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鏖战机场(七)

第三十九章:鏖战机场(七)

刘建国带着警卫连和二营主力救出高初残部后,迅速以警卫连自动火力为掩护,开始朝机场边打边撤。

东岸的板垣征四郎见状大喜,当即命令部队立即追击,争取一鼓作气拿下东塔机场,同时又命令那一千多佯攻部队,立即发动真正的进攻,以策应主力部队攻下东塔机场。

当刘建国率部撤到一营阵地时,早已经做好准备的一营主力已经与曰军佯攻部队交上了火。

刘建国命人将高初带入机场内治伤,自己则指挥二营和警卫连就地展开防御阻击。

追击而来的曰军见东塔机场就在眼前,顿时个个兴奋的嗷嗷大叫,悍不畏死争先恐后的朝一团防线发起了冲击。

就在这时,留守机场内的读力守备营机炮连官兵突然开火,十几挺高射机枪与数门高射炮陆续发出了怒吼。

密集如雨的子弹顿时将冲锋的鬼子人群笼罩其中,黑夜中,一道道猩红耀眼的火舌所到之处,鬼子兵无不随之倒地。

一时间鬼子兵哀嚎遍地,死伤惨重。

突如其来的密集强大火力将这近两千鬼子给打蒙了,机场外围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旷野,在守军密集火力扫射下,他们无处可躲。

仅仅几分钟,刚才还叫嚣着攻下东塔机场的曰军就丢下了数百具尸体,仓皇后撤。

刘建国见机不可失,当即下令部队趁势反击,二营,警卫连以及机场内的读力守备营和三营近两千余官兵纷纷冲出战壕和工事,怒吼着向曰军发起了追击。

……………………

机场外,经过一番血战,守军胜利在即,而机场内,高志航此刻正陷入极度矛盾之中。

就在不久前他和臧式毅一样都接到了张少帅自北平发来的密令。

对于张少帅要自己率所有空军战机撤往锦州的命令,高志航没有立即执行。

他知道,一旦自己撤离,张兴汉的守军将会失去空中支援和制空权,届时将会变得更加被动,守城之战也将变得难度大增,伤亡亦会随之增加,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想到张少帅坐拥东三省数十万大军,竟欲不战而弃东三省,高志航就愤慨万分,思量再三后,高志航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要留下,他要协助张兴汉坚守奉天城。

不过,高志航虽然下定了决心留下,还是令人招来了全体飞行员,他要询问下他们的意见,毕竟自己这是抗命。

一旦下了决定就无法回头,他不想独断专行去决定这些飞行员战友们的命运,他们的命运理应由他们自己选择。

望着数百名战友,高志航开门见山的道:“弟兄们,连夜找你们来,是有要事要向大家宣布。”

高志航说着拿出了张小六发来的电令,对众人继续道:“少帅刚刚来电,他要求我们放弃沈阳机场,驾驶所有战机撤往锦州。”

“什么?少帅要我们撤退?”高志航话音方落,一众飞行员们就纷纷大惊的搔动起来。

“我们撤了,沈阳怎么办?难道就不守了?”

“是啊,外面的那些城防军的弟兄们为了保护我们可都在与小鬼子浴血奋战啊,弟兄们听听,他们的喊杀声,他们的枪声,我们难道就要抛弃他们,独自撤退了?”

望着议论纷纷的一众部下们,高志航没有说话。

直到副队长问他:“队长,您是怎么想的?难道你就打算带着弟兄们独自撤往锦州,弃沈阳数十万军民同胞于不顾?”

高志航将自己肩膀上的少校勋章与象征空军荣誉的一枚勋章全部摘掉,往桌子上一拍道:“高志航绝不当那贪生怕死的苟且偷生之辈,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和我的战机就不会抛弃沈阳,抛弃东三省的父老乡亲,我,宁死不退!”

一众飞行员被他所感染,微微一怔后,纷纷跟着摘掉臂章,齐声立誓道:“宁死不退!”

“好,从现在起我们不在是张少帅的东三省航空队,我们是沈阳城防军空军决死大队,我们誓与沈阳共存亡!"高志航情绪激动的振臂高呼道。

“誓与沈阳共存亡!誓与沈阳共存亡!”一众年轻的飞行员们用尽力气喊出他们的誓言。

善恶一念间,选择也是一念间,臧式毅,宋德贤与高志航他们在今晚的选择决定了他们一生的命运。

……………………

南运河牛家屯段东岸,板垣征四郎屁股还没坐热,还没有来得及为己方部队进攻取得实质姓进展庆祝一番。

一名己方士兵就气喘吁吁的狂奔而来,不及敬礼便向板垣征四郎报告道:“指挥官阁下,不好了,我们的进攻部队被支那人击败了,现在支那人发起全线反击,情况异常危急,请指挥官阁下速下决断。”

“什么?被击败了?”板垣征四郎惊得猛然起身,满脸不信的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支那机场守军突然使用了威力极大的高射机枪与高射炮对我进攻部队进行火力扫射,我进攻部队伤亡惨重,被迫撤退,支那人趁势发起了反击。”士兵急速解释道。

“八嘎牙路。”板垣征四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来回踱步,这时,他已经看到对岸己方部队正狼狈不堪的仓皇后撤。

东北军则在后面趁势追击,情势万分危急,慌忙之中,板垣征四郎脑中灵光一闪,当即对那士兵道:“马上通知进攻部队,不必渡河东撤,直接向沈阳城南撤退,与那里皇军主力会合。”

“哈伊!”鬼子兵猛然低头,迅速领命而去。

………………………………

沈阳城南,城防司令部。

郭忠得到张兴汉的指示后,便加强了对宋德贤的监视,同时吩咐部下们提高警惕,以防万一。

没过多久,几辆轿车突然驶到城防司令部门口,率先下车的是去而复返的金毓黻。

郭忠见状带人上前询问道:“金秘书长,您又来了?请问有什么事?”

金毓黻没有回答郭忠,而是走向后面的一辆轿车打开车门,将里面的臧式毅迎了出来。

郭忠见是臧式毅眼中一惊,又看了看周边,大约有十几名身穿西服的男子从几辆轿车内陆续走了下来,他们个个体型健壮,孔武有力,很明显不是一般人。

郭忠上前敬了一礼,招呼道:“藏省长,不知您深夜来我们城防司令部有什么事?”

“藏省长来找你们张司令商谈要事,张司令他人呢?”金毓黻明知故问道。

“曰军攻势正猛,我们司令在城外督战。”郭忠如实答道。

“哦,那赶快去通知他吧,就说藏省长找他有急事。”金毓黻道。

郭忠点了点头,旋即侧身让路。

臧式毅和金毓黻带人就要往司令内走去,郭忠见状闪身拦住了他们。

“郭上尉,你想干什么?”金毓黻不满的喝斥道。

“抱歉藏省长,城防司令乃军事重地,没有我们司令的命令,你不能带这么多人进去。”郭忠黑着脸道,他说话间,守卫在门口的数十名警卫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将枪口对准了臧式毅一行人。

金毓黻见状顿时大怒指着郭忠与他身后的警卫们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竟敢拿枪对着藏省长,你们想造反吗?”

“金秘书长,郭某和我警卫连战士职责所在,还请见谅。”郭忠丝毫不让道。

“你?!”金毓黻怒火中烧。

“金秘书,算了算了。”臧式毅见情况有些僵持,当即摆了摆手示意金毓黻闭嘴,微笑着对郭忠道:“郭上尉恪尽职守,很好。”

说完他砖头对随行的十几名卫兵使了个颜色道:“你们都在外面等我吧,阿九你带两个人进来就行了。”

言讫,臧式毅带头朝大院内走去,郭忠没有再拦截,而是派人迅速通知张兴汉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