沒權利處置了啊。」

「什麼暫時沒權利?暫時個屁!死就死嘛!你這本書的出版社還是你們地方上的單位,是不是你們地方那邊,打算隨時拋棄你了?你個小子,我是不是跟你說過,這江湖的水太深,你根本把握不住的,早知道有今天,當初就不如賣給我,對不對?」

「也不一定死吧。」

「別嘴硬了,你們這群搞互聯網的,就是踏馬的渾身上下除了嘴硬,別的地方都是軟的。天天就知道騙人投錢,踏馬的幾個億、幾個億地瞎瘠薄燒!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鐵骨錚錚什麼啊?你不知道因為我,我他媽失去了兩條狗?」

「嗯。郭沁,還有誰?」

「什麼郭沁!就是兩條狗啊,沈和和沈貴啊!」

「沈貴也掛了?」

「是啊,上次跟你吵架,不是吵昏頭,回頭就把沈貴給燉了嗎?」

「您真燉了啊?」

「我沈瑞龍說話,君子一言,還能出爾反爾?」

「我草,瑞龍哥霸氣。」

「霸氣吧?這麼的吧,你待會兒破產了以後呢,我這邊剛好和巨魔的石老闆,我們也有個房地產公司在搞,你跟東風投資那邊找個招呼,就說我們願意扶危救困,在危難時間第一時間向他們伸出援手。你們的項目,八折,我們全要了!」

「那可是六百多億。」

「呵!六百多億算什麼?你以為我背後現在是什麼實力啊?錢杭資本外加東嶽大學,我們這麼多人,能連六百多億都湊不出?頂多跟銀行再多貸點。我聽說接下來要放水啊,印那麼多錢,就等着我們去借。」

梁鑫笑道:「那我也去借。」

「你借個鎚子!誰他媽會借給你?」沈瑞龍道,「實話告訴你吧,為了防止你死灰復燃,我踏馬能打招呼的地方,全都已經打遍了,沒人會借錢給你的!」

「搞死我,東方教育的股價也要死啊。」

「哈哈哈哈。」手機那頭,沈瑞龍頓時笑慘了,「小賊~我已經把東方教育的股票,在一級市場甩賣給貝茶德了,你沒想到吧?對了,聽說你最近還在罵鹿鹿鹿?你怎麼膽子這麼肥呢?人家現在不敢動你,那是看在你踏馬還有錢,還有一定社會知名度的份上。過兩天等你破產了,你看人家怎麼玩兒死你。弄死你就跟弄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瑞龍哥,你這麼說,我感覺挺傷心的。」

「哈哈哈!傷心好啊,你傷了瑞龍哥這麼多次,就不許我傷你一次?年輕人,這兩天,該吃吃,該喝喝,享受你這人生中,最後幾天美好的日子吧。哈哈哈哈。」

老沈有點癲狂地掛掉了電話。

街邊冷風一吹,梁鑫無語地搖搖頭,把手機又揣回了兜里。

沈瑞龍這個貨真的是……

做人也太純粹了。

尼瑪這就忍不住要來開嘲諷了,你倒是等我真的死了先啊?

梁鑫繼續漫無目的地往前走,自己也不知道,此時滿肚子的憋屈邪火,到底該往哪裏去發。

他明明沒有做錯任何事,可命運的抓手,似乎又從手裏溜走了。

這種還得看別人臉色的日子,真是折磨。

「哥哥?」

漆黑之中,忽然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梁鑫本能地以為是錯覺,連頭都沒回。

可突然,一隻溫暖的手,在黑暗中拉住了他的手掌。

「嗯?」

梁鑫轉過頭,錯愕地看着出現在這裏的安安,眨了眨眼,問道,「你什麼情況?」

「Z省第一屆大學生藝術節合唱比賽。」安安一本正經地笑着說,「我過來比賽的,剛剛比完,和同學出來逛街。」她指向馬路的遠處,笑道,「然後一眼就看到你了。」

梁鑫納悶道:「我做人這麼低調,也能被你發現?」

「你在我眼裏,就是閃閃發亮的啊!再說你身後跟着那麼多人。」她又指了下樑鑫身後。

梁鑫轉頭一看。

好傢夥,郭沁、寧臣、谷強、原旭陽。

零零總總十來號人,全都一個不落地跟出來了。

「操。」梁鑫忍不住一笑,嘀咕道,「這時候他們不應該背叛我一下的嗎?」

「他們又不傻。」安安笑道,「哪有人真以為你要破產啊,我們同學剛才都說了,我家梁總一定吉人天相!我爸都說不怕,大不了你完蛋了,來我家做上門女婿!」

梁鑫笑道:「別鬧,我前天才能玲玲領了證呢。」

「咦~~」安安蹙眉不悅,抱住梁鑫嚶嚶道,「我都讓你玩遍了,你還想賴賬啊?」

「什麼玩遍了,不是還留着……」

「那今晚啊!」安安就在大街上,當着那麼多來來往往的人,抱住梁鑫,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很認真道,「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小老婆了,都寫進書里去了,你讓我以後還能嫁給誰?」

「書里寫了?」梁鑫懷疑道,「沒有吧?」

「有的。」安安道,「第六十六頁,寫到我爸的時候,裏面說我們兩家是親家的關係。」

「草,我都沒仔細看。不對啊,那不是公然犯重婚罪了?」

「我不承認就行嘛,不怕別人舉報。」

「這下玲玲要瘋掉了。」

「不會啦,我跟姐姐打過電話了。」

「啊???」

「姐姐說沒問題。」

「騙鬼呢?」

「真的啊~」安安抱着梁鑫的胳膊,望自己懷裏蹭啊蹭的。梁鑫被她蹭得肚子沒覺得餓,但互聯網老闆不該有的鐵骨錚錚,倒是瞬間全都堅硬如鐵了。

正想要不要乾脆帶她回酒店,去問問藍秋燕的意見,但這時兜里的電話,又再次響起。梁鑫看安安一眼,安安立馬乖乖地鬆開他。隨即梁鑫接通了郭耀輝的電話:「郭總?」

「梁總,幫我個小忙。」

「嗯?」

「我這邊有個小傢伙,要轉學去W中學讀幾年書,平時住校,周末住在青青小區,跟你家很近,你幫忙照看一下,有空嗎?」

「有。」梁鑫一口答應,又笑道,「不過您不怕我突然破產。」

「梁總說那本書是吧?」郭耀輝果然也看到了,哈哈笑道,「金水帝國,很霸氣啊,我還看到自己的名字了。不過這一關,我覺得你能過。要不你晚上七點,看看新聞聯播?」

「嗯?」梁鑫的眼睛,驟然間亮了起來,「郭總是收到風聲了?」

「一點點,不過不確定,你自己看吧。」郭耀輝道,「那個小朋友,等過年我讓他去你那邊報到。主要是他爸最近有工作調動,要去外地,但是教育水平呢,我們還是相信老家那邊。順便也讓他學點W市的方言,不然再過兩代,我們連家鄉話都不會說了。」

梁鑫笑了笑,「行,您放心交給我吧。」

「好,那孩子名字叫郭汜,家裏排行老四,你叫他小四就行。」

「哦。」梁鑫點了點頭。

前世的老闆啊。

一通電話打完,梁鑫轉頭看看安安,然後抬手看了眼時間。

六點出頭。

「該回去了。」梁鑫說道。

安安馬上抓住他的手,生怕梁鑫跑了似的,眼裏熠熠生輝,「我跟你一起回去。」

梁鑫提醒道:「你媽也在酒店裏。」

「才不管她,我都這麼大了。」安安肆無忌憚。

梁鑫看着她,這一刻忽然有點意動。

他主動抱住安安的腰肢,往自己懷裏一貼。

兩個人當街吻在一起。

安安的那群女同學見狀,頓時發出無比激動的尖叫。

更遠處,郭沁有點不是滋味地看着這一幕。

原旭陽羨慕又佩服道:「老闆真的敢啊……」

「不然怎麼當你老闆?」谷強一笑,滿心自豪。

《金水帝國》那本書里,他也小小地,有個「司機谷強」的名字的……

……

十幾分鐘后,梁鑫和安安回到酒店。

沒有通知藍秋燕,也沒有和任何人說起——反正知道的,肯定都已經知道,不知道的,也沒必要多說——就那麼坦坦蕩蕩,毫不避諱地一起進了房間。

酒店裏的晚飯送進去后,連房門都被反鎖掉。

梁鑫打開電視機,一開始還不緊不慢、裝模作樣地先吃幾口飯。

可過了沒一會兒,地上就扔滿了衣服。

酒店套房偌大的客廳里,巨大的液晶電視前。

兩個年輕的身體,衝破一切人世間倫理道德的束縛,結合在了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電視里七點整的熟悉旋律響起。

等待片刻后,電視里傳出一段新聞播報:「……會議指出,為應對當前嚴峻國際形勢。要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出台更加有力的擴大國內需求措施,加快民生工程、基礎設施、生態環境建設和災后重建,提高城鄉居民特別是低收入群體的收入水平,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

會議確定了當前進一步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的十條措施。一是加快建設保障性安居工程……二是……基礎設施建設……十是加大金融對經濟增長的支持力度……預計到2010年底,約需投資四萬億元……」

「啊~!」一聲嬌羞又驚喜的尖叫聲中,梁鑫將她重重壓在身下。

……

與此同時,W市方面,東風投資集團內部,包括滕增歲在內,一大票人在食堂里,集體舉手歡呼!場面一片沸騰。

而在東北某省的大樓食堂里,旺達的老王則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地盯着電視,怔怔出神。東風廣場在全國365座廣場的地圖標註,在他腦海中迅速主意浮現,他感覺渾身毛孔都好像被強行打開,某一瞬間,老王從頭皮到腳趾,猛然間毛骨悚然!

還有遠在大洋彼岸的另一頭,立本東京軟銀大樓里,正義先生在拿到一份傳真后,同樣一陣長長的發獃后,不住地搖頭,嘴裏滿是「斯國一、斯國一」地反覆念著。

「梁鑫真的影響到了頂層決策?」

W市潤鑫大廈內部,roger拿着電話,正在打一通越洋電話,電話那頭,是貝茶德集團的董事漢森伯格,roger回答道:「不能確定,但也不能完全否定這種可能。在中國這種人際關係複雜的地方,任何人都有可能影響到決策者的判斷。而且退一步講,梁鑫的判斷力,確實非常令人不可思議。他好像永遠能看清前面的路是往什麼方向延伸的。」

「那看來,我們需要好好談一談了。」

「或者再等等?」roger建議道,「還有鹿鹿鹿的事情,最終結果還沒出來。」

「哦。我差點把這件事給忘了,這位梁先生,真是有着一個充滿自由意志的靈魂啊。梁先生接下來有什麼動作,隨時直接跟我彙報吧,我們未來十年,也許需要一個這樣的合作夥伴。」

「好,那。泰森先生呢?」

「浪站在他手裏陷入虧損,他當然要為此負責」

「好吧,我知道了」roger笑了笑,貝茶德集團要和梁鑫重新構築合作關係,自然就需要一點莫須有的理由。讓理查德泰森背這口天降大鍋,這很合理,也很符合邏輯——我們之前為什麼要向梁鑫施壓,那還不是你理查德泰森辦事不力的錯?

一夜之間,隨着國內最高層決策的頒佈,世界上無數人的命運齒輪,都開始滾動

……

南山總部大樓會議室里,有錢鵝一大群高管呆若木鵝。

「潑泥哥,梁鑫這下擋不住了吧?要不,開展戰略合作怎麼樣?」

潑泥哥想了想,低下了頭:「合作吧。」

……

悅庭集團總部大樓。

「庭總……那現在我們?」

「毫無疑問,金水控股四面開花的戰略投資佈局,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我們接下來要加快腳步,全面向金水控股學習!抓緊構建悅庭集團商業生態!」

……

浪站總部。

「汪總,微話網的訪問量,今天超過微博了。」

「知道了。」汪阿夾抓了抓頭,頹然道,「你先出去吧。」

秘書退出辦公室。

汪阿夾由於片刻,拿起了電話,「老曹,非戰之罪啊。」

電話那頭,曹老闆深深嘆氣:「時也,命也。」

……

東方教育大樓內。

佟偉對黃冬青道:「老黃,我們的時代,還沒開始,就好像已經過去了。」

黃冬青只是苦笑搖頭:「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我只是沒想到,梁鑫的膽子能有這麼大,而且胃口比膽子還大。」

佟偉道:「是啊,居然撐不死他。」

黃冬青喃喃道:「吃這麼多,以後得長得多高、多壯啊……」

……

「滕總,您看!這是我們的東風廣場項目部署圖。全中國!全中國都是我們的地盤!」陳榮幸拿着一副巨大的中國地圖,在滕增歲一大群高管面前展開。

上面密密麻麻,包括廣場和改造項目在內,600多個紅點。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裏,東風投資集團,始終承受着那數百億負債的巨大壓力。

可現在。

一切都過去了。

「銀行那邊怎麼說?」

「隨時可以向四大行借到錢。」

「四大行怎麼說?」

「要十六個點。」

「給!」滕增歲眼裏滿是火光,二三十年前的那股闖勁和活力,又彷彿在這個夜晚,回到了他的身體。他拿出電話,給梁鑫打了過去。

手機那頭,久久無人接聽。

過了好久,梁鑫才接起來,問道:「阿公,什麼事?我正忙着呢。」

「忙什麼?」

「生小孩。」

「還生?」滕增歲聽小了,「你家玲玲身體吃得消啊?」

「不是玲玲,是安安。」

滕增歲一陣長長的沉默后,問道:「你人在哪兒?」

「H市。」

「明天回來一趟吧,我們簽個文件。」

「好。」梁鑫很火急火燎地把通話一掛。

滕增歲茫然了片刻。

然後左右看了看,看到食堂的一張餐桌上,擺着一本嶄新的熱銷書。

封面上四個紅色的大字,奪目而耀眼。

《金水帝國》!!!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重生之朕要打下一個大大的江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重生之朕要打下一個大大的江山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9章 金水帝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