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那是你們的事兒

第500章 那是你們的事兒

老褚戰慄之餘,忽地,洞中另外一口大棺,猛地鑽出來一個腦袋。

屍得起屍破棺,鬼就沒這個障礙。

那同樣是張皺巴巴的老臉,不過是個老頭兒的。

老頭眼珠子全是猩紅,驟然朝着老褚襲來!

我早就警覺萬分,四規明鏡朝着那老頭鬼一照!

沒有鬼上身作為緩衝,那鬼東西瞬間崩散成一片灰氣。

而後,我硬拖着老褚後退,他腳步錯亂,不過勉強恢復的一絲清醒,讓他沒有踏空。

大約退了七八米,我下邊兒也有一口棺材了。

還是拽著老褚的手,縱身往下一躍!

沉悶的砰聲,完全沒有泄力,我落在棺材上,老褚砸在棺材上。

他吃痛的悶哼,椛螢反應速度更快,立即從前邊兒那口棺材上了窄道,快速接近我們。

老龔控制着楊鬼金隨後跟上。

「還撐不撐得住?」我啞聲問老褚。

他沒有回答我,撐起身體,步伐卻極其穩重,到了窄道上。

幾人聚攏在一起,屍群又悄無聲息地退下了。

我稍稍抬頭看了一眼斜上方,頓生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先前我和老褚站着的位置,此刻站着三道人影。

一老嫗,一老頭,旁側還站着個不超過十歲的女孩兒。

那女孩兒腹部隆起,像是得了某種怪病,眼珠卻泛著深青!

居然是個報應鬼?

還好我反應快,否則下一刻她上身老褚,就沒那麼簡單了……

就算是用四規明鏡,都一定會有麻煩!

他們似乎也有忌憚,並沒有再上來針對我們。

再然後往下走,老龔提醒我們的頻次多了許多,它明顯更警覺。

我們依次經過了兩口紅棺,甚至還有一口金棺材。

此外,山壁上還開鑿過不少洞,能瞧見裏邊兒的棺材。

有的洞口,直接經過,有的洞口,又如法炮製的跳下下一層的棺材。

期間出了一次問題,楊鬼金還是在老龔的控制下,跳的是和椛螢一個位置。

那木樑不堪重負,竟然斷了……

還好椛螢的反應夠快,先上了窄路,楊鬼金和老龔墜到了下一層的棺材上……那裏依舊搖搖欲墜。

這打消了我剛冒起來的念頭,我還準備一層一層地跳棺材下去呢。

夜色愈發的黑了。

快有種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

四面八方,屍群一個個鑽入了棺材裏。

老龔讓我們站着別動……

沒過幾分鐘,天邊一抹魚肚白驅散了黑夜,老龔消失不見了,是天亮了……

慶幸的是,懸棺壁到了盡頭。

窄道再下邊兒一層,接着一條古舊的棧道,那棧道像是沒完工,一層一層地往上修葺。

短短几十米的距離,楊鬼金雖然左右扭動,但老褚絲毫沒有小心大意,我們都安全地到了棧道上。

大抵能判斷,我們此刻所處的位置,在這渡山三分之一的高處。

棧道是能到底部的,不過,上邊兒的懸棺壁,卻非常人能經過……

這一次我們能過去,全然是運氣,下一回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那腹部隆起的報應鬼小女孩兒不好對付,其它好多處有問題的棺材,我們都在老龔的提醒下越過。

不光是凶屍和惡鬼,他們都會有戒備……

棧道依舊窄小,走起來卻比窄道強得多。

等到了棧道底部,也就是山腳的位置,下方是湍急無比的河水,斜後方是震耳欲聾的瀑布沖刷。

我們一路走到棧道盡頭,便上了一條石階山路。

常年沒有人走過,山路兩側生滿了雜草,荊棘灌木。

最後我們下山的位置,樹木格外茂密,完全都沒有路,是一個斜坡。

斜坡下邊兒是個市場,人頭攢動。

我們先後衝下去,還引起了人群騷動,對着我們又拍又錄。

有人驚奇,有人卻見怪不怪,說又是幾個不怕死的,前幾天才那麼多救援隊的上山,還有人不走尋常路。

我們一行人快速擠出市場,到了路邊兒后,攔下來一輛計程車。

四人剛好擠得下,司機正扭頭問我們地址呢,我正想看老褚,老褚卻瓮聲說了句:「高鐵站。」

隨後,老褚再說了三個字。

「朗江市。」

我瞳孔微縮,椛螢默念了一遍,快速摸出來手機翻動。

老褚手肘一甩,兩張身份證就落在椛螢身上。

椛螢抿了抿唇,她手中動作更快。

我吐了口濁氣。

計程車經過了一次渡厄道觀山門腳下,這着實讓我心懸了一會兒。

好不容易避過鬼龕的人,若是在這節骨眼上出問題,那真就是運氣差到極點。

還好……並未出現什麼紕漏,計程車風一般駛離。

當我們抵達高鐵站的時候,椛螢就匆匆說,還有十幾分鐘就到點了,我們得快。

她這票買的,簡直是無縫銜接。

當我們上了高鐵,坐上了各自的位置后,懸著的心才總算落了下來。

楊鬼金似是累了,靠在椅子上,沉沉睡了過去。

這一節車廂就四個位置,剛好我們四人,椛螢是花了不少錢,買了個方便。

老褚幽幽看着我,說了句:「羅顯神,你有點兒東西。」

「還好。」我回答。

「不過,這點兒東西還不夠,我曉得你想知道什麼,朗江市有座山,山頭有座道觀,山腳有座陵。」

「那道觀早年間荒廢了,山腳下的陵,就是你爸媽,當年帶着大哥,以及鬼龕眾人去的地方。」

「只要將大哥帶到那附近,或者是陵墓里,他身上的鬼東西自然會鑽出去,找自身屍骨。」

「到那裏,大哥醒來了,事情就和我們無關,他最多告訴你一些經過,要做什麼,你只能自便。」

椛螢稍皺眉,輕聲說:「我們需要進去,找一些線索,茅……」

她話還沒說完,老褚又毫無情緒的說了句:「那和我沒關係,大哥這些年遭老罪了,能清醒過來,為什麼要和你們再涉險?那是你們的事兒。」

椛螢的臉上,浮現了一股壓不住的慍怒。

以往,她都是溫和的,此刻是真生氣了。

我眼神示意椛螢稍安勿躁,再度和老褚對視一眼,忽然道:「你覺得,這樣就能做到事不關己了嗎?楊鬼金胸口有一道符。」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出陽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出陽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0章 那是你們的事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