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居功至伟

第十七章:居功至伟

就这样,双方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与对峙中。

足足过了有将近二十分钟,城中才传来一阵喧嚣的脚步声,黄显声带着百余名战士急匆匆的奔上了城头。

城头上那名严阵以待的上尉连长,连忙迎接敬礼道:“将军,您可算来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黄显声一边走到垛墙边上往城外看去,一边问道。

“城门外那两百名第七旅官兵说刚才来的那四五百人不是曰军,而是去偷袭曰军的3营的主力,还说刚才曰军阵地方向的大爆炸,就是他们干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卑职还是没放他们进来,就等您前来定夺了。“上尉连长答道。

“嗯。”黄显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的道:“干得好。”

城外,张兴汉发现了城头上忽有人头攒动,知道可能是城内援军到了,当即站起身来,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城上的弟兄们,不知警务处长黄显声将军是否同意放我们入城?”

“哼,妈的个巴子,老子就是黄显声,你是何人?”黄显声听得张兴汉的问话,冷声喝问。

“黄将军,卑职是读力第七旅620团3营营长张兴汉,三个小时前,曰军突然进攻北大营,我奉命率部阻击,经全营弟兄浴血奋战终全歼来犯曰军,又闻奉天告急,兴汉特率3营全体官兵火速赶来,刚才趁机端掉了曰军第29步兵联队的指挥所与炮兵阵地,短时间内曰寇已无力进攻奉天城,但我部弟兄激战半夜,已疲困不堪,为防曰军追击,还请黄将军速开城门,放我们入城。”张兴汉大声回应道。

“啥?你们全歼了进攻北大营的曰军?又端掉了小鬼子的指挥部和炮兵阵地?”黄显声联想到刚才曰军阵地后方的大爆炸,将信将疑蹙眉沉思起来。

良久后,黄显声对着城外道:“张营长,实在抱歉,第七旅营连长众多,我还真不敢认得你,这样吧,你们旅座王以哲将军应该还在城中,我这派人请他前来认证你们的真实身份,你们就先在城外休息等候吧。”

“黄将军?”张兴汉大急,突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当即转身对所有的3营官兵吩咐道:“弟兄们,我们读力第七旅旅哥大家都还会唱吧?现在我起个头,大家跟我一起唱。”

“痛我民族,屡受强邻压迫……”

“痛我民族,屡受强邻压迫,最伤心,割地赔款,主权剥夺大好河山成破碎,神州赤子半漂泊,有谁?能够奋起救祖国,救祖国!

我七旅官士兵夫快起来,快负责,愿合力同心起来工作,总理遗嘱永不忘,长官意志要严摩,乘长风破万里浪,救中国!”

在张兴汉的带领下,包括城门外刘国栋所部,3营全体700余官兵都跟着齐声高唱起来,整齐高昂又不失悲壮的歌声响彻整个北门夜空。

感受着歌声传来的悲壮与忧伤,城头上的守军们无不动容,黄显声更是怔在当场,久久失神。

作为辽宁省警务处长兼奉天警察局局长的他,与王以哲既是同僚,又是好友,所以对于第七旅的旅歌自然不可能不知。

“打开城门,快放他们进来。”当第一波歌声停止,3营官兵继续重复高唱时,黄显声终于回过神来。

“是!”那名上尉连长也是激动异常,欣然领命,亲自奔下城去。

张兴汉率部入城后,黄显声已经带着一队卫兵在城门洞等候。

可能原来的张兴汉见过黄显声,所以张兴汉一眼就认出了他,连忙带刘建国,刘国栋,高初等部下上前啪地立正敬礼道:“黄将军。”

“弟兄们,你们辛苦了。”黄显声赶紧回礼,随即肃手道:“走,赶快进城歇息。”

入城后,张兴汉命令高初和刘国栋带部队寻地休息进食,自己和刘建国则随黄显声一同来到了主战场南门城头。

一行人刚走上城头,留守指挥的王义财便迎了上来,当他看到张兴汉时,不禁惊讶万分:“兴汉,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们认识?”黄显声有些意外。

“处座,他就是我的八拜至交,我们俩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王义财有些兴奋的解释道。

“哦?”黄显声,指着张兴汉道:“张营长率部坚守北大营,全歼来犯之敌后,又率部火速驰援奉天,刚才曰军阵地方向的大爆炸就是他们干的,他们干掉了鬼子的指挥部和炮兵阵地,平田幸弘这个老小子估计也升了天。”

“怪不得!”王义财作恍然大悟状。

“怎么?”黄显声不解的看着他。

“您去北门后,曰军就开始撤退了,为此我还派出了一个侦察班出城侦察虚实,得知曰军确实已经撤出了城外所有阵地,正在朝其原驻地撤去。”王义财道。

“真的?太好了,这样一来奉天城就暂时保住了,我得赶快去向少帅汇报。”黄显声万分兴奋的道。

“义财啊,你和张营长就暂且留在这里,以防曰军卷土重来,我先回司令部。”黄显声道。

“是!”王义财与张兴汉同时立正应道。

黄显声点了点头,带着卫兵下城而去。

…………………………………………

旅顺曰本关东军司令部。

由于关切对东北军展开进攻,武力夺取控制东北的这次行动,所以现任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一直没有入睡,而是在司令部几名作战参谋的陪同下,在作战室里焦急的等待着事态的进展和消息。

令人焦急的等待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徒然响起,一名曰军通讯副官神色慌张脚步踉跄的跑进了作战室。

见通讯副官这般模样,本庄繁心里咯噔一下,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阪本君,怎么回事?”一名作战参谋上前询问。

“司,司令官阁下,不,不好了。”那名叫阪本的曰军通讯副官惊慌失措断断续续的报告道:“第,第29步兵,联,联……”

“八嘎,说清楚,不要紧张!”本庄繁对他的失态大为光火,拍桌而起大声喝斥道。

坂本顿时噤若寒蝉,打了一个冷激灵后,立正挺身道:“报告将军阁下,第29步兵联队急电,就在刚才,第29步兵联队指挥部与炮兵阵地先后遭到东北军的突袭,炮兵全军覆没,所有火炮亦被全部摧毁,包括第29步兵联队指挥官平田幸弘大佐在内的一众高级军官也不幸遇难,如今第29步兵联队的指挥枢纽已被严重破坏,为防城内东北军趁势反击,第29步兵联队所辖各大队均主动撤离了奉天,返回原驻地待命。”

“什么?”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本庄繁还是被深深的震惊了,第29步兵联队竟然失败了?而且连指挥部和炮兵都被一窝端了,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祸不单行,福不双至,没等本庄繁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又一名曰军通讯尉官狂奔而至,神色亦是慌乱不已。

“将军阁下,刚刚得到最新情报,奉命进攻北大营的南满铁路守备队读力第2大队,在进攻北大营的战斗中,自大队长岛本正一之下全军覆没!”通讯尉官急忙汇报道。

“纳尼?”本庄繁彻底傻了,连读力第二守备大队也全军覆没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板垣征四郎与石原莞尔不是坚称此次计划万无一失,张学良早已经下令东北军不准抵抗吗?

那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一连串的疑问一时间接连出现本庄繁脑海中。

“马上将此情报通报给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让他们立即拿出紧急应对方案!快快滴!”本庄繁心中大乱之际,想到了此次事件具体艹纵和策划者石原莞尔与板垣征四郎,如果说此次武力夺取东北事件以失败而告终,那自己这个刚上任不久的关东军司令官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

那作为此次事件实际的始作俑者的石原与板垣更是罪责难逃,所以,他们肯定会尽力挽回局面,直至取得胜利,想到这,本就才智平平的本庄繁立即将难题当做皮球般抛向了他二人。

………………………………………

南满铁路奉天站,大批曰军已经将这里警戒。

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这对好基友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南满站(即沈阳站)。

然而刚下火车,二人还未来得及登上早就准备好的轿车前往前线指挥部,一名随行的通讯官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猛然收脚立正向二人报告道:“参谋长阁下,不好了,司令部刚刚转来前线最新战报。”

“情况如何?”板垣征四郎与石原莞尔对视一眼,心中不安的急问道。

“第29步兵联队与南满铁路第2读力守备大队的进攻均以失败告终,岛本正一的第2守备大队更是全军覆灭于北大营外,第29联队指挥部和炮兵阵地被摧毁,平田指挥官和一众高级军官也不幸玉碎。”通讯官快速禀报道。

“这?这怎么可能?”板垣征四郎满脸的不可置信。

“回禀参谋长阁下,这消息是从旅顺司令部发来的,确认无误。”通讯官回答道。

“八嘎牙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板垣征四郎顿时大怒,一旁的石原莞尔趁势拉住了他低声道:“先去前线指挥部,问明情况之后再做定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