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沈清姐大氣

第545章 沈清姐大氣

謝之章把陸野的計劃也跟沈清說了一遍。

聽完,沈清微微擰了擰眉。

電話那頭,可雲看到沈清皺眉,以為謝承運情況不妙,一顆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她仰著小臉,緊張兮兮地看着沈清,「沈清姐.....」

拿着電話的沈清,抬起一根手指豎在唇邊,示意可雲安靜。

「謝市長,也就是說您還要準備贖金?」沈清問謝之章。

「唉.....」

謝之章嘆了口氣,「是啊,三千萬呢....」

沈清從謝之章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無奈。

「謝市長,您是在為贖金的事情頭疼嗎?」沈清試探性地問道。

謝之章深深吸了一口氣,拖重鼻音嗯了一聲道:「嗯,是啊,我們正打算找銀行貸款呢。」

沈清一聽,頓時明白了。

謝市長兩袖清風,廉政愛民,也不愛結交權貴,手裏怕是沒有這麼多錢。

常言道,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更何況現在需要三千萬。

沈清頓了頓道:「謝市長,這三千萬我來出吧,我等會讓可雲給您送支票過去。」

謝市長一聽,頓時懵了,「啊?你出?這可是三千萬啊?」

三千萬可不是小數目,他不相信沈清能拿出這麼多錢。

劉秘書在旁邊瘋狂打手勢,然後小聲道:「市長,您忘了?沈委可是杭城喬家的繼承人,她在龍夏國富豪榜上排名前十.......」

經過劉秘書提醒,謝市長才猛然頓悟。

沈清她不僅是國家一級檢察官,還是坐擁億萬家產的大富豪。

那個張學冬在沈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這三千萬塊錢,沈清還真拿得出來。

「謝市長,我已經讓可雲去給您送支票了,您等一下就可以到銀行提錢。」沈清對謝市長說道。

「不行,不行,這怎麼好意思.....」

謝之章下意思拒絕,他怎麼能用小輩們的錢。

但沈清並不這麼想,她們來江城這麼久,也受了謝家不少照顧。

所以這個忙,她必須要幫。

而且,她也不缺錢,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叫事。

沈清語氣誠懇道:「謝市長,小謝之前幫了我們很多忙,所以我現在不過是還人情。

再說了,這筆錢還不一定用得上,就算用得上,也還能追回來。

如果追不回來也沒事,這筆錢就算我還人情了,所以您千萬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

話說到這個份上,謝之章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了,他只能近乎哽咽道:「好.....謝謝.....謝謝沈委.....」

.............

半個小時后,可雲將一張三千萬的支票遞到了謝市長的手裏。

謝市長仔細打量了可雲一番。

他知道謝承運很喜歡這個姑娘,連手機屏保設置的都是她,甚至還為了她違抗自己的命令,連夜跑去杭城。

眼前的姑娘身材嬌小,面容白凈秀美,一頭瀑布般的長發垂至腰間,渾身透露著乾淨、澄澈的甜美氣息。

可雲看起來嬌小柔弱,但是一雙眼睛卻光彩照人。

謝之章打量了可雲一番之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真是個好姑娘啊......

承運那小子真是撞了大運。

果然傻人有傻福.......

可雲見謝之章一直盯着自己,不知怎麼回事,她心裏特別特別緊張。

謝之章看出可雲面對自己的時候,十分緊張。

便笑着讓可雲坐下,還親手給她斟了一杯花茶。

乾枯的玫瑰花瓣泡在溫熱的水裏,頓時舒展開來。

不多時,空氣中散發出一股玫瑰的馥郁芬芳。

花茶的香味直撲人口鼻,輕輕嗅一嗅,便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不要緊張,來,喝茶,玫瑰花茶,養顏的。」謝之章朝可雲笑了笑,笑得十分和藹。

哎呀,這個姑娘真是越看越喜歡。

平常謝之章只喝綠茶,今天為了可雲,專門給她沏了一杯花茶。

說着,謝之章將冒着熱氣的茶杯,遞給了可雲。

可雲雙手接過,神色十分恭敬,「謝謝您,謝市長。」

謝之章微笑着道:「不要叫謝市長,太生分了,你以後就叫我謝伯父吧......」

可雲吃了一驚,「啊?這樣不好吧.......」

謝之章嘴角勾起,露出和煦的目光,用像看自己女兒一般慈愛的眼神看着可雲,然後說道:「有什麼不好的,以後就叫謝伯父,我愛聽。」

不知道為什麼,可雲總感覺現在跟見男方家長一樣。

陌生又隆重.....

可雲壓住砰砰亂跳的心臟,清了清嗓子道:

「謝市長,這是沈清姐讓我帶過來的支票,現在銀行快下班了,您得趕緊讓人取錢.......」

謝之章目光柔和地看着可雲,點了點頭,「嗯,我知道,謝謝你。」

很快,劉秘書就帶着幾個人去銀行取現金。

謝之章看到可雲還站在辦公室沒有走,不禁問道:「可雲同志,你不用回去嗎?」

可雲咬了咬唇,定定道:「謝市長,晚上能帶我一起行動嗎?」

謝之章微微凝眸,看向可雲,「你不用照顧沈清同志嗎?她現在還在養傷。」

可雲握了握拳:「有曹樂哥和徐麗姐守着沈清,那邊有他們,可以放心.....」

謝之章看出可雲是鐵了心,想參加今晚的行動,問道:「你們沈組長同意了?」

可雲輕輕點了點頭。

可雲是個老實孩子,如果沈清不同意,她也不敢自作主張。

「可是.....」謝市長有些遲疑,眼神中露出一抹擔憂,「晚上的行動,可能會十分兇險,你.......」

謝之章害怕可雲跟着出任務,會出什麼意外。

如果這小姑娘出了什麼事,按照承運的性子,指不定要做出什麼事呢。

「不不不,今晚的人員安排已經佈置好了,你還是回醫院,陪着沈清同志吧....」

謝之章想了想,還是決定拒絕可雲。

晚上的行動太過兇險,她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要是出了事,那就難辦了。

「謝市長,我不會拖後腿的,我槍法很准,而且我還身負絕技,我真的很擔心謝承運,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可雲雙手握拳,表情十分認真。

可雲十分害怕謝市長不同意,為了能參加行動,連自己身懷絕技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這要是放在平時,一貫低調的可雲絕不會這樣吹捧自己。

謝之章聽完可雲的話,被逗笑了。

「小姑娘,你身懷什麼絕技啊?可以說一說嗎?」

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因為害羞,可雲的小臉突然紅了,一直紅到了耳後根。

「呃....其實....其實也沒有什麼啦,見不得枱面的小把戲而已。」

說完,可雲攤開右手,右手的掌心躺着一枚紅艷艷的公章。

謝之章看到那枚十分眼熟的公章,突然愣住了。

那不是他天天辦公,從不離身的公章嗎?

這公章到底什麼時候跑到了可雲的手裏?

難道是他不小心弄掉了,然後被這小姑娘撿到了?

謝之章瞪大了眼睛看向可雲,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嬌柔的小姑娘,很有意思。

可雲眨了眨眼睛,俏皮地吐了吐舌頭:「嘿嘿,這枚公章是我從您身上取下來的。」

謝之章愣了愣,「啊?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可雲眨巴眨巴眼睛,回答道:「呃.......就是.....就是您請我喝茶的時候,其實我一開始就害怕您不同意,我參加晚上的行動,所以我就.....」

「所以你一開始,就想給我露一手,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謝之章緊接着問道。

可雲點了點可愛的小腦袋,「嗯,謝伯父,我真的很想去救謝承運,我能派上用場的,您就同意我去吧。」

謝之章看可雲態度堅決,便知道多說無益。

看來這姑娘確實心繫承運,關心着他。

謝之章拍了拍可雲的肩膀,感嘆道:

「你是一個好姑娘啊,謝承運能遇到你,真是他的福氣,行吧,既然你態度這麼堅決,那今晚跟我們一起行動吧。」

聽到這話,可雲連忙抬起頭,眼睛亮閃閃的。

可雲開心道:「謝謝您,謝伯父!」

.........................

花開兩頭,各表一枝。

謝之章準備贖金的時候,陸野也一直關注著毒牙一夥的動向。

樹林中,毒牙正打開後備箱,然後用搶抵著謝承運的頭。

「接下來,你小子給我老實點。」

謝承運看到毒牙手中的槍,不禁愣住。

這夥人手裏怎麼還會有槍?

隨後,謝承運瞄了一眼槍身,隱約看到底部刻着一串編號。

謝承運眯了眯眼,原來是從看守所偷的啊.....

感覺有點麻煩了。

歪嘴俯視謝承運著,表情兇狠道:「發什麼呆,是不是還要我請你下車?」

還不等謝承運反應過來。

歪嘴就冷臉看着謝承運,然後飛起一腳,直接踹到了謝承運的肚子上,

謝承運腹部吃痛,身子瞬間弓成了蝦米狀。

「嘶.......」

謝承運疼得咧了咧嘴角。

媽的,真痛啊。

被踹到地上的謝承運,在地上滾了幾圈,頭上和衣服上沾滿了落葉和泥土。

謝承運死死盯着歪嘴,他氣得磨了磨牙齒。

該死的歪嘴,你最好別等小爺逃出去,否則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我一定要百倍奉還!

「老大,怎麼處理這個小子,直接塞進行李箱嗎?」歪嘴問毒牙。

毒牙看了一眼謝承運,說道:「直接塞進行李箱吧,把你手腳綁到一起,讓他不能亂動。」

歪嘴咧著嘴笑了笑,「老大,你這樣不行,萬一這小子在行李箱裏扭來扭去,太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了,我看啊,還不如這樣。」

說着,歪嘴就獰笑着走向謝承運。

謝承運看到歪嘴臉上,掛着一抹邪惡的笑容,頓時覺得事情有點不妙。

緊接着,歪嘴操起手裏的槍,然後就用槍托重重砸在了謝承運的腦袋上。

隨後,謝承運感覺腦後一陣劇痛,便雙眼一黑,再次栽到了地上。

見狀,毒牙連忙去試探謝承運的鼻息。

在感覺到謝承運微弱的呼吸聲后,毒牙心裏才鬆了一口氣。

他看向歪嘴,怒罵道:「歪嘴!你這是在幹什麼?你下手那麼重,萬一把他砸死了怎麼辦?」

歪嘴攤了攤手道:「哎呀,沒事的,我保留了力氣,下手有分寸,如果我沒有分寸,那麼這小子的腦袋已經開花了。」

說完,歪嘴又補充了一句,「只有把他打暈過去,這小子才會老實。」

毒牙看了一眼昏迷的謝承運,然後撓了撓頭。

也是,只要不弄死就行,就算弄傻了也沒關係。

反正這小子已經夠傻了,在智障也智障不到哪裏去。

「嘿嘿,老大,要我說,咱們就應該把他殺了,只有屍體才不會搗亂,誰知道這一路上會出什麼岔子。」歪嘴說道。

毒牙不贊成地瞥了瞥了歪嘴,「殺什麼?你要是真把他殺了,肯定會激怒謝之章的,到時候我們一個都逃不出去,他肯定是拚死也要緝拿我們呢。

現在他們的第一任務是營救謝承運,如果謝承運死了,下一個死的人就是我們了。

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一點腦子啊?

我真是服氣,虧你跟在我身邊這麼久,結果任何東西都沒有學會,你丟不丟人啊?」

歪嘴被毒牙老大一頓數落,只能苦惱地低着頭。

他表情十分不服氣,心裏暗暗想到,他奶奶的,都怪這小子。

緊接着,昏迷的謝承運便被塞進了行李箱,雙手抱着雙腳的姿態,被捆綁着,就像一頭死豬一樣。

下午四點半。

毒牙拉着碩大的行李箱走在了城南大道上,跟着他一起行動的還有歪嘴。

其他人則是四散開來,混入人群,隨後便消失在了街頭。

陸野和其他四個同伴緊緊跟在毒牙的身後,一直尾隨着他們。

陸野在等待一個下手的時機。

謝承運真的被裝進了行李箱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考公上岸后,假千金磨刀霍霍娛樂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考公上岸后,假千金磨刀霍霍娛樂圈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5章 沈清姐大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