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机场鏖战(五)

第三十七章:机场鏖战(五)

石原莞尔与板垣征四郎兵分两路同时向沈阳南门与东塔机场发动进攻,张兴汉为防万一率警卫连一个排来到南门督战。

这时,位于南门内的城防司令部内,就剩下几名参谋和大批警卫了。

深夜中,一辆美国产的福特轿车忽然驶到了城防司令部门口,门口的卫兵当即上前询问,坐在后座的金毓黻微笑着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明。

卫兵一看省长秘书长,连忙敬礼恭问道:“金秘书长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奉藏省长之命来找你们宋参谋,他在吗?”金毓黻依旧微笑着道。

卫兵不疑有他,答道:“宋参谋他就在司令部,要不要我去通知他?”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找他就行了。”说着金毓黻推门下了车。

卫兵见状连忙退到了一边,金毓黻环顾了一眼四周,大步朝司令部内走去。

司令部内,原少帅府卫队营副营长宋德贤正和警卫连连长郭忠一起抽烟聊天,郭忠是原3营警卫排排长,属于张兴汉的心腹,宋德贤和他脾气相投,自从调入城防司令部与郭忠的关系一直都十分不错。

两人又同是任职在警卫部队,经历类似姓格相投,因此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郭忠之所以与宋德贤走的较近,当然是张兴汉对他不甚放心,特暗中嘱咐郭忠多和他接近,一边试图拉拢,一方面便于监视。

当金毓黻大步走进城防司令大院时,郭忠与宋德贤便发现了他,郭忠不认得他,曾任少帅府卫队营副营长的宋德贤却认得。

因此没等郭忠出声,宋德贤便连忙迎了上去敬礼招呼道:“王秘书长,您怎么来了?”

郭忠听得,只得跟着上前敬礼却未说话。

“呵呵,宋参谋,我奉藏省长来找你商量些事情,你看能不能?”金毓黻说着目光看了看郭忠。

宋德贤没做多想,连忙侧身肃手道:“金秘书长请进去说话。”

“好。”金毓黻点头答应,迈步就作战室走去。

宋德贤回头对郭忠歉意的一笑道:“郭兄,我先去和金秘书长商量些事情,回头我们再聊。”

“好的。”郭忠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点头应道,目光却盯住了金毓黻的背面,满是疑惑。

宋德贤感激的拍了拍郭忠的肩膀,不再多说,转身走了进去。

目送宋德贤进入后,郭忠当即转身朝外走去。

作战室内,金毓黻在宋德贤进来后,朝他身后看了看确定每人后才低声道:“宋参谋,你过来。”

“金秘书长,您这次来找卑职有何事?”宋德贤不解走过去问道。

“宋参谋,这是少帅从北平发来密电,你看看。”金毓黻从怀中掏出了一纸电文,神秘兮兮的递给了宋德贤。

宋德贤神色微微吃惊的接过电令,拆开一看,脸色顿时大变,满脸震惊的抬头看了看金毓黻道:“金秘书长,这是真的吗?少帅要逮捕张司令?”

“什么狗屁司令,他这司令是黄显声封的,少帅和南京政斧从未承认过,他杀了你的长官荣子恒营长,又公然违抗少帅命令,已经犯了死罪,少帅命令我们撤离沈阳,避免与曰军发生更大冲突,从而引起全面战争,张兴汉他自不量力,妄图与曰本人决战,实乃愚蠢至极。”

“少帅需要我做什么?”宋德贤下意识的问道。

“抓住张兴汉,策应藏省长掌握军权。”金毓黻低声道。

“抓住张兴汉?他可是抗曰英雄?!”宋德贤内心陷入了挣扎犹豫之中。

“宋参谋,你不要忘了,是谁杀了你们荣营长,又吞并了卫队营,现在把你调来这司令部当个没有实权的参谋,目的还不是为了架空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张兴汉从未信任过你,只要你帮臧省长完成了少帅交代的任务,你就是大功一件,待卫队营重整之时,营长一职非你莫属啊。”金毓黻连忙利诱道。

宋德贤有些心动了,的确,张兴汉把自己调来城防司令部当作战参谋,看似升了职,实际上自己却丢掉了兵权,可谓是明升暗降。

不过联想到昨晚张兴汉在西门拦截他们所说的话,宋德贤又犹豫了。

身为军人,尤其是作为卫队营深受大帅与少帅厚恩,岂能坐视曰本人夺占我东三省之领土?

大帅血仇未报,你们又怎么能够安心退守关内,苟且偷生?

耳边不断回响着张兴汉昨天所说的话,宋德贤知道如果自己动了手,逮捕了张兴汉,那沈阳城一定会失陷,自己说不得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见宋德贤犹豫不决,金毓黻急了,当即低声喝道:“宋参谋,难道你想违抗少帅的命令吗?你不要忘了,少帅和大帅对你有多大的恩情。”

宋德贤眉头更是紧皱,金毓黻说的是事实,张氏父子的确对包括他在内的全体卫队营官兵恩重如山。

虽有笼罩人心的成分,但确实待他们不薄。

犹豫再三,宋德贤摒弃了民族大义为先的想法,选择了所谓的忠心与报恩,对金毓黻道:“请金秘书长转告藏省长,宋某会依令照办。”

“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这司令部你能否调动部分兵力?”金毓黻大喜问道。

不料宋德贤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城防司令的卫戍部队都被刚才那人所掌握,他是张兴汉的心腹,没有他的命令,谁也调动不了一兵一卒。”

“那就难办了,你一个人也不好来办这件事啊。”金毓黻眉头紧锁道。

“金秘书长,藏省长不是要接管沈阳城防军的兵权吗?”宋德贤道。

“嗯,但是你得先控制住张兴汉才行。”金毓黻不假思索的道。

“这样,等您和藏省长带人来司令部时,我趁机控制张兴汉,胁迫他交出兵权,直接由藏省长接手。”宋德贤想了想道:“你看这样行不?”

“司令部我们是肯定要来的,只是光凭个人能控制的住张兴汉吗?万一有什么差错,我们可就全完了。”金毓黻有些担忧的道。

“请金秘书长放心,宋某习武多年,在整个卫队营无人是在下的对手,我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制服控制张兴汉。”宋德贤信心满满的道。事实他的身手确实了得,如果荣子恒不是荣臻的儿子,这卫队营营长一职本就该是他宋德贤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