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报捷

第四十四章:报捷

九月中旬的东北,已经基本上告别了炎热天气,天气开始逐渐变的清冷起来。

尤其是清晨时分,露水颇重。

早上六点,张兴汉将打扫战场,统计战果,安抚伤兵事宜交给了刘建国王义财等人后。

骑着战马带着几名骑兵径直入城,朝城东的自家宅院狂奔而去。

六点多的沈阳城已经告别了黑夜,早就被昨晚的枪炮声吵的胆战心惊的市民们,在天色刚一放亮,就纷纷走出了家门。

当得知城防军大胜,曰军被击败的振奋人心的消息后,全城市民陷入了狂欢之中。

张兴汉带着几名骑兵浑身浴血的纵马奔入沈阳大街,顿时引得无数狂欢中的市民们的注意。

望着血透征衣的张兴汉和他身后几名骑兵战士纵马入城,狂欢中的百姓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张兴汉一行人,街上人流密集,张兴汉怕伤了百姓,勒紧缰绳减速慢行。

百姓们见状纷纷主动的侧身让路,张兴汉和部下所到之处,皆畅行无阻。

“他们是那支部队的啊?怎么浑身都是血啊?”街道两侧的某个角落中,一群中年人议论着。

“看见那个领头的没有,他就是我们沈阳城防军代司令张兴汉,昨晚就是他带着城防军和小曰本干了一架,杀的小鬼子血流成河,惨败而逃啊。”一名颇有见识的青年学生指着骑马而过的张兴汉道。

“你怎么知道?”几名中年人纷纷扭头看着他。

“我们同学有好几个都参加了城防军,我们去劳军时,有幸见过张司令。”青年学生颇为得意的道。

“那这个张司令可真年轻啊,而且他妈的带种啊,干跟小曰本真刀真枪的干啊。”一名中年汉子赞赏的看着远处的张兴汉道。

“是啊,少帅几十万人马都不敢和小曰本干,连大帅都被炸死了。”另外一中年人点头感叹道。

“张司令好样的!城防军好样的!都是带把的爷们!”先前那中年人有些激动的挥舞着手臂大声道。

其他市民见有人带头,心里早就想说些什么的他们,纷纷跟着齐声大喊起来。

到了最后,直接将口号改成了“张兴汉万岁,城防军万岁了。”

张兴汉听着数以千计市民的齐声呼喊,深深动容,勒马转头,刷地拔出了自己那把饱饮曰寇鲜血的战刀,猛然举起。

刚才还齐声呼喊的百姓们顿时噤若寒蝉,现场寂静的落针可闻。

张兴汉举着战刀,环视了一眼四周,这才扯着嗓门大声道:“请全城父老放心,!刀在人在,人在城在!曰寇胆敢再来侵犯,张某会用手中这把战刀,砍下他们的头颅。一句话,有我张兴汉在,有城防军在,沈阳无虞!”

言讫,张兴汉熟练的将战刀插回刀鞘,一拽缰绳,战马嘶鸣一声,撒开四蹄朝城东方向狂奔而去。

直到张兴汉带着几名部下狂奔远去,现场的市民百姓才回过神来,纷纷群情激动的开始振臂高呼:“张司令万岁!城防军万岁!”

在市民百姓们的齐声欢呼声中,张兴汉带着几名部下狂奔来到了自家宅院大门外。

这时,张家大门已经打开,张玉喜和刘丽萍夫妇在王若英的陪伴下已经闻声而出。

张兴汉连忙翻身下马,跪下道:“爹娘,我回来了。”

“好,回来就好啊。”张玉喜老泪纵横的笑着道。

王若英连忙上前扶起了张兴汉,心疼的看着他沾满鲜血的军衣,关切的道:“你受伤了?”

“没有,这些都是小曰本的血。”张兴汉嘿嘿一笑道。

“这次胜了?”张母刘丽萍开口问道。

“嗯,儿这次彻底击败曰本关东军,斩获颇丰,短时间内沈阳无虞。”张兴汉道。

“好了,都赶快进屋吧,兴汉你也去洗洗换套衣服吧。”张玉喜抹了一把浊泪招手道。

“不了爹,我还有军务在身,就来家你们报个平安,等忙完手头的紧急军务后,晚上我回来和你们一起吃饭。”张兴汉说着,就欲转身。

“哎,你等下。”王若英叫住了他。

“什么事?若英。”张兴汉扭头问道。

“我爹他情况怎么样了?”王若英问道。

“旅座他现在应该到了锦州了,一切都好,不要挂念。”张兴汉略微一想道。

“我走了。”张兴汉翻身上马,就欲离去。

“兴汉,注意点安全。”张玉喜和刘丽萍不放心的嘱咐道。

“放心。”张兴汉声音传来人已策马奔远。

…………………………

回到城防司令后,刘建国等人已经打扫完了战场,全部到齐了。

“司令到!”随着守卫一声嘹亮的喊声,刘建国等人纷纷起身,目光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投来。

张兴汉匆忙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军装,昂首大步走了进来。

“都坐吧。”张兴汉进来后,对他们摆了摆手道。

待众人坐定后,张兴汉抽了根烟,问道:“建国,各团伤亡情况怎么样?”

“禀司令,据统计,我城防军损失如下,一团伤亡最大,伤约六百余人,牺牲四百多,伤亡过半。

二团牺牲二百三十一人,伤四百一十二人。

三团伤亡稍微少点,阵亡八十九人,伤一百二十人,骑兵连阵亡三十二人,剩下的几乎个个带伤。

对了,还有机场守备营,他们的伤亡也不小,有二百多人的伤亡。

此战,我军总计阵亡约九百人余人,伤一千二百余人,伤亡人数占我军总数的四分之一还多啊,

而且这一千二百余伤兵里头,能完全康复复员的不超过一半,也就是说,这一战,我们损失了一千五百多人,加上先前的伤亡,足足两千多人了。”刘建国统计道。

“这么多?”张兴汉闻言不由得心中一沉,看来自己的武器装备还是不够先进啊,在这样的情况下,曰军仍能给自己的部队造成这么大的伤亡。

如果自己能够拥有更加先进的武器装备,那这样的战损肯定就会有所好转。

别的不说如果自己给骑兵全部配备上冲锋枪,那么近战时,只需扣动扳机便可给予曰军大量杀伤。

如果自己要是在拥有一支足够数量的坦克和装甲车部队,兴许就不用骑兵跟步兵这样不顾姓命的冲锋了。

他们只需要跟着装甲部队后面捡瓜拉就好了。

“对了,航空队的飞行员也有两人不幸牺牲了。”刘建国忽然补充道。

“什么?航空队怎么会有人牺牲?”张兴汉此时还不知道昨晚板垣征四郎这个老鬼子又铤而走险,带着一支偏师于主力溃败之际,再度向机场发动进攻的事情,不由大吃一惊。

“昨晚一团主力和守备营击败曰军主力,并趁势发起追击后,又有一支曰军趁机对我一团一营阵地发起了袭击,情况万分危急,所幸高志航队长率全体飞行员及时加入战斗,才暂时挡住了曰军的袭击。

可是鬼子不甘心失败,对机场我军使用了毒气弹,两名飞行员因此不幸牺牲。”刘建国一脸难过的道。

“唉。”张兴汉也惋惜的谈了口气,作为一名A级特种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培养一名飞行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和时间。

尤其在这时候科技水平落后,人才物资资源匮乏的中国。

培养两名飞行员的成本,夸张点说都够培养一个连的步兵了。

“传令下去,厚葬所有牺牲的弟兄,受伤的兄弟要全力抢救,不惜一切代价。”张兴汉吩咐完,摆手道:“没什么事都先散会吧,多去看望下己部受伤战士,安抚鼓舞军心。”

“是!”刘建国等人同时起身应道,旋即纷纷转身散去。

众人都离去后,刘建国又突然去而复返,对张兴汉道:“营座,咱们取得如此大捷,是否向少帅,或者南京政斧发电报捷呢?”

张兴汉沉吟了一会,道:“嗯,多亏你提醒我了,虽然少帅现在已经暗中和我们决裂,但这捷报还是要发的,弟兄们应该得到他们应有的嘉奖和国人的赞誉,这样吧,你马上拟份电文,直接向南京蒋委员长发电报捷。”

“是,我马上去办。”刘建国再度啪地挺身敬礼,随即奉命而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