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第643章 條約

656.第643章 條約

摘星尊者的思緒被張池帶進了籠子裏,明明天柱聯盟這邊還是優勢,被張池這麼一分析,就像是危在旦夕似的。

摘星尊者咂吧一下嘴,細品覺得不太對。

他微微一笑,嘴角勾出一個滑稽的弧度。

「若是我現在將你們兩個斬殺於此,你又當如何應對?」

他笑,張池也跟着他笑,十分淡然地道:「尊者覺得,若是心中沒有成算,我會親自過來送死嗎?

尊者既然有幾分心動,就不必再試探在下了。

其實天星樓就算是投降,地位根基也不會有任何動搖,解決了天地盟之後,雪山神殿和青蓮教將取代天地盟和天池宗,你們這四大天柱,依然是修仙界的抵天之柱。

亦如凡俗界的改朝換代,世家仍是世家,尊者見識廣博,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聽到這裏,摘星尊者頓時豁然開朗。

這個道理他當然都懂,但是從來沒有設想過會有這樣的道路。

畢竟修仙界和凡俗界不同。

他們當了多年的天柱,怎麼可能像張池說的這麼簡單,說改頭換面就改頭換面?

凡人沒那麼重的因果,修仙者多少是知道點東西的。

因此,某一代天機老人拿性命最先預言危機的時候,就讓天柱六宗明白,他們沒有別的選擇,生存或者死亡,這是絕對對立的結果。

要麼跟新崛起的勢力戰鬥到底,將之消滅,要麼,被對方消滅。

「如果這一切真有你說的那麼容易就好了,可往日的因果難消,你又有什麼辦法?」

摘星尊者感嘆著將問題拋給了張池,也算是表達了他的態度,如果可以將因果消除,他們也不是不能投降,

但如果解決不了因果,那就只能繼續。

哪怕他們知道打下去也大概率會輸,也一定會拚命搏一搏。

他們不可能直接躺平認輸。

聽到摘星尊者表態,張池終於放心了。

一切比自己想像的還要順利,這位摘星尊者,果然如他所料,是一個沒什麼野心的人。

所以對方不會太過在意權勢地位這種虛的東西,更多的會考慮一些現實的問題。

果然,愛看星星的不會有什麼太大的野心,摘星尊者更多的是考慮宗門的前途和傳承,對自己的權勢倒不是特別重視,這就有了勸降的基礎。

「尊者擔憂的問題在下自然想到了,這裏是我準備的計劃書,還請尊者過目。」

過程比較多,張池懶得一一口述,直接整理好了文件,交給了摘星尊者。

摘星尊者打開一看,便看到一排大黑字。

《關於和平招降天柱勢力的方案》

摘星尊者:「……」

這寫得還挺詳細的,方案計劃讓摘星尊者所在的天星樓向天地盟發起混戰,使西洲趁機得利,然後摘星尊者所屬的陣營可以向西洲投降。

有一說一,這種和平招降的跳躍,摘星尊者表示這輩子都沒見過。

不會有人能簽這麼離譜的條約吧?

第一眼看,摘星尊者都想把張池刀了。

但張池在附錄裏面解釋了原因並提出了補償條款。

讓天星樓出手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局面,如今西洲需要去拯救世界,暫時分不出太多的兵力來對付天柱。

因此,與天地盟交戰的主要戰力,只能由天星樓陣營提供。

而作為交換,天星樓陣營所有前塵因果都將由雪山神殿和青蓮教承擔。

此外,西洲將根據摘星尊者陣營的損失,給摘星尊者不同程度的補償,天星樓一脈的優秀傳人,可以得到神靈庇護。

在投降之後,天星樓陣營的勢力可以併入雙教,保留獨立自主權,名義上歸屬於兩教、

就連程序合規的方法張池都想到了。

新舊事物交替,這是自然之理沒錯,但是推翻天柱勢力,也不代表着就非要把天柱勢力趕盡殺絕吧?

張池試圖卡一個bug,來加速這一場戰爭的結束,不然,鬼知道還要打多少年才算完。

而白霧的到來也讓張池有了很強烈的危機感,不得不讓他行冒險之事。

將白霧的威脅告訴摘星尊者,其實張池也承擔了一定的風險,萬一對方知道了西洲的虛實,更不願意合作了呢?

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但張池也確信,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他也能說服對方。

道理很簡單,如果白霧危機不解決,大家全都會一起死。

但如果能剷除天地盟,讓更多的力量解放,去對付白霧,大家可能都能活。

至於死掉的天地盟,那又算什麼?

死道友不死貧道。

至於鷸蚌相爭,讓漁翁得利,這一部份,張池也做了合理解釋。

天星樓與西洲聯盟,可能會引發抗議,但若是打完了再說,抗議的人也就沒辦法抗議了。

摘星尊者很認真地看完了張池提出的方案,這份方案的確算是不錯,主要是詳細,權責明確,對雙方在合作實現的過程中可能存在的爭議都進行了細緻的條文說明。

這就是一個職業律師的基本素養,難得重操舊業,張池可認真了!

而這份方案上面最有價值的部分,還是雪山神和青蓮的簽名。

這是神靈的契約印記,表示這個契約是真實有效,對方一定會負責的。

兩個神靈留下了契約,足以證明張池說話的分量。

青蓮教和雪山神殿竟真的會同意接受天柱勢力投降所產生的因果,甚至願意冒險承擔違約的風險,這也讓摘星尊者不禁好奇。

張池到底是有什麼能耐,才能讓兩位神靈答應這種條件。

摘星尊者眼裏有濃郁的求知慾,張池當然不會告訴他自己的身份,見雙方聯盟的傾向已經達成,張池便主動告辭了。

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儘快離開比較好。

摘星尊者並未挽留,在張池走了之後,他也顧不得去看星星了,而是坐在觀天鑒下開始了思考。

另一邊,骨幽幽和張池匆匆離開了天星樓的秘境,也趕緊找地方躲了起來。

深入敵後是一種非常冒險的行為,哪怕有雪山神的手段保護,青蓮的蓮子復活,張池依然十分謹慎小心。

如今目的達成,張池更怕摘星尊者不講武德。

於是,一直到骨幽幽帶着他突破了秘境到了外界,張池才放下心來。

不在別人老窩裏面,他們也就安全多了。

這會兒,氣氛放鬆了,骨幽幽才問道:「你說,他們會同意嗎?」

「不是已經同意了嗎?」

張池隨口道:「摘星尊者既然接了我的方案卻沒有銷毀,就說明他已經心動了。

他要是沒有想法才奇怪。」

天柱勢力看起來威風,實際上已經是不受天道待見的傢伙了。

一艘是即將沉沒的巨輪,一艘是剛剛揚帆啟航的新船,只要他們不傻,就知道該從死亡的巨輪上下來,換一艘新的船繼續航行。

在一條船上死磕有什麼意義?

還不如改換門庭,從頭開始。

「走吧,我們該回去準備大決戰了。」

骨幽幽:「……」

算上紅鯉,他們總共也才四個天境修士,拿這點戰力去當黃雀?

骨幽幽不知從哪裏開始吐槽。

但張池行事,一定有他的道理,先別急着反駁,免得日後被打臉。

於是,骨幽幽心裏吐槽,卻也什麼都沒問。

這也讓準備好了一套裝逼台詞的張池沒了發揮的空間。

主動去說的話,既沒有裝逼的效果,還會顯得很二逼,算了。就這樣吧!

張池叫上在暗中準備內支援的妙音和彩羽,四人一起回港口去了。

妙音和彩羽都是張池特意叫來的幫手,甚至彩羽還是張池專門從西洲叫過來的。

她帶來了帶有雪山神神念印記的契約,也在這裏順帶成了幫手。

她雖然是準備下蛋了,不愛挪窩,但張池需要做的事情太危險,她也只好走這一趟。

還好,一切順利。

一連又過了幾天,張池這邊還是按兵不動,而摘星尊者已經開始發力了。

他如張池安排的那般,並沒有跟同盟直接攤牌,只是開始不斷搞事,高調地打上蒼之手的臉,一副要奪權爭位的架勢。

這舉動並沒有引起任何人懷疑,畢竟,天泉山投靠過來了,他們這時候不囂張,什麼時候囂張?

天柱聯盟內部,氣氛也是劍拔弩張。

天地盟還好,畢竟實力強大,天池宗就慘了,被另外四大天柱合力針對,搶佔地盤,搶奪資源,各種大大小小的衝突不斷。

天池聖女沒有辦法,只好去找上蒼之手,希望他能出面平事。

上蒼之手也如她所願,試圖緩和關係,然而,摘星尊者就是奔著搞事來的,在他的故意為難之下,談判破裂,聯盟內部的局勢更加緊張。

某日,天星樓宣稱有一個天才弟子就是在天池宗秘境外面遇害的,疑似天池宗對天星樓的報復。

為此,天星樓也要報復回去。

一眾盟友都不禁感嘆,摘星尊者是真的支棱起來了,果然,還得是勢力強大起來才能見人本性。

以前見摘星尊者一副無欲無求躺平擺爛的架勢,天霜城和天河谷都挺頭疼的。

但現在,摘星尊者一副囂張蠻橫的架勢,他們就更頭疼了。

老哥,你戰鬥慾望原來這麼強烈的嗎?

看到老大如此囂張,一同低調了很多年的天霜城和天河谷當然不會背刺,都聯合起來,向天池宗施壓,天泉山這個後來者,更是給天池宗壓力拉滿。

遇到這種事,天池宗也是欲哭無淚。

明擺着對方就是找茬的,天池宗當然也不是軟柿子,不會輕易被人拿捏,天池聖女果斷向天地盟求救。

老大,打不過了呀,快來救命!

殊不知,這正好符合了摘星尊者的預期。

他要的就是天地盟入場,這樣一來,他們也就有看了理由可以對天地盟下手了。

他更擔心天地盟不出手,這反倒會讓他比較難熬、

幸運的是,上蒼之手還算是比較義氣,馬上就帶人幫忙了。

甚至,他是親自出場,試圖調解紛爭,然而,摘星尊者完全沒給機會,甚至主動帶頭擴大了衝突。

他是有備而來,讓其他幾大天柱都帶了人過來把天池宗的秘境團團圍住了。

此時的盟友們還不知道他想幹啥,只覺得摘星尊者終於支棱了起來。

然後,自然是衝突,這很正常,嘴仗打着打着變成真刀真槍。

可誰也沒想到,居然真的死了人。

普通人不算,是天池宗的一個天人被打死了。

這就讓事態有點奔著失控的方向狂飆了。

在這之前,天柱內部混戰,可從來沒有天境強者隕落。

因為對他們而言,天人才是底蘊,內部怎麼斗,都不能對這個級別的底蘊下死手。

這人一死,事態就升級了……

張池收到摘星尊者傳來的密信時,距離兩人約定好,也才過去一個半月。

對此,張池只能說摘星尊者的效率高。

並且,摘星尊者表示他只說服了自己本門的天人,以及一直同進退的天霜城無雙城主。

其他人他暫時都還瞞在鼓裏。

但是問題不大,到時候大戰一開始,雙方都會有所損傷,等他振臂一戶,必定能獲得大部分的擁護者。

到時候他再陳說利害,也一定能讓其他人聽從。

對此,張池也覺得有道理。

當內鬼,消息自然要隱秘一些,若是消息提前暴露出去,難免會發生變故。

像摘星尊者這樣的做法,的確能儘可能地避免泄密。

在摘星尊者的來信中,他說明了接下來決戰會發生的時間和地點,張池已經可以安排人準備設伏了。

骨幽幽也看了信,不禁感嘆道:「這摘星尊者倒是個信人,速度挺快的。」

「是啊,但穩妥起見,我們不能直接動手。」

張池將書信焚燒掉,看着灰燼,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麼?」

骨幽幽看出張池臉上的猶疑之色。

她尋思著現在的張池應該很開心才對,大事馬上就要辦成了,也是張池一手推動的,眼看就要收網,張池又在擔憂什麼呢?

「我們要做兩手準備,如果摘星尊者依然可靠,我們就只用這一個計劃,如果有什麼變故,我們還可以有應對的手段……」(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被魔女附身後,我成了法外狂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被魔女附身後,我成了法外狂徒
上一章下一章

656.第643章 條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