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198章 土地神,獅子猿!

201.第198章 土地神,獅子猿!

第198章土地神,獅子猿!

黎明時分,地下監牢最深處。

寬闊的地下洞窟中,一個身材高大、狀似人形的怪物,正揮動着一把儀仗矛,發出恐怖的嚎叫聲。

那就是遊戲中的怨靈類精英敵人,七面武士。

因為是冤魂聚集而生,七面武士身上披掛着殘缺而扭曲的盔甲,軀幹彷彿由兩具身體縫合而成,而肩膀上更是頂着一張張扭曲的臉和頭盔,遠看像是生有兩顆頭顱。

七面武士揮舞着手中的異形儀仗長矛,周身升騰起扭曲的紫色火焰,同時還不斷有一顆顆帶着骷髏人面的紫色鬼火球從地下浮現,晃晃悠悠地飄蕩在空中。

而正與它戰鬥的,就是狼。

狼此時身上隱約繚繞着青紫色的光芒,手中楔丸更是被同樣色澤的火焰覆蓋!

乍看之下,那顏色與七面武士的鬼火有些相似,但其中蘊含的那股神靈之力,卻使得任何人都不會錯認。

那是來自於名為「神之飛雪」的道具所提供的,能夠是攻擊對怨靈造成傷害的庇護之力。

也是藉著神之飛雪的庇護附魔之力,狼才得以與怨靈七面武士正面對抗。

七面武士發出哀嚎一般的吼叫,身周紫色鬼火升騰,手中異形長矛向前一指!

一顆顆鬼火凝結的骷髏頭從它的長矛前端飛出,快速向著狼撲去!

不過狼反應極快,立刻側向奔跑起來,將那些鬼火團全部躲過,並同時逐步接近著七面武士。

狼衝到七面武士身前不遠處,紫火纏繞的楔丸凌空劃下,斬破了最後一顆鬼火球。接着,狼側身,楔丸平舉,微微蓄力,並迅速向前突刺而出!

魁忍突刺!

但七面武士反應也很快,它見狼衝來,猛地一個后跳,仿若沒有重力一般,躍上半空!

然而就在此時,一顆同樣纏繞着火焰的子彈破空而來,精準地射穿了七面武士那顆歪在一側的頭顱!

原本浮在半空的七面武士,頓時就如同被撕碎的破口袋,向地下墜去。

而李游提着反器材狙擊步槍,再次開始了移動,躲避着地上浮現的鬼火團,並大喊道:

「就是現在,狼!」

其實不用他提醒,狼自然也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他快步飛身而上,來到七面武士身旁,纏繞着紫火的楔丸一刀刺下!

「噗嗤——」

楔丸穿透了七面武士的身體,刺入地面。在神靈之火的燒灼下,七面武士只來得及發出最後一聲長長的哀嚎,整個異形的軀體就消散在火焰之中。

剛好這時,狼刀上的火焰也隨之熄滅。

另一邊,李游從高處的斷崖上跳了下來,來到狼身邊,撿起了地上掉落的一把白色小刀。

狼看向他:「這就是…您要找的東西嗎?」

李游點頭:「就是它了。」

那把小刀從刀刃到刀柄,都是白色,刀身上銘刻着「奉魂」二字。

這就是遊戲中,名為「紙人漂流」的道具,作用是可以將狼一半的生命值轉化為五張紙人。

至於紙人,就是遊戲里,狼要發動忍義手忍具的效果時,會消耗的道具。

要問李游為什麼要取這把刀,那是因為,今早狼再一次從廢棄佛寺回來的時候,帶給他一個新的消息。

狼告訴他,廢棄佛寺旁,那個很古怪的武士跟他搭話了,並詢問他背後的大太刀為何物。

狼本來不欲回答,但那個武士隨即說:

「失禮了,足下。在下被人稱作不死的半兵衛,是暫藉此地棲身之流浪武士。」

「那把大太刀,看起來…很像在下所尋求的東西,故而有此一問。不過你我素不相識,不願回答也是常理。這樣吧,我用其他情報與您交換,如何?

「…我就當足下是默認了。那麼,請恕在下冒昧,我之前無意聽聞,你和那位外來的大人,想要拯救只猩大人,對嗎?」

狼的神色終於有了變化。

而後,在不死半兵衛的說明下,狼得知了一個雖然不能根治,但能夠暫時緩解佛雕師狀況的辦法。

那就是通過特殊方式,讓其他身負罪業之人,幫忙吸納怨恨之火,以減輕佛雕師傅的壓力。

但是具體做法,半兵衛也不清楚,只知道傳聞中有一把特殊的小刀,能夠發揮作用。

於是狼將此事告訴了李游。

而李游自然立刻就意識到了半兵衛所說的小刀是什麼東西。

其實,李游在思考如何才能夠拯救佛雕師傅的時候,也注意到了紙人這個東西的存在。

根據遊戲設定,紙人乃是由人的心中遺憾而生的幻影,只有罪孽深重之人才會被其附身,而被附身者也要背負其罪業而活。

而原本遊戲里,確定能夠看見紙人的,就只有狼和佛雕師。

於是李游就想,如果說被紙人所依附,就意味着身負罪業,那麼只要是能夠看見紙人、吸引紙人的,是不是就也有成為鬼,乃至修羅的特質呢?

而正好,狼又給他帶來了這個消息,於是李游不再猶豫,去城內庫房取來了一小筐神之飛雪紙片,帶着狼就跑到地牢來了。

他的本意其實還是讓狼頂上去打,自己摸摸魚啥的。其他敵人也就算了,真要讓李游去跟怨靈們面對面,他還是有點虛的。

李游已經用夜魔們實驗過了,這個世界的怨靈們的「恐怖」攻擊,其實就是一種針對精神與心靈的傷害,在沒有有效的防禦手段的情況下,一旦怖氣累積到一定程度,人就會心神崩潰,當場暴斃,就連夜魔也無法抵擋。

好在有夜魔巢穴在,把屍體扔回去之後,很快就能得到一隻新的夜魔,倒是沒損失什麼。

所以李游也不想跟怨靈們貼身近戰,畢竟要是一不小心被嚇死,可就完犢子了。

但沒想到的是,他在試驗時發現,神之飛雪的附魔竟然對他的槍械也有用!

不過不是所有槍械都有用,李游嘗試之後,發現只有系統出品的無限屬性槍械,能夠吃到神之飛雪的附魔加成。

這個奇怪的設定就讓李游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件大好事。這意味着他不用近身,就能夠對七面武士和無首造成有效的傷害了。

於是,他跟狼配合,很快解決了廢棄地牢最深處的這隻七面武士,得到了奉魂短刀。

然後,李游拿着短刀,向狼問出了自己的猜想。狼是否能看見紙人,以及能讓紙人依附者,是不是有化身為鬼的潛質?

狼在思索之後,回答:「的確…有此可能。但除了在下與佛雕師傅,不曾聽聞其他人有看過紙人。」

對於這個問題,李游早有準備。他打了個響指,山洞通往地下監牢的洞口處,艾吉就帶着夜魔們,以及梟走了出來。

梟的手中,還提着一個一身白袍的男人。

是好久不見的道順。

狼一眼看見了梟,愣了愣,問:「李游大人,您難道是想…」

李游點了點頭:「該怎麼處理梟,我一直有點頭疼,他畢竟是你的義父,一心老爺子的戰友,太過分了也不好。」

「但是如果,他能夠代替佛雕師承擔罪業,不也是一件好事嗎?」

狼盯着面無表情的梟看了看,然後才說:「…如果您已經決定了的話。」

李游知道他也心存不忍,而且別說他了,就連一心都專門跟他提起過,希望他能把梟一刀砍了,讓梟解脫。

李游本來是這麼打算來着,但是現在嘛,梟暫時是死不成了。

同樣被帶來的還有道順。道順雙腿皆斷,之前還被李游嚇得夠嗆,所以最近都躺在醫館里,渾渾噩噩。

李游也不跟別人申請,直接把他給提過來了。

在李游看來,他也是可以嘗試來代替佛雕師承擔罪業的人選之一。

畢竟這個精神分裂的瘋子,不知道打着「為了葦名」的名義,把多少無辜之人送上了實驗台,他背負的罪業絕對不比狼輕了。

好歹狼所殺的都是士兵武將,他們大都做好了一死的準備,而道順這傢伙是連平民、老人、女子都不放過。

別的不說,就是廢棄佛寺的不死半兵衛,也跟他有仇怨。山下高峰家的領地村落中,曾經收留了半兵衛的一對年輕姐弟,就因道順的實驗而死。

所以在李游看來正好,梟和道順,一個反派,一個瘋子,豈不是吸納紙人的上好素材?

艾吉帶着感染者大軍來到李游身前,此刻第二批的夜魔已經孵化,加上兩隻孤影眾統領所化感知夜魔,一共就有了二十二隻夜魔的大軍。

這個數量,足以讓它們在對抗內府的戰鬥中成為一把利刃。

而且還會更多。

艾吉對李遊說:「那座供奉塔,弦一郎已經派人來修好了,他還送來了大量馬屍,現在夜魔們暫且不愁吃的。」

李游點了點頭:「讓梟把道順綁起來,我要試試他們能不能吸附紙人。」

具體做法也很簡單,用奉魂小刀,在梟和道順身上劃出傷口,將血轉換為紙人,然後看這些紙人是會隨風飄散,還是停留在他們身邊。

不過因為李游是看不見紙人的,所以必須要有狼來擔任監控儀器才行。

李游拿着刀,來到了道順身邊,並對狼說:「記得對其他人保密。」

狼明顯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點頭:「…我明白了。」

……

日出之刻。

李游,狼,艾吉,柚子,四人,穿行在崩落峽谷之中。

讓梟和道順吸附紙人的實驗,勉強算是有了點進展,但還有很多問題需要克服。

所以李游也不死磕,決定先帶着狼,去把製造源之香的材料給收集回來,於是趕往崩落峽谷。

李游和狼都有抓鈎鈎索,活動起來十分方便。而艾吉雖然身為夜魔,不過畢竟不像暗夜獵手那樣靈活,所以她此刻是掛在柚子背上,由柚子帶着她移動。

他們一路穿過了蛇眼一族的領地,鐵炮要塞,並且從鐵炮要塞的白蛇神社裏,取得了倒數第二件忍具的材料——大團扇。

然後,李游指示眾人,小心地繞開了神社背後,白蛇神的飲水泉,來到了崩落峽谷的最深處。

崩落峽谷的最深處,名為菩薩谷。

這是一條狹長的山谷,兩側山岩聳立,底部是大片的毒沼。而在山谷中,一座座沿着山壁而開鑿雕刻的巨大菩薩像,或站或坐,排列其間。

那副景象,所見者無不驚嘆。

比如艾吉就被鎮住了,喃喃道:「這麼多佛像…真的是這個時代的人能修得出來的嗎?」

其實這個問題李游也好奇…不過他還算能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只是看向這菩薩谷的深處。

菩薩谷就是葦名的源之水流淌而出之處,也是最接近仙鄉源之宮的地方之一。

曾經的佛雕師猩猩,跟他的同伴忍者川蟬,就是在此處修行。

另外,葦名賴以與各國交易往來的重要資源,鐵礦,也是從崩落峽谷的底部開採出來的。

不過時至今日,崩落峽谷的鐵礦資源逐漸枯竭,葦名這些年又人丁凋敝,所以採礦業也逐漸廢棄了。

如今的菩薩谷,已經再度被猿猴一族佔據。

這群猴子跟隨土地神獅子猿,乃是祂的眷屬,並且擁有一定的智慧。

它們會穿戴人類的頭盔,使用人類的火槍,猿猴中的長者白猿,甚至還會使用雙刀,施展驚人的劍術。學藝不精者,甚至在劍術比拼中,也會被它壓在下風。

所以,這種雙刀白猿,也被玩家們敬畏地稱之為菩薩谷劍聖,或者…雙刀金萊。

李游暫時沒有去找這群猴子麻煩的意思,他來此唯一的目標就是獅子猿。

要前往源之宮,必須要取得獅子猿飲水處山洞內的芳馨水蓮,作為焚香的原材料。同時,最後一個忍具,指哨,也就在獅子猿的肚子裏。

而且正好,狼已經有不死斬了,這裏直接把獅子猿一次送走就行。

二次猿滾出崩落峽谷!

來到一座佛像的手臂上,李游拿出反器材狙擊步槍,找了個清楚的角度,一槍接着一槍,直接把菩薩谷內的猿猴們一一送走。

這群會用火槍的猴子還是很煩人的,早點搞定也好。

因為裝有系統出品的魔法消音器,這群猴子直到被全部清空,都沒意識到敵人是從哪兒來的。它們就只能看着自己的同伴,莫名其妙地身上爆出血洞,無力倒下。

然後,李游四人順利來到了獅猿的飲水之處。

這是一片淺水覆蓋的山間谷地,在遠處山谷盡頭粗壯無比的樹根之間,能看見一條白練從天而降,卻不知其來處。

其實這條瀑布,就是自仙鄉的源之宮流淌而出,垂落至此,成為了葦名的源之水。

而在其垂落之處,正是獅子猿的所在。

獅子猿是菩薩谷的土地神,故而又可稱之為猿神(劃掉。

獅猿通常是一雄一雌成對生活,但如今的土地神獅猿,已遭蟲附體而不得死去,伴侶卻早已離開。

所以,土地神獅子猿,可能也一直在尋求解脫。

站在山崖上,李游一眼就看見,那體型龐大、一身白色長毛的獅猿,正在盡頭的瀑布處飲水。

李游不禁搖了搖頭。

在遊戲中,如果去到源之宮的水下最底部,就能看到在巨大的骸骨上,攀附着的發光蟲卵。

那些被櫻龍神力污染而扭曲的蟲卵,即是蟲附體的源頭。它們隨着源之宮的水流來到下游,被獅子猿飲下,故此寄生在了祂的體內,將之化作了不死身。

在長年累月的折磨下,如今的獅猿,從身體到靈魂,恐怕都已癲狂。

把祂送走,也是讓祂解脫。

也不用擔心土地神死去,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葦名的土地神跟華夏的土地神不同,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上一任土地神若是死去,族群內很快會誕生出新的土地神。

白蛇神就是例子,菩薩谷最底層的白蛇神洞穴中,隱藏的神社裏就供奉著一顆乾枯的白蛇神心臟,那是上一任蛇神之心。

同樣,鐵炮要塞的白蛇神社裏,則供奉有白蛇還在普通體型時褪下的皮——而且這個時候的白蛇,還只是普通的、只有一顆頭顱的蛇。

總而言之,土地神也是動物,土地神即為一族霸主。

祂們的共同特徵是發白的色澤,和巨大的體型。

當然也有例外,霧鴉神的體型,就和正常的貓頭鷹差不多。不過除祂之外,其他的土地神,如白蛇神,錦鯉神,獅子猿,都有着遠超同類的龐大身軀。

真要說起來的話,獅子猿都算小的了,祂站直了也不過四米出頭…而已。

李游半蹲下來,架好了狙擊步槍,對身旁的三人說:「那麼,就按照我們之前說的來。」

「狼,一定要記住,打倒獅子猿之後,把祂體內的不死蟲扯出來,用不死斬送走。不然就算伱將祂斬首,獅子猿也還是會復活的。」

狼鄭重地點了點頭,並握了握背後不死斬的刀柄。

另一邊,柚子手裏提着梟的大太刀,正興奮地揮舞著。

因為如今的梟已經用不上這玩意兒了,所以理所當然,剛剛失去了自己的武器大鎚羽毛的柚子,就把它拿走了。

不過嘛,考慮到柚子因為體質原因,無法修鍊勁氣,李游估計,那把刀可能撐不了多久,就得被柚子給玩斷。

至於艾吉,她正拿着李游給的鎮暴者霰彈槍,背後還背着槍械手提箱。

她的任務是,用霰彈槍分散獅子猿的注意力,以及阻止獅子猿使用毒氣攻擊。

嗯,總之就是拿槍對着獅子猿轟就行了,避開同伴就行。

為了以防萬一,李游從背包里取出了生化四獲得的漢克卡拉同款防毒面具,扔給了艾吉。這玩意兒能提供輔助瞄準,可以避免艾吉一不小心把狼給送走。

見眾人都做好了準備,李游於是抬起狙擊步槍,遙遙一槍打在了獅子猿的後背上!

「吼——!!」

獅子猿驟然遭到重擊,身子一個趔趄,但隨即就轉過身,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

透過瞄準鏡,李游也看到了獅子猿的全貌。

除了滿身長長的白毛,和雙手利刃一般的長指甲外,祂左邊臉上還有一大塊血色疤痕,脖子上甚至斜插著一把巨大無比的大太刀!

而祂的後背不自然地凸起,看起來跟生化世界的寄生體巨人其實有些神似。

李游剛剛那一槍,正打在了祂隆起的後背上,在飛濺的血肉之中,李游甚至都看到了不死蜈蚣的甲殼!

但可惜,他的反器材狙擊步槍威力再大,只要不能把獅子猿轟殺至渣,那就無法阻止蜈蚣的再生。

獅子猿背後的傷迅速恢復,而祂腦袋一轉,已經發現了李游等人,立刻又沖着這邊發出怒吼!

不過狼、柚子和艾吉早就已經動了。狼鈎索一拉,直接向獅子猿飛去。

還在半空中,他就已經握緊了楔丸,打算給獅猿來上一記落殺。

不過獅子猿雖然瘋狂,卻並不是沒腦子,相反,蟲附體帶來的漫長壽命,讓祂對人類的各種戰鬥方式都瞭然於心。

獅子猿迎著狼的下落之勢,猛地伸出了手。祂竟然想直接把狼抓到手裏!

但在這種危急時候,不管是架著狙擊步槍的李游,還是艾吉和柚子,都沒有出手相幫的意思,眼看狼就要落入獅猿手中。

然而就在獅子猿即將把狼抓在手心前的瞬間,狼的身影驟然化作一團黑霧,從獅子猿的手中穿過的同時,向前瞬移了一段距離,而後狼的身影再度浮現,這次一刀順利刺入了獅子猿的后脖頸處!

甚至於,狼藉助楔丸將自己固定在了獅子猿背上,然後伸出手,想要去夠獅猿脖子上那把斜著的大太刀!

獅子猿發出痛吼,伸手就要把狼給揪下來,但這時李游他們卻動手了。

一顆子彈飛來,打在了獅子猿的左手上,打得祂手臂一抽。然後柚子猛地衝到獅猿面前,握著梟的大太刀,一把將獅猿的右手釘在了地上。

獅猿不由得發出痛吼,瘋狂地掙扎著,想要將右手拔出,但狼已經夠到了獅猿脖子上大太刀的刀柄!

關鍵時刻,獅猿凸起的後背忽然一陣涌動,隨後一條粗大無比的蜈蚣破開皮膚,鑽了出來,一口咬向獅猿脖子上的狼!

早有準備的艾吉開火了,霰彈槍的子彈打在蜈蚣背部的甲殼上,竟爆出點點火星。

而李游也再度扣下了扳機!

「噗——!」

巨大蜈蚣的軀幹被從中打斷,砸在地上,而狼在躲開獅子猿忍痛抓來的左手后,雙手握住大太刀的刀柄,整個身體一起發力,將那大太刀拉得一個旋轉!

本就斜插在獅猿脖子上的大太刀轉動之後,乾脆利落地就將獅子猿的頭顱切下!

然後,那大太刀在空中旋轉了半圈,插進地里,而失去了腦袋的獅子猿,動作驟然一頓,沉重地砸在了地上,濺起大片水花。

只有祂背上還剩半截的不死蜈蚣,仍舊不甘地蠕動着,似乎還想操控著獅子猿的身體爬起來。

在遊戲里,第一次擊敗獅子猿,不管有沒有不死斬,都是沒法徹底處決的,必須要打第二次。

但是在這個世界,李游可不慣着祂。

李游大喊道:「動手,狼!」

狼也是毫不猶豫,拔出了背後的不死斬!

他用忍義手抓住還縮在獅猿體內的半截蜈蚣,一把將它全部扯了出來,扔到了地上的上半截蜈蚣軀體旁。

然後,狼雙手握住不死斬,不死斬的刀身上升騰起黑紅色的瘴氣,連帶着刀刃一同斬下!

「唰——!」

然而,就在此時,狼的動作卻驟然停下!

不死斬本來都幾乎落到了不死之蟲身上,卻在最後一寸時頓住了。

李游:「嗯!?」

而那巨大蜈蚣雖然沒腦子,卻也從沒放棄過求生,此刻更是立刻蠕動身軀,將上下半身拼接回去的同時,一溜煙竄回了獅子猿的體內!

就在不遠處的艾吉和柚子見狀想要阻止,但艾吉的霰彈槍打在蜈蚣的甲殼上,效果非常有限,而柚子伸出觸手阻攔,卻還是慢了一步,那蜈蚣已經鑽回了獅猿體內。

然後,獅子猿的身軀又重新動了起來,從地上爬起。

祂一手拔出了大太刀,一手撿起了自己的腦袋,然後竟把頭拼回脖頸上,併發出一聲高亢的咆哮!

「吼——!!」

柚子還想追擊,但李游立刻大喊:「別追,所有人讓開!」

柚子也是一愣,然後才飛快退開,躲過了獅子猿脖頸出噴灑而出的血雨。

在遊戲中,要是被這血雨淋到,可是會受到「恐怖」效果影響的。

而無頭獅猿似乎並不想繼續打下去,一聲血雨咆哮后,立刻快速跳躍着,就打算逃走。

李游本打算阻止,但遠處的狼卻喊道:「等等,李游大人!先別動手!」

李遊動作一頓,轉頭看了他一眼,而獅子猿則趁機從李游身旁不遠處翻過,跳進菩薩谷底部逃走了。

李游這才收起了靈魂吊墜。

隨後,他們一行人重新匯合。

李游問狼:「為什麼不解決祂?」

狼看了看自己的忍義手,回答:

「我剛才,打算殺死那蜈蚣的時候,感應到了一些東西。」

李游:「嗯?」

狼說:「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到,獅子猿的身軀,對依附在我身旁的那些紙人,產生了吸力。」

「不,不是紙人,而是隱藏在這忍義手之中的,更深處的東西。就像是,我從佛雕師傅他身上感受到的那些…」

李游瞪大了雙眼:「…怨恨之火?」

「你的意思是說…!?」

狼看着他,說:「可能只是我的妄想。但是,也許,也許土地神…能夠成為承載怨恨之火的容器,也說不定呢?」

李游雙眼一亮:「不,你說得很有道理!」

「走,我們回葦名城,去找人問問!」

感謝書友「宵闇の露米婭」、「龍天刑月」、「殘酷天使之名」的月票(作者吃飽了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遊戲世界生存從生化二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遊戲世界生存從生化二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201.第198章 土地神,獅子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