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机场鏖战(三)

第三十五章 机场鏖战(三)

张兴汉看完不禁摇头苦笑起来,沉吟了会,拿起钢笔开始亲笔回信:“呈少帅钧鉴,如今曰寇贼心不死,意图霸占我东三省之固有领土,兴汉不忍坐视国土沦丧,更不忍三千万东北同胞生灵涂炭,家破人亡!为此,特率数千健儿奋起反击。

至于撤离之事,非是兴汉欲不遵少帅号令,实乃不忍弃数十万沈阳市民于水深火热,更不忍轻易放弃少帅和大帅倾注无数心血而建成的沈阳兵工厂,所以撤退之事,兴汉断不敢想,望少帅体谅属下之良苦用心,幸勿怪罪。

如今兴汉率全城军民坚守沈阳,已将关东军大部兵力吸引至沈阳周围,且已挫败敌之数次进攻,曰军锐气已丧。

此时,若少帅能亲提大军挥师北上沈阳,再令黑吉二省省防军骑兵火速南下,兴汉当率沈阳城全部将士与少帅里应外合,如此,定能大败曰寇,光复我辽省之既陷失地,届时,少帅既守得大帅毕生心血所建立之基业,又将成为名扬四海的民族英雄,岂不比不战而逃,退守关内苟且偷生来的痛快?

遥想当年我汉唐先祖之雄风威慑天下,旌旗所至四方蛮夷无不望风归降俯首称臣,后自有明一代,纵观其朝两百余年,历经皇帝16代皆抱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之坚毅决心,从未轻弃国家寸土,即使到了内忧外患的明末时期,也未曾向任何国家或势力低头服软,更不曾签下任何不平等之合约。

今少帅坐拥数十万精锐之师,守着全国最大之军用工厂,却不发一枪一弹而欲放弃大帅留给您的东三省,对比前人,岂不羞愧?

身为男儿,理应心怀国家,威武不能屈,如今曰寇悍然发起战争,少帅应率我东北全体子弟兵奋起反击,捍卫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捍卫我们东北军的荣誉才是,决不能为保存实力而怯战苟且。

沈阳危急,东北危急,兴汉与沈阳城全体军民宁死不降,誓与奉天城共存亡,翘首以待少帅援军,切望少帅速速来援。”

匆匆写完后,张兴汉叫来了通讯兵,将亲笔电文交给了通讯兵后,张兴汉当即带着一个排的警卫离开了城防司令部,朝正在激战的南门主战场走去。

………………………………………………

北平城,少帅府。

张兴汉的回电很快就飞到了张小六手中,看着手中满是充满嘲讽的电文,张小六眸子杀机乍现,说到底他都是民国时期数一数二的枭雄之一,张兴汉这个东北军小小的营长如此的字字珠心,他不可能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毫无反应。

就在张小六想着如何处置张兴汉时,书房外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张少帅抬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贴身侍从张斌神色匆匆的快步走了进来:“少帅,不好了,刚刚得到消息,荣参谋长的儿子,留守沈阳大帅府的卫队营营长荣子恒因临阵脱逃被张兴汉在沈阳城内就地枪决了。”

“什么?”张小六闻言大吃一惊的腾地站起,不敢置信的道:“你说张兴汉把荣子恒给枪决了?”

“是的。”张斌点头道。

“这个张兴汉简直是他娘的胆大包天,他有什么权力处决吾的卫队长?”张小六大怒之下,又不忘问道:“这事荣参谋长他知不知道?”

“已经知道了,据说荣参谋长已到锦州,真打算前来北平找少帅主持公道。”张斌道。

见张小六满脸怒色却未再说话,张斌小心翼翼的问道:“少帅,您打算怎么处置张兴汉?”

“张兴汉擅自处决我的部下,罪不容赦,你马上给航空队高志航以及臧式毅省长发电,告诉他们,航空队把所有飞机都给我飞到锦州去,城内守军由臧省长直接接管,立即向新民撤退,还有,要给我立即逮捕张兴汉,我要亲自为荣参谋长支持公道。”张小六看了看被他放在桌子上的那份回电,狠声道。

“是!”张斌轰然应道,大步转身领命而去。

………………………………

苏家屯,曰军前线指挥部。

“石原长官,我第2旅团主力已经与支那南门守军交上了火,目前战况呈胶着状态。”指挥部内一名作战参谋低着头向端坐在办公桌上的石原莞尔汇报道。

“嗯。”石原莞尔点了点头,问道:“东塔机场方面情况如何了?”

“据通讯兵最新报告,支那人显然提前有了准备,板垣长官目前正想办法渡河。”作战参谋道。

石原莞尔听完不由得眉头紧蹙,叹息道:“看来沈阳城内的那位指挥官不简单啊,我们事前怎么不知道东北军还有如此人物?通知特高课,想办法弄清楚此人的身份信息。”

“哈伊,卑职马上去办。”作战参谋低头应道,转身欲走,石原莞尔却又叫住了他:“等下,告诉特高课,如果可能,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此人。”

“哈伊。”作战参谋再次低头,旋即转身快步离去。

……………………………………

东塔机场东南二公里左右的南运河东岸边上,一艘艘小木船与橡皮艇正在悄然入水,很快就有全副武装的鬼子兵迅速跳了上去,旋即开始朝对岸驶去。

板垣征四郎在卫兵和副官们的簇拥下来到岸边,看着正在匆忙渡河的部下,板垣征四郎忽然转头对副官道:“小林君,你马上通知第二大队,让他们迅速返回我们刚才的渡河处,佯攻渡河,为我主力提供掩护,现在支那人的炮击应该停止了。”

“哈伊”名叫小林纯一郎的鬼子副官猛然低头,旋即大步领命而去。

…………………………

机场内,一团指挥部。

听着炮声渐渐停歇,刘建国拿起话筒拨通了一营长高初的电话:“喂,老高吗?情况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一营营部中,高初连忙立正道:“禀报团座,一切正常,曰军遭遇我方炮击,已经撤走,似乎往南去了。”

“一定注意,多派斥候侦察,决不能马虎大意。”刘建国嘱咐道。

“请团座放心,卑职早已经在沿河五公里内部署了斥候哨兵,曰军只要渡河,我们就能第一时间知道。”高初话音方落,外面忽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黑夜中火光闪现。

电话那头的刘建国显然也听到了,急问道:“老高,怎么回事?”

高初没有回答,而是对外面大声问道:“警卫,怎么回事,那里打炮?”

很快,一名士兵急匆匆的快步跑进了营部,向高初报告道:“营座,对岸曰军在朝我前沿阵地炮击,似乎打算强渡了。”

“我知道了。”高初摆了摆手示意那士兵出去,这才对着话筒道:“团座,小鬼子贼心不死看样准备进攻了,麻烦你再给点炮火支援吧,我这就组织部队准备迎击。”

“嗯,好的,支援炮火马上就到,你一定得给我守住喽。”刘建国点头放下电话,扭头就喝道:“通知炮兵立即对东岸进行炮火压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