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麻煩了,她軟硬不吃

第519章 麻煩了,她軟硬不吃

「砰!」

也怪自己愣神沒有躲閃。

她的妖氣結結實實地轟擊在我身上。

霎時間,我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散架了。

但也僅僅只是這樣罷了,我都有些詫異自己的身體竟能抗下這一擊。

我站在原地,強忍着體內翻江倒海的不適說:

「別衝動,我不是什麼壞人。」

可對方根本不聽我說的話,順手又是一揮!

「砰砰!!」

之前的妖氣打得我還沒緩過勁,眨眼功夫又來兩道!

我本以為自己依舊能抗住,但我錯了。

胸口傳來一陣刺痛,緊接着喉嚨微微泛甜。

這口血絕對不能噴出來,否則功虧一簣!

我握緊拳頭,渾身上下連腳趾頭都在使勁,生生把那股血氣給咽了回去。

她要是還不肯罷休,那我高低得還手了!

好在對方見我硬吃三道妖氣依舊站在原地,表情終於緩和了幾分。

但她仍緊盯着我問: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身上有妖氣?」

我腦筋一轉,張口就來:

「九命貓!」

本來我還想多說點兒什麼,可一開口就有種想吐血的衝動。

索性對方一聽,當即表情一變歉聲道:

「原來是同族,實在抱歉,小女子吟魚見過前輩。」

她有些慌亂地鬆開手,向我躬身施禮。

這倒是符合幾百年前的禮數。

看着她有如此兇相,我真擔心自己吃不消。

而且聽她的名字,想必就是白姐口中說的那位「小魚」!

可是不對啊,小魚的屍體還是我發現的。

印象中她的身材絕對沒有這麼好,難不成是泡在水裏能變大?

她到底是什麼妖,海綿嗎?

我晃了晃腦袋,側過身說:

「你先穿好衣服,有話待會兒再聊……」

說完,我趕緊捂著嘴往回走。

等回到朱莉身邊時,朱莉瞪大了眼睛,連忙上來扶住我問:

「出什麼事兒了?你怎麼吐血了?」

把這口血吐完,說實話我舒服多了。

我搖了搖頭把事情經過跟朱莉說了一遍。

結果當她聽完后,卻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說:

「活該!」

緊著著,我和朱莉原路返回洞府。

大約等了十來分鐘,洞府的門緩緩開啟。

我有些詫異地看向站在洞府內的吟魚。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於是笑着解釋道:

「吟魚的洞府與小池相連,前輩無需感到驚訝。」

話音剛落,她又看向我身邊的朱莉。

我趕忙向她介紹道:

「她叫朱莉,是我……」

不等我把話說完,朱莉就先一步自我介紹道:

「家師昆墟柳擎蒼。」

吟魚聞言先是一驚,隨即突然單膝跪下,惶恐道:

「不知是昆墟使者駕到,吟魚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我站在一旁,看着朱莉那得意的表情有些無奈。

剛才我其實也想把柳老搬出來。

但轉念一想,萬一被柳老知道了,他指不定又會怎麼數落我。

這時,朱莉繼續開口道:

「你也別小瞧我身邊這位,他可是你那好姐姐的配偶。」

吟魚抬起頭,有些疑惑地回答道:

「上使是否誤會了?吟魚並無族姐,敢問……」

「山神,白嫿!」

此言一出,吟魚頓時瞳孔放大。

她當然知道誰是白嫿,否則也不會露出這種表情。

吟魚重新打量我,眼裏仍透著不敢相信的神情。

互相介紹完身份后,吟魚畢恭畢敬地邀請我們倆進入洞府。

看得出她對朱莉是敬畏,但對我更多的是好奇。

洞府遠比我想像中的要小。

畢竟現實里的山洞入口足足有五、六個人那麼高。

可眼下就是一間石室,充其量也就二百平不到的樣子。

招呼我們坐下后,朱莉輕輕踢了我一下。

她的意思我懂,於是我對吟魚直言道:

「小魚,是這麼個事兒,我準備突破神關,需要融合妖力。」

「嗯嗯。」吟魚點了點頭,聽得十分認真。

可她的眼神實在太過純真,讓我不禁想起了小九。

同時,我實在沒法把她和那具詭異的女屍聯繫到一塊兒。

「你先告訴我,你知不知道什麼叫過三關?」

吟魚搓着衣角搖了搖頭。

好傢夥,不知道你剛才「嗯」什麼?

別說,她迷迷糊糊的樣子跟小九簡直一模一樣。

要不是那輕薄的衣衫根本藏不住她的兇器,我甚至都懷疑她倆才是姐妹!

沒辦法,我如果想要融合妖力,至少得先和人家說明情況。

於是我和朱莉又花了一個多鐘頭跟她解釋。

然而當吟魚聽到要我和她同房時,臉上瞬間閃過一絲慌亂。

朱莉扶著額頭頗為無奈地說:

「看來夢境投影的時間太早了,要是再晚一點兒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她頓了頓,隨即起身對我說:

「算了,陸明,還是先打聽別的事吧,這丫頭暫時幫不了你。」

我點了點頭,確實讓我和吟魚融合妖力有些太過勉強。

人家可不是朱莉這種什麼都懂的女人。

我嘆了口氣,便開始向吟魚詢問起關於陳天魁和風水奇才的事。

結果,等我口沫橫飛地把話說完,吟魚卻搖了搖頭:

「前輩提起的名字,吟魚並無印象,若說是他們其中一位是山神也不可能,畢竟……」

我抬手打斷了她要說的話。

不用說我也大致清楚,她應該才是龍門山的山神!

這樣一來,陳天魁應該是在她死後成為的山神。

甚至並非是繼承,而是搶奪!

想到這兒,有些事情我興許有了眉目。

比如五十年前龍門山出現的天災,沒準是人為的!

這次嫁夢術也並非沒有收穫,但比我預計中要困難不少。

我和朱莉雙雙起身,決定先回到現實再做打算。

但就在我們即將離開之際,吟魚忽然叫住我們,扭捏道:

「其…其實上使方才說的事,吟魚可以……可以試試。」

我猛地回過頭,只見吟魚臉頰通紅,但並沒有迴避我的目光。

朱莉好似看戲般沖我笑了笑:

「聽見沒,人家姑娘願意,你還不趕緊的?我餓了。」

我白了她一眼,可這事兒它總得有個過程吧?

想來想去,我只能拉起吟魚的手,將她帶到一旁。

緊接着,我便小聲將書里看到的一些方法一一講給她聽。

吟魚嘴上答應着,但身子卻一直在抖。

我也越說越感覺臊得慌,只能拿朱莉跟她打比方。

沒曾想,當我把自己和朱莉相處地過程詳細說完后,吟魚差點兒哭了。

我趕緊安撫道:

「別哭別哭,我就這麼一說,不強迫你一定得幫我。」

哄了好一會兒,我心力交瘁地回到朱莉身邊。

朱莉饒有興緻地用手拐了拐我問:

「怎麼樣?順利么?」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嘆息道:

「算了算了,她軟硬不吃,我能有什麼辦法?咱們回去吧……」

「嘻嘻,真的軟硬不吃……?」朱莉嘴角露出一抹壞笑。

我本來沒那個意思,可被她這麼一挑,這話就完全不對味兒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師娘是大凶之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我的師娘是大凶之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9章 麻煩了,她軟硬不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