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我的親人

第363章 我的親人

她突然想到了一個詞。

——提前透支。

小少年似乎看出了她的擔憂,便道:「若三個月後的你遭遇危險,也是可以通過這個辦法來轉移四個月後的你的靈力。」

「就沒有什麼後遺症?」沈煙抬眸盯着他。

「自然有。」小少年表現得莫不在乎,淡淡道:「若是轉移靈力的次數多了,你的身體以及壽命都會折損,你若是擔心的話,可以不用,或者少用這個辦法。」

白澤蹙眉,他看了一眼小少年,然後認真地對沈煙道:「主人,這個填補靈力的辦法,能不用就不用。」

因為這種方法,相當于禁術,遲早會掏空身體。

沈煙自然也清楚後果。

她點了點頭。

她順便問了一句:「白澤,你還要多久才能處理完異界之事?」

「快了。」白澤沒有給出確切的時間。

而此時的小少年盯着沈煙,「帶我出去。」

沈煙察覺到他的急切,若有所思,問道:「你不想回冥界了?」

這話讓小少年臉上閃過一絲遲疑,他似乎思索了片刻,然後才說:「我先回冥界。」

頓了幾秒,他抬起頭來,目光幽深地補充道:「你記得召喚我。」

「好。」

沈煙應下。

很快,她將白澤和疾都送走了。

她收起精神力,意識回到現實,她緩緩睜開雙眼,發現喉嚨有些干,然後下了軟塌,走到桌子旁倒了一杯水,一飲而盡。

身體傳來疲憊感。

她先是查看有沒有人給她傳訊,發現溫玉初他們還沒有聯繫她,所以,她便上了床榻,躺下。

準備先休息一會兒。

這半個多月以來的高強度歷練,讓她的身心都有些累了。

而與此同時,修羅小夥伴們幾乎都在休息。

只有裴無蘇心中略有不安。

從他們回到客宿宅院,已經快三個時辰了。

也不知道溫玉初那邊有沒有查出來什麼了?

如今每一分每一秒,對裴無蘇來說,都是煎熬的。

又過了兩刻鐘。

溫玉初直接敲門,將他們都集合在裴無蘇的房間之內,這自然也包括了沈煙。

沈煙方才睡了一會兒,如今的精神狀態好了不少,她察覺溫玉初的神色異常凝重,便問:「這半個多月以來,中域城內發生了什麼事?」

溫玉初先是看了裴無蘇一眼,抿了抿唇,旋即道:「如今,中域城的形勢是六大頂尖勢力分為三派,歸元總盟、聖堡、三清道為一派,轉生天和天門為一派,中域學院為中立一方。」

「因為夏侯瑋的死?」蕭澤川問道。

溫玉初點了一下頭。

「夏侯瑋的死是導火線,但其實,歸元總盟和轉生天以前就不太對付。至於夏侯瑋葬禮那日………」

說到這,溫玉初神色複雜地看向裴無蘇。

裴無蘇身體緊繃,「你說。」

溫玉初道:「那位泰歲老祖並沒有死在夏侯瑋的葬禮上。」

聽到這話,諸葛宥臨就激動地道:「果然,那泰歲跟歸元總盟就是一夥的,還好無蘇你沒有跳進陷阱!」

裴無蘇緊繃的身體微松,但他看到溫玉初神情微妙,似乎還有話沒說完時,他心裏頓時湧上一股不安的預感,心情愈發沉重,他緊緊地凝視着溫玉初。

「還發生了什麼?」

「雖然泰歲老祖並沒有死,但他……」溫玉初欲言又止,擔憂地望着裴無蘇,他深呼吸一口氣繼續道:「他被廢了全身的修為,被殘忍地拔了舌頭,懸掛在城牆之上,風吹雨打,日日暴晒,每日還被歸元總盟的人割掉一塊肉,時至今日,已經有十幾天了,歸元總盟揚言:如果天方宗裴夙現身,便會將泰歲放了。」

裴無蘇身形猛地一晃,嘴唇微微顫抖著,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片刻之後,他突然捂住胸口,臉色變得蒼白如紙,眼睛漸漸紅了,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一旁的江弦月伸手扶住他,卻發現他的身體在顫抖。

房間內陷入死寂,氛圍異常的壓抑。

他們都關切地望向裴無蘇。

而諸葛宥臨更是為自己方才所說的話,感到懊悔。

裴無蘇喉嚨乾澀,「泰歲老祖,並不是叛徒。」

他曾經懷疑過泰歲老祖,但待在中域城的這段時間,他漸漸猜到了泰歲老祖的苦衷。

泰歲老祖是為了保全自己。

他沒有選擇去夏侯瑋的葬禮,是因為他覺得泰歲老祖已經取得了歸元總盟的信任,所以,即使他沒有跳進陷阱,泰歲老祖也不會有事的。

只是……

現實並不是這樣的。

裴無蘇緊閉雙眼,面露痛苦之色,往昔與泰歲老祖相處的畫面如潮水般湧上心頭。

他那張慈祥而和藹的面容清晰可見,總是掛着令人安心的微笑,他那雙寬厚溫暖的手,輕輕撫過自己的頭頂,亦或是手把手傳授劍術技巧。還有那些引人入勝的故事,都是在他講述給自己聽的……

每一個回憶都如同一把利刃,深深刺痛着他的心。

一想到泰歲老祖正在承受如此慘無人道的折磨,他的內心猶如被千萬把刀子割裂一般疼痛難耐。

裴無蘇緊緊握緊拳頭,他的眼神堅定而決絕。

——他要去救泰歲老祖。

他看向沈煙幾人,眼眶微紅,他哽咽地道:「對不起,我又一次辜負了你們。」

「我是一定要去救他的,他對於我而言,不僅僅是一位劍術上的師父,更是我的親人。在這世上,我最後一個親人。」

他曾想過他自己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讓自己變得強大,然後對付歸元總盟,報了那血海深仇。

可是,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因為泰歲老祖等不了。

沈煙忽而上前,一把揪住裴無蘇的衣襟,冷聲問道:「裴無蘇,儘管你知道這一趟,是有去無回,你還要去?」

「去。」裴無蘇深深地望着她。

「沈煙,你知道我們天方宗首要宗規是什麼嗎?」

他自顧自的地說着:「是遇到同門遇難,必須出手相助。我裴夙,生來就是天方宗的人。」

聽到這番話,沈煙幾人心頭微震。

沈煙的手緩緩鬆開他的衣襟。

「若你們的親人遇難,你們能當做若無其事嗎?」

他們一陣沉默。

大概答案,是否定的。

他將戴着的千玉面摘下來,他的面容瞬間從普通平凡變得異常俊美,眉眼如畫,臉部線條輪廓分明,深邃的眼眸如繁星,宛如一位從畫中走出的清冷少年,俊美非凡。

他不再掩蓋容貌。

以及身份。

「無論結局如何,但我可以是裴夙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第一召喚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第一召喚師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3章 我的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