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他只是表演的很深情!

第437章 他只是表演的很深情!

法官過目手稿跟合同,注意到簽約編輯叫溫彩玲。

而封悅那邊的簽約編輯是汪海陽。

這個可能會有些作用。

法官是極為理智的派系,不會因為猜測而動搖進程。

將手稿驗證以後看向封悅。

「原告提出證據,被告如何解釋?」

封悅看向律師。

律師說到:「手稿可以作假,但是簽約合同是沒辦法作假的,兩個合同簽約主體都是同一個出版社,只要把出版社的編輯叫過來作證,便能解決問題。」

法官點頭。

讓證人出面。

汪海陽終於有了露面的機會。

他上了法庭,視線往原告那邊看去,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窮人竟給他找事。

當對上蘇明阮跟江律師的視線時。

他臉色突變,這兩人還真的去過出版社,去找溫彩玲來着。

那個時候就是為版權么?

不過沒找到人,溫彩玲已經被辭退了,辭退的理由就是業績不好。

現在對上這兩人他心裏總是突突的,覺得不安得很。

蘇明阮瞥了一眼汪海陽,眼裏閃著不屑。

就是這麼一個東西,把認真工作上進努力的彩玲給踢了出去。

可真是……

不管哪個年代都會出現一種現象,辛辛苦苦非常努力工作的人,完全比不上有一張能哄著領導開心的嘴。

只要領導開心了,那好處就多了。

蘇明阮在心裏暗暗警示自己,不能被一些好聽悅耳的話給打動,要用眼睛看,要知道情況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這是報社總編,我方當事人就是跟他簽約的。」

「對的,簽約日期是去年的六月,她就是如願,書在大陸出版過一次,不過後續她要去寶島發展,便帶着版權去那邊。

書里很有案例很多知識,也只有封女士這樣的出身跟本事才能了解,掌握。」

汪海陽一邊做證一邊恭維封悅。

封悅聽着心裏都順暢了,是的,事情就是這樣子。

有證人,有證據,誰能說他們作假了。

「針對被證人提出的證據,原告你怎麼看。」法官問。

蘇明阮看一眼江律師,江律師懂,這會兒應該她發揮,她說話。

「我方也有證人。」江律師這般說完。

法官讓原告證人出庭。

溫彩玲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來的。

她看一眼汪海全,眼裏閃過不屑,她一個沒有背景的人拿他沒辦法,但是如願老師不一樣。

先不說她手裏還有錄音。

就算沒有錄音。

她定然還會有其他證人。

寫書這件事兒,可以瞞得過朋友,但是家人是沒辦法瞞的。

尤其是如願老師看起來有隨時錄音的習慣。

這樣一來,她能當作證據的東西定然會更多。

這種情況下,被告必輸無疑。

作偽證的汪海全在報社還會有機會么。

報社敢用么?

這幾日住在江律師對面,她多少也了解一些江律師的出身以及如願老師的身份。

既明電動車跟既明手機都是如願老師工作室研發的。

這樣的人……

只要將身份曝光出來,就會讓大眾知道真相是如何的。

汪海陽再次看見溫彩玲,皺了皺眉頭,心裏產生極大的不安。

但是,他一方面又不覺得溫彩玲能拿他怎麼樣。

「我曾經是報社的編輯,在去年簽約了如願老師的小縣令,當時因為這本書,汪總編還為難我,說我簽的書不好看,說這書的內容不符合時下的市場需求。

當時他說話時就在辦公室,有不少人聽見了。」

溫彩玲說。

汪海陽聽見溫彩玲這話,心裏雖然緊張,但是他不怕。

如今報社還留着的人,都是被他敲打過的,如果敢亂說話,就是被辭退的下場。『

報社是有好幾個看不慣他的人,但是那又怎麼樣,那些人看不慣他不照樣得聽他的。

京市生活不容易,養孩子養家人也不容易。

這樣的情況下誰敢得罪他,是不想要工資了吧!

「沒有這回事。」汪海陽說。

溫彩玲盯着他:「你除了會搬弄是非,欺下媚上還會什麼?」

「法官她攻擊誣陷我。」汪海陽是個喜歡鑽營的人,聽見溫彩玲的話立馬抓住漏洞。

直接讓法官來評判。

法官說道:「肅靜,跟本案無關的不用訴說。」

汪海陽得意洋洋。

小人得志的目光看起來欠扁極了。

蘇明阮扭頭看向封悅:「你確定小縣令是你寫的?你的稿紙呢,手稿呢,寫小說得用筆跟紙吧。」

……封悅沒有,

她平日拍戲就足夠忙了。哪兒有時間在寫一份。

而且就算寫了,那時間也對不上。

據說專業人士能夠驗出手稿時間。

這方面多做多錯。

「手稿不小心被傭人給拿走用來擦地板了!」

封悅說。

蘇明阮笑了笑:「你寫的時候有人看見么,我可是有人證的。」

封悅當然沒有人證,書都不是她寫的,她從而哪兒來的人證。

不過,她這個是可以胡編亂造的:「我有證人,林謹言是我證人。」

他肯定會配合她的。

「林謹言可是林氏的獨子,你們這些窮瘋碰瓷不只滿足的人,碰見他只有一個結果,輸定了!」

……

法官多餘兩家人的背景最為清楚不過,林謹言他知道,不過林氏企業的事情還是林父處理。,

林謹言有自己的工作,工資還不高。

經商的話,也沒有那麼敏銳。

但是這位原告,京大在校生,在校期間,就弄出電動車跟手機,除了這個還有一個服裝廠,一個自助餐廳,還有好幾家的電子產品店鋪。

每日營業額……

比他一年工作都多。

林家確實算是開放后第一批制服的。

但是這位原告蘇同學更像是冉冉升起的新星。

他看戲看得也認真。

「那你把證人叫來啊!我可真怕林家了。」蘇明阮嘴角勾了勾。

只要林謹言上來,那就是作偽證。

這樣一來,在他的履歷上就會多點污漬。

海關也是機構部門,在升職時會全面考核……

如果林謹言這次有了污點。在以後很難競爭過跟他同等身份來歷的。

機會來了,不給林家找點事兒她心裏越不舒服。

畢竟她也不是軟包子。

林謹言很快就來了這裏,站在封悅身邊,看向法官:『我可以做證,這本書確實是封悅寫的,我親眼……」

他說話時終於想起來看一眼原告。

看見蘇明阮的一瞬間,他嘴裏的話咽了下去。

「你,你怎麼在這裏?」他問蘇明阮。

他這話讓站在一邊的汪海陽摸不著頭腦,但是他本能的感覺到此刻的氛圍不對勁,非常不對。

汪海陽看一眼林謹言。

又看一眼封悅。

他想要驗證些什麼。

然而,耳邊傳來蘇明阮聲音:「我是小縣令的原作者啊,你們作假盜用版權時都不跟原作者聯繫的嗎?」

蘇明阮笑着說道。

原告怎麼能跟林氏大少爺認識。

這瞬間,汪海陽的腦門子嗡嗡作響。

他活到這把年紀,最明白什麼叫圈子,一般來說,只有出身相似或者爬到一定地位的人才能結實一些位高權重,或者豪門闊少。

說話才能這麼的不當回事。

這個叫如願的……

出身看起來似乎跟林謹言不相上下。

不對,看林謹言在這一瞬間發白的臉,他心裏產生最可怕的想法。

怕是……

這個叫如願的作者,身份要比林謹言還好,怎麼可以這樣啊,出身那麼好,搞什麼寫作!

汪海陽腦子一空,甚至不敢想下去。

蘇明阮瞥了一眼林謹言:「別打岔,繼續!」

「繼……」繼續個屁啊!林謹言這個時候非常憤怒,他可不覺得蘇明阮來這裏沒有萬全準備。

他狠狠瞪了汪海陽一眼。當時簽合同時,汪海陽還帶着一個女人來找他,說那個人是什麼如願,現在蘇明阮說她才是如願。

甚至……

林謹言看一眼桌面上放着的合同。

如願跟溫彩玲簽約的合同上,除卻筆名,還有本人簽名,本人簽名上是蘇明阮。

對上發明軟這個人,他親都吃了幾次虧。

他都沒有經過事前準備,能對付的了?

現在應該怎麼辦?

林謹言腦子也嗡嗡作響!

封悅見林謹言臉色瞬間變得這麼難看,心裏產生不好的猜想。

這個版權她是必須拿下的。

不然她怎麼在寶島發展。

她還跟香江那邊簽了合同,收了那邊的錢,如果她的名譽受到問題,如果版權沒了,她還怎麼繼續在香江拍戲。

只是想想,封悅就面色發白。

她忍不住抓了抓林謹言的衣服。

林謹言此刻苦笑起來,他這會兒都不知道蘇明阮有什麼底牌。

「這次認輸。」他說、

「不行!」封悅猛地站起來。

「我認輸,我不參與。」林謹言在蘇明阮跟前,當真不敢太囂張。

他轉身往外走去。

法官……

法官心裏大概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被告還有什麼要舉證的嗎?」法官問。

封悅看向律師。

律師這會兒也不知道說啥啊!

他們林氏的小少爺都跑了出去。

似乎已經服輸了。

他還需要在這裏繼續堅持下去么。

「我們有證據,有合同,有人證,她要證明這版權是她的,那拿出能錘死的證據,拿不出就是污衊,誣告。」

封悅氣沖沖的說。

蘇明阮這會兒倒是憐憫的看了一眼封悅。

這個人不聰明又貪心,到了這個時候還看不清現狀,還想把她自己給錘死。那就如她所願。

「那證據拿出來吧!」蘇明阮開口。

江律師將錄音筆拿出來。

錄音里播放的是汪海陽跟蘇明阮的通話,王海陽想要著作權,但是被拒絕了。

「這通電話錄音是發生在去年的,我當時正好在用錄音機,不小心錄了下來,現在……可以當證據吧!」

蘇明阮看向汪海陽。

汪海陽這會兒腿都開始顫抖了。

這個人竟然錄音,竟然錄音,為什麼這麼不講武德。

誰打電話還錄音啊!

這麼想着,汪海陽感受到落在自己頭上不能忽視的視線。

抬頭對上封悅惡狠狠的目光。

法官看事情已經明朗。

當場宣佈,封悅協同汪海陽竊取冒用蘇明阮筆名,用小縣令獲利侵犯著作權。

讓封悅在國內媒體,寶島香江媒體道歉,並且賠償現金50萬。

封悅聽見判決,差點暈過去。

賠償五十萬!

小縣令都沒賣出五十萬。

而且她根本沒有這麼多錢。

在寶島拍戲是有些片酬,但是不多啊!

一部戲也就兩萬。

還有小縣令出版售賣收入。在香江那邊也不過收入8萬多。

……

「我要繼續上訴。」封悅咬牙切齒。

林氏的律師搖了搖頭:「沒辦法上訴,賠償在法律要求之內,還有證據確鑿,會被駁回的。」

律師說完搖著腦袋往外走。

他覺得林氏小少爺有些不聰明啊!

還有這個封悅……

若是日後林氏落在這兩人手裏。

怕是不會有什麼好的發展。

律師思考起進修一下的事情。

……

從法院出來。

蘇明阮看見等在外頭的周驥北。

周驥北打開車門,讓她上去。

給她繫上安全帶。

「心情好些了沒?」

他問。

蘇明阮點點頭:「好些了。」

不過也不是特別好,她能為自己申訴,但是很多人……付不起打官司時間金錢成本。

這個世界好像就是這樣……

蘇明阮看見從裏面出來的封悅對着林謹言一拳一拳錘胸口。

林謹言,哄着她。

嗯……

看不懂這倆人。

看起來像是真愛。

真愛都被侮辱了。

剛才在法庭,林謹言都不提點封悅,現在又擺出包容她的意思。

彷彿表達一種,我對你永遠都好。

嗯,真好,還縱容她犯法。

不懂!

蘇明阮覺得她不需要懂太多。

剛想讓周驥北開車。

外頭傳來敲車玻璃聲音,將車窗搖下來看見林謹言。

他剛才還跟封悅卿卿我我的。

現在跑她跟前做什麼。「你既然有證據為什麼不直接找林家,為什麼要來法庭,你這樣會讓我們林家難做的!」林謹言深情的看着她,彷彿她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

「有病!」蘇明阮後悔搖開車窗了。

遇見這種腦子不清楚的,就不該理。

周驥北踩了油門,在原地轟一聲,將林謹言嚇得往後跳了一步。

而後他看向蘇明阮。「這個人不太行,看着對誰都好,但是對誰也都不好,他只會對他自己好,他舉動的深情都是表演出來的,他很沉浸於這種人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八零小辣嬌,賺錢養娃成首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八零小辣嬌,賺錢養娃成首富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7章 他只是表演的很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