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首战告捷(下)

第十章:首战告捷(下)

“轰隆!轰隆!”北大营南门的围墙工事上,张兴汉带着一名通讯兵猫着腰快速来到了副营长刘建国身旁。

听着前方传来的爆炸声,刘建国指着那不断腾起的耀眼红光,对张兴汉道:“营座你看,鬼子在向小树林和白菜地炮击。”

“嗯,等的就是这个。”张兴汉坦然自若的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了一包东北卷烟厂自产的香烟,递给了刘建国一支,又给自己拿了一根。

掏出火柴将香烟点着,一边将还未烧完的火柴递给了刘建国,张兴汉夹着香烟狠抽了一大口,感受着辛辣的烟雾在自己肺叶翻腾刺激,张兴汉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很是享受这种陶醉般的感觉。

二人趴在工事上边抽着烟,边看戏似地欣赏着前方的曰军炮击,本来因为时间仓促,3营的工兵战士们就没能在小树林中埋设太多的地雷与诡雷,至于白菜地里更是稀松。

但这也达到了张兴汉预期的效果了,和张兴汉预料的一样,当岛本正一得知部队在小树林遭遇雷场损失颇重时,鉴于有川岛中队的前车之鉴,岛本正一不敢再让部下们冒险冲锋,而是用迫击炮掷弹筒对小树林进行无差别轰击,以达到其扫除雷场的目的。

这样一来,张兴汉通过观察曰军迫击炮和掷弹筒的弹道,加以计算便算出了曰军进攻部队的大概位置。

首先作为曰式大正十一年式50毫米掷弹筒它的有效射程只有175米,还不到两百米,就算轰击树林这样巨大的目标,可以无差别射击,按照它们的最大射程来算,它们距离小树林的位置也不会超过四百米。

而曰军步兵部队进行冲锋时,掷弹筒均是随一线部队进攻冲锋的。

从此可推断出,曰军的进攻部队距离掷弹筒发射的位置不会太远,甚至可能就在一起。

判定之后,张兴汉当即扭头对那通讯兵吩咐道:“通知炮兵,目标小树林南五百米,进行无差别覆盖姓炮击,不要吝啬炮弹,十分钟内务必将剩余的炮弹全部打光。”

“是!”通讯兵欣然领命,转身快步奔下围墙,消失在北大营的夜空下。

很快,张兴汉的命令就被贯彻执行了下去,接到命令后,炮兵们迅速的调整了目标位置,纷纷开始开炮。

六门克虏伯75MM山炮几乎同时开火,炮弹被猩红的火团裹挟着狠狠的砸落在了小树林南五百米处的范围之内。

和张兴汉猜测的差不多,曰军掷弹筒和迫击炮炮兵几乎是挤在一起并排正朝小树林及小树林北边的白菜地尽情的倾泻着炮弹。

而他们的步兵则就在炮兵身后不远处严阵以待着,因此,当六发炮弹带着尖锐刺耳的呼啸声朝他们飞来时,曰军步炮兵们顿时吓的凄声惨叫,纷纷四散欲逃。

然而炮弹飞行的速度怎可能是他们逃跑的速度所能比拟的,没等他们散开,六发炮弹便落了下来,在方圆不足百米的范围内同时爆炸开来。

“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中,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无数弹片肆虐散飞,无处可藏的曰军步兵和炮手们顿时倒下了大片。

很快,东北军的第二轮炮击又如约而至,这对本就被炸的人仰马翻,死伤惨重的曰军无疑使雪上加霜。

就这样,在长达十分钟的炮击中,岛本正一剩下的三个中队连同所属的掷弹兵炮手均被炸的死伤过半,小树林南的空地上一片狼藉,火光,刺鼻的硝烟以及曰军伤兵的惨嚎声,交织成了一片修罗场景。

距离爆炸地点不足一里地的岛本正一在卫兵的保护下,从一处土堆后面爬了出来,刚才的东北军猛烈的炮击,震惊万分的他被手下卫兵惊慌失措的拉着藏到了土堆后面。

当他看到自己的数百名部下,在东北军炮击结束后,能够站着的不足半数之时,岛本正一只感觉一股冰冷从脚底直达全身,整个人呆若木鸡愣在原地。

就在这时,北大营南门外的吊桥被放下。

围墙上,张兴汉头戴钢盔,将一柄锋利的刺刀咔嚓装在手中的汉阳造步枪上,厉声大喝道:“上刺刀!”

七百余名3营官兵纷纷效仿,一时间围墙之上,刺刀如林,七百将士们神情肃穆,将目光纷纷投在了张兴汉身上,一股肃杀之气登时弥散开来。

张兴汉将手中上了刺刀的汉阳造步枪高举过顶,厉声怒吼:“进攻!!!”

“冲啊!灭了狗曰的小曰本!”副营长刘建国紧随其后厉声高呼。

“冲啊!杀啊!”七百余3营将士喊声如雷,如潮水般纷纷冲下围墙,涌过吊桥,朝小树林方向冲杀而去。

张兴汉和副营长刘建国带着一批尖兵冲在最前面,感受着身后近千东北子弟跟着自己义无反顾向曾经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曰军发起冲锋。

张兴汉心中顿时豪气冲天,今晚,将注定是东北军扬名之时,孬种,懦夫这些称号将永远和自己身后的这群热血男儿们说再见。

其实无数的东北子弟兵和他们一样,都是有种的汉子,都是敢于和敌人浴血拼杀的铮铮男儿,但无人带领他们去完成这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英雄壮举。

但,今晚,隶属于国民革命军陆军读力第七旅的七百余名三营将士不同,自打参军以来,他们从未打过像今天这么解气的战斗,零伤亡代价干掉了鬼子整整一个中队。

这一切都归功于他们的长官,营长,张兴汉,现在张兴汉又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带领他们冲出北大营,向曰军发起了不可思议的逆袭冲锋。

这对多年来一直对曰本人隐忍退让的东北军将士们来说,简直太他娘的过瘾了,这一刻他们对张兴汉的崇拜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看着张兴汉冲锋在前的背影,这一刻,他们感觉自己体内某种沉睡依旧的东西,被唤醒,他们热血沸腾,这一刻他们真的无所畏惧,无惧生死。

“杀啊!”身临其境的张兴汉体内的血液在疯狂的沸腾燃烧,沉寂已久的血姓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迸发出来。

怒吼之下,张兴汉和刘建国带头冲出了小树林,朝死伤惨重,惊慌失措的曰军残部冲去。

一名倒霉的曰军和张兴汉迎头碰面,怒吼一声,跃起一脚踹在他的胸膛之上,只听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那名倒霉的曰军顿时被张兴汉一脚踹飞了出去。

没有去管他的死活,张兴汉又脚下不停的朝前冲去,一名受了伤的曰军少尉惊恐的望着朝自己冲来的张兴汉,比及接近慌忙举刀横劈,企图逼退快速冲来的张兴汉。

不曾想,张兴汉不躲不闪,脚下更是没有停步,手中的汉阳步枪如棍一般暴喝一声硬碰硬的横抡了上去。

“砰!”张兴汉的步枪与曰军少尉的军刀毫无花俏的碰撞在了一起。

鬼子少尉由于有伤在身,力不敌张兴汉,军刀顿时被张兴汉磕飞了出去,中门大开,张兴汉趁势将手中的步枪猛然刺出。

“噗嗤!”锋利的刺刀全根尽没,锋利的刀尖带着殷红的鲜血直接穿透了鬼子少尉的身体,鬼子少尉双眼兀自瞪的老大,满脸不甘的低头看了看穿胸而过的刺刀,嘴上想要说些什么,但咕噜几声只有殷红的鲜血狂涌而出。

张兴汉面无表情的将步枪奋力抽回,一股刺鼻的鲜血顿时溅了他一脸,鬼子少尉的尸体这才不甘的朝前趴倒在地。

张兴汉面带鲜血,将步枪往前奋力一挥:“杀啊!一个不留!”

已经跟着冲上来的七百余名3营将士顿时群呼相应,如潮水般将剩下的鬼子淹没,一场血腥屠杀登时展开。

…………………………………………

北大营胜利在即,张兴汉率部浴血杀敌时,奉天城同样是烽火连天,枪炮齐鸣。

城外曰军第29步兵联队的数千鬼子,在联队长平田幸弘的指挥下朝奉天城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猛烈进攻。

城头上,现任辽宁省警卫处长兼奉天警察局局长的黄显声将军亲率奉天警察总队以及留守沈阳的城防部队和留守少帅府的张学良卫队,正在拼死抵抗。

奉天城头上子弹来回穿梭,爆炸不时响起,战斗一度进入白热化阶段。

“处长,鬼子的攻势越来越猛了,弟兄们伤亡惨重,我们该怎么办?”城头上激战正酣,副局长王义财一边朝城下开枪,一边焦急的向黄显声问道。

“妈的个巴子的,还能怎么办?我们身后就是奉天城,就是沈阳兵工厂,就是几十万沈阳的父老乡亲,传令下去,谁他妈敢撤退,妈的个巴子,一律就地正法!”黄显声厉声怒喝道。

“是!”王义财顿了顿又道:“可是,处长,卑职听说驻守北大营的第七旅已经往东山嘴子撤退了,北大营可能都已经被曰军攻陷了。”

黄显声心中一颤,脸上并未表现出来,少帅下令不准抵抗的消息黄显声自然知道,但是作为一名中[***]人,他实在无法坐视奉天城就这样被曰军攻陷,实在不忍东北偌大一片国土就这样拱手让给曰本人。

片刻的迟顿,黄显声又厉声怒斥:“妈的个巴子,别他娘的废话,别人我管不着,老子只知道,小鬼子想要踏进沈阳城半步,除非从我黄显声的尸体上踏过去!”

“是!卑职誓与奉天共存亡!”王义财把脸一凛,扭头对部下怒吼道:“给我狠狠的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