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第231章 評委下場

232.第231章 評委下場

第231章評委下場

三天後。

法國東部,弗朗什-孔泰區,杜省,貝桑松。

杜河環繞城市,陽光灑在河面上,就像鑽石反射出的光芒一樣璀璨。

市民們在河邊散步,

他們遠遠地眺望,能看到滄桑的沃旁堡,高大的石牆和尖尖的塔樓斑駁而古老。

沃旁堡俯視着一座校園——

貝桑松師範學校。

這所學校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初,

自那以來,它便一直是法國教育領域的重要支柱,堅若磐石。

即使是十一月,冷風撲面,學生們卻依然忙碌,

他們裹緊了大衣,往圖書館沖,

「嘶……真特么冷……」

「叫你臭美,裏面就一件薄羊毛衫,你不冷誰冷?」

「嘿嘿~那是阿梅麗給我定製的~」

「艹!再秀恩愛直接打死!」

……

學生們的活力給冬日增添了一絲絲生氣。

幾人推開圖書館大門,接着就注意到了坐在右手邊角落處的大文豪——

路易斯·佩爾高。

19歲的他英俊瀟灑,面部線條清晰而堅毅,有種說一不二的氣質。

此時,他正捧著一疊小紙片,

紙片上的鉛印字密密麻麻,如同蝌蚪。

幾人走過去,

「大文豪!」

佩爾高的嘴角勾起一個微妙的弧度,回頭說道:「請在前面加上『未來的』這個詞。『未來的大文豪』。」

眾人無語着面面相覷,

心說,

這小子,倒是一點兒不謙虛。

「是是是,未來的大文豪,佩爾高先生。」

他們在桌邊坐下了,

有人問道:「你覺得有希望嗎?」

佩爾高心不在焉,

「伱們說什麼?什麼有希望?」

「嘖……」

那人咋舌,吐槽道:「你倒是會裝,我就不信你一點兒不擔心儒勒·凡爾納獎的最終結果。你知道評委會的核心成員是哪三個人吧?」

佩爾高「嗯」了一聲,

「我當然知道。」

眾人有點兒懵,

「那你表現得如此淡定?難道真的不擔心?」

佩爾高攤手,

「我不是不擔心……唉……你們看這個。」

他將小紙片在桌子上按照章節順序攤開。

其餘幾人湊了上去,

有人嘀咕:「怎麼是英文啊?」

他清清嗓子,用一種拿腔拿調的語氣朗誦:

我是法國人,

怎可學英語?

交張空白卷,

表我法國心。

他剛吟完詩,圖書館里就炸了,

「好!」

「垃圾英語,狗都不學!」

「說得好!」

「這一首小詩,有都德先生《最後一課》的骨氣!」

……

眾多法國學生熱烈地響應。

佩爾高吐槽:「真離譜!連《最後一課》都給整出來了……」

《最後一課》是法國作家阿爾豐斯·都德所創作的一部短篇小說,講的是法國在普法戰爭失敗后,部分領土被割讓,割讓地區的小學被迫放棄法語,

小說通過孩子的視角,描述了告別自己母語的最後一堂課。

佩爾高說:「咱學英語,是為了文化交流。」

剛才吟詩的人「嘿嘿」一笑,說道:「我能不知道文化交流嗎?我就是單純不想考試。」

佩爾高忍不住翻個白眼,

「算了,不說這個。」

他指指那些紙片,

「這是陸教授的新作,電報發過來的。」

電報……

成本未免也太高了。

有人低聲道:「有一個共和黨校長的老爹真是好。」

佩爾高捶了對方肩膀一拳,

「別提這事兒!」

他出生於貝爾蒙特,是一位校長的兒子,

但他並未靠父親庇蔭,而是倚仗學業為自己贏得了獎學金,一路升學,並打算追隨父親的腳步,從事教育事業。

裙帶關係這個話題算是他的逆鱗。

開玩笑的同學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趕緊岔開話題:「我記得,陸教授的《鄉村教師》用的是法語啊……」

佩爾高聳肩,

「人家英語寫作更多。而且,據說這部作品是為了致敬第一屆諾貝爾獎。」

眾人恍然。

那就怪不得了,

英語畢竟是世界上普及範圍最廣的語言,更適合這種寫作目的。

幾個學生沒轍了,

就算真的「我是法國人,怎可學英語?」,也只能硬著頭皮啃。

他們沉下心來閱讀,

沒想到,這部《朝聞道》異常精彩,竟然讓所有人都看了進去,

尤其是小說的核心思想——

科學家們為了求知前赴後繼慷慨赴死,讓人深受震撼。

也不知過了多久,

「呼~」

有人率先鬆了一口氣。

就好像,他是憋著那口氣,一門心思讀到的最後。

其餘人也從沉溺中蘇醒,

「真精彩啊……」

他們無不感慨,心中升起一種淡淡的、悵然若失的情感,

這是只有讀完一本好書才會有的深刻體會。

有人低聲問:「現在幾點了?」

佩爾高看了眼表,

「五點半。」

幾個同學聽了,不由得露出苦笑,

本來到圖書館是為了學習,現在倒好,讀了一下午的科幻小說。

有人提議:「吃晚飯去吧~」

余者立即響應,

「好!」

看書的時候過於集中,都餓了。

他們看向佩爾高。

佩爾高搖頭,

「我不急,我想再好好研究研究這部作品。」

同學們也不勸阻,跟他告別,低聲交流着小說內容,走出圖書館的大門。

結果,他們剛出去半分鐘,就又沖回來了,

「路易斯,有信!法蘭西學院來的!」

佩爾高:!!!

倏地站起身,接過信件,手顫巍巍地撕開信封。

其餘人湊上來,

「怎麼樣?怎麼樣?」

佩爾高無聲閱讀,

——

尊敬的先生:

遺憾地通知你,你未能通過儒勒·凡爾納獎的初選。

文學是一種創造性的藝術,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落選並不代表作品沒有價值,而是可能與獎項的主題、風格或標準不太相符。

所以,希望你對自己的創作仍充滿信心,

我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裏,你會創作出更多能夠引起讀者共鳴的作品。

我們在此保證,儒勒·凡爾納獎組委會將繼續關注科幻文學的發展,並為推動其繁榮做出貢獻。

謝謝你的理解和支持。

——

這是一封落選信。

眾人沉默,

「……」

「……」

「……」

一種難言的氣氛在周圍瀰漫開來。

幾人看着佩爾高,臉上是小心翼翼的表情。

「咕……」

不知是誰,甚至咽了口唾沫。

只聽佩爾高喃喃自語:「難道,儒勒·凡爾納獎的科幻小說水平很高?《新法國》連初選都過不了嗎?」

說着,搖搖頭,

「不應該啊……這種新題材,涉足的人應該不多啊……」

他如同陷入魔怔,整個人顯得呆愣愣的。

幾個同學趕緊七嘴八舌地安慰,

「路易斯,科幻小說也就那麼回事,沒評上就沒評上吧。」

「被否掉也是好事。從另一方面來說,路易斯是備戰1902年儒勒·凡爾納獎最早的作家……」

「你特么閉嘴!不會安慰人就別說話了!」

「路易斯,要不咱們多寫寫散文?詩歌也行啊!」

「我也喜歡你寫的詩歌!」

……

嘰嘰喳喳,

惹得佩爾高一臉煩躁。

他說:「法國的詩人還不夠多?」

一句話給幾個同學干沉默了。

佩爾高看向他們,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寫科幻小說這件事本來就挺科幻的?」

有人輕笑,

「哈哈,你這笑話講得……額……」

他注意到了佩爾高的表情,立即一轉口風道:「一點兒也不好笑。」

佩爾高又說:「你們剛才都叫我『大文豪』,現在想來,實在是有些刺耳了。我總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諷刺意味。」

同學們面面相覷,

佩爾高背景硬、學習好,自幼沒受過什麼大挫折,

結果,現在遇到一點兒事,鑽牛角尖了。

有人說:「路易斯,你還是先別想這件事了。走吧,我們一起去吃晚飯。」

他發出邀請,

但佩爾高紋絲不動,仍在苦苦思索,

「以《新法國》的優秀,不至於落了初選,除非是哪個評委……」

驀地,他雙眸亮了亮,

「就是評委!」

聽到這話,同學們都懵了。

三個核心評委,

凡爾納,七十多歲的老同志,還是法國人,不可能搞事;

陸時,創作涉獵廣,沒必要堵旁人的路;

威爾斯,《當睡者醒來時》的作者,《新法國》就是仿照着寫的,也沒道理把佩爾高搞掉。

怎麼看都不像有黑幕。

但佩爾高並不覺得,

他精緻分析道:「應該是威爾斯,他反感我對《當睡者醒來時》的致敬。」

這話很離譜。

有人說:「那照你這麼說,還有可能是陸教授。你比陸教授年輕,他看到你的才華,心生嫉妒,決定將你扼殺在搖籃里。」

這明明是一句陰陽怪氣的反話,

佩爾高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對!很對!非常對!這麼說也有道理!當然,也有可能是凡爾納,他希望一直把持法國文壇。但無論是誰,這個儒勒·凡爾納獎,一定是有內幕的。」

其餘人視線交流,

「……」

他們知道,現在說什麼,佩爾高都聽不進去了。

有人問:「那你準備怎麼做?」

佩爾高緩緩道:「既然有人搞黑幕,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殘忍!」

他走向大門,

「我這就給父親拍電報!」

……

巴黎,

法蘭西學院,

主樓小會議室。

「呵~」

威爾斯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連續幾天的宵衣旰食、通宵達旦,讓他有些精神不濟。

他看向陸時,

「陸教授,我們初選篩掉這麼多作品,是不是有些太嚴苛了?這樣操作,很容易讓人詬病的,說不定還會有人覺得我們搞內幕,最後的得獎者是內定的呢。」

陸時無所謂道:「速戰速決嘛~」

一旁的凡爾納也贊同,

「科幻畢竟是剛興起的小說類別,不是良莠不齊,而是『良莠莠莠莠莠莠莠不齊』,篩掉大量作品也是應該。我們的評價是客觀的。」

對此,威爾斯也不能否認。

他又說:「那我們的落選信寫得也太敷衍了吧?」

確實敷衍,

因為落選信都是按照模板直接發的,甚至沒提到投稿人的名字所以所有人都是相同的內容。

陸時又一次說:「速戰速決嘛~」

威爾斯:「……」

凡爾納:「……」

兩人忽然大笑出聲,

凡爾納吐槽:「陸啊,你還真是永不加班。除了『速戰速決』,你沒別的詞了是吧?」

陸時攤手,

「兵貴神速。」

「噗!」×2

另外兩人直接笑噴。

凡爾納說道:「行了行了,知道你忙,急着回倫敦。既如此,咱們繼續推進工作進度吧。最後這三部小說,你們最看好哪一本?」

陸時說:「你問的問題,自己先表態吧。」

凡爾納也不含糊,說道:「那我就直說了。這裏面,我最喜歡的是《典獄長》。」

陸時露出笑容,

他早知道凡爾納會那麼說。

讀過普魯斯特的文字,絕大多數作家都會被其優秀而迷幻的寫作方式所折服。

但出乎意料的事,凡爾納給出的理由不是文筆上的。

他說:「陸,在你的《鄉村教師》中,你覺得是什麼促使老師要給學生們強行灌輸知識,哪怕學生們不理解,也要讓他們對經典力學三定律死記硬背?」

陸時沉吟,

「主要還是出於教書育人的想法吧。」

凡爾納嘴角勾起,

「『主要』?換句話說,你在創作的時候還隱含了『次要』,對吧?」

陸時點點頭,

「次要原因是某種對『知識改變命運』的執念。當然,教書育人是正向的,而執念是負向的。」

威爾斯和凡爾納點頭,

人是複雜的動物,

哪怕是老師,動機也不總是正能量的。

陸時說:「那我大概知道凡爾納先生為什麼推崇《典獄長》了。」

凡爾納鼓勵道:「你繼續。」

陸時摸了摸下巴,

「那我一邊想一邊說了。在小說中,典獄長無疑是變態的存在,強迫犯人學習是為了滿足他自己施虐的黑暗慾望。但同時,這裏面又有一絲絲正面的東西。」

威爾斯也明白過來了,

「原來如此!典獄長的職責是引導犯人洗心革面,對吧?要不然,也不用設置勞動改造了。所以,他的目的跟職責有關,他自己可能都沒意識到。」

凡爾納說:「對,這就是我看好《典獄長》的原因。施虐的理由要多少有多少,偏偏選了……」

話還沒說完,外面忽然傳來敲門聲,

「凡爾納先生!」

聽着像是辦事員。

凡爾納走過去開門,

「有急事?」

辦事員火急火燎地將一個條子遞過來,隨後附在凡爾納耳邊竊竊私語一陣。

凡爾納的眉頭越來越皺,

最後,竟然成了一個「川」字。

過了片刻,

「我知道了。你先……你在外面待命。」

他揮手,讓辦事員出去等,隨後「砰!」地一聲關上門,走回會議桌旁,說道:「威爾斯先生的預言應驗了,確實有人不服。」

說着,將那張紙條遞了過來,

——

儒勒·凡爾納獎投稿人路易斯·佩爾高對初選結果不服。

明天的《費加羅報》第七版,只會有一句話:「關於儒勒·凡爾納獎,我並不知道是哪位評審刷掉了我的作品,但無論是誰,都註定後悔。」

之後,他會將自己的參賽作品《新法國》見報。

——

紙條的落款——

加斯頓·卡梅特,

陸時有些印象,此人應該是《費加羅報》的編輯,在一戰期間,因為公正的報道而遭到暗殺。

至於路易斯·佩爾高,

「嘶……」

陸時托著腮回憶,覺得這名字有幾分熟悉。

旁邊的威爾斯卻會錯了意,以為陸時的冥思苦想是感到煩惱,遂笑道:「陸教授,我早就說了,可能出問題~」

陸時還在回憶,

「佩爾高……佩爾高……唔……」

他想起來了!

這位竟然是1910年龔古爾文學獎得主。

一戰期間,佩爾高毅然上了戰場,負傷后被德軍俘虜,轉移到了一家野戰醫院,

然後,離譜的事就來了,

法國使用炮火覆蓋,炸死了這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

自己人炸自己人,算是典中典了。

陸時嘆氣,

「難怪他會出來反對。」

威爾斯附和:「是嘛是嘛~我之前就說了的。」

陸時被噎了一下,

他說「難怪」,是因為知道佩爾高的生平,

作為一個富家子弟,且是收入可觀的作家,佩爾高正直、勇敢,完全不逃避兵役,是個不怕事的主,

更何況1901年,還是大學生的時候,更是鐵頭娃。

對這種為國捐軀的人,陸時很佩服,

但愣頭青終究是愣頭青,需要處理,

「該怎麼消除影響呢?」

幾人沉思。

片刻后,威爾斯說道:「公道自在人心。我們只需把獲獎作品也發到《費加羅報》,大家必然能看出孰優孰劣。」

凡爾納搖搖頭,

「恐怕不行。」

威爾斯嘆了口氣,說道:「儒勒,人家都已經騎到咱們頭上作威作福了,咱們還不正面應戰嗎?」

凡爾納說:「正面應戰當然是必要的。可是……」

他視線一掃,

「假設,你聽好了,是假設。假設《典獄長》獲獎,登上《費加羅報》,就一定能穩壓《新法國》一頭嗎?」

威爾斯被問住了。

良久,他才說:「應該能行吧。」

凡爾納苦笑,

「這裏可是巴黎。」

威爾斯撓頭道:「巴黎?巴黎怎麼了?」

凡爾納說:「巴黎的市民們最喜歡的,就是挑戰權威的戲碼。這導致在《新法國》有加成,而《典獄長》有削弱,此消彼長,結果難料。而且,你也不能指望普通人跟我們的口味相同……」

「呼~」

凡爾納呼出一口氣,

「我明說了吧。《新法國》這本書里有民族主義的元素,也是普通人最喜歡的。」

威爾斯沉默,

他已經無法反駁。

凡爾納道:「我們要正面應戰的思路沒問題,但是,拿出手的作品一定要有壓倒性的優勢。」

威爾斯攤手,

「壓倒性的優勢?談何容易?總不能我們這些評委下場……」

「……」

「……」

「……」

突如其來的安靜降臨。

驀地,凡爾納和威爾斯看向陸時,

「評委下場,好像也不是不行。」×2

他們異口同聲。

陸時:???

「你們這就把我賣了?」

凡爾納「嘿嘿」一笑,說道:「我倒是想被賣呢~只可惜,我寫作向來慢得很,來不及。」

陸時吐槽:「你還慢啊?」

凡爾納大笑,

「那得看跟誰比。跟你比,我就是一隻烏龜。」

說完,他湊過去拍拍陸時的肩,

「評委,快下場吧?」

陸時無語,

「這……這不合適啊。我寫出來,如果真的有巨大優勢,那人家又會奇怪,與我的作品比,《典獄長》和《新法國》同樣是小兒科,憑什麼一個晉級、一個被刷掉?」

凡爾納說道:「這簡單。你寫《新法國》同題材的作品唄~珠玉在前,自然就有了高標準、嚴要求的理由咯~」

老哥連這方面都想好了。

陸時無奈,

「好吧。」

沒想到,自己第二次來法國還是命題作文。

而且,這次的命題範圍更小,

上次是科幻,

這次則是科幻分支——

反烏托邦。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英倫文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英倫文豪
上一章下一章

232.第231章 評委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