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沉水村今夜有人渡劫

第415章 沉水村今夜有人渡劫

我沒有叫住軒轅君一,也沒有提醒槐煙。

感情的事情從來沒有先來後到,不被愛的那個人,應該有屬於他的明天。

軒轅君一隻要能徹底放下,以他的能力與人品,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會收穫一份完完整整的屬於他的愛情。

槐煙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她伸手將那枚蛇戒拿了出來,戴在手上,一邊端詳著,一邊對我說道:「這枚蛇戒我曾戴過,後來損毀了,沒想到……」

她話還沒說完,那枚蛇戒忽然動了起來,迅速幻化成了一條小蛇,盤在槐煙的手腕上,仰著小腦袋看着她。

一雙琥珀色的豎瞳里滿含深情,像是有數不盡的話要對槐煙說似的。

槐煙的眼淚又開始止不住地往下掉,就連我的眼眶都濕潤了。

蛇戒里承載着常五爺的七情六慾,幻化成了小蛇。

這小蛇,分明就是常五爺對槐煙的全部情感的化形啊!

這一幕怎能不讓人動容?!

槐煙低頭吻了吻小蛇的小腦袋,小蛇沖她吐了吐蛇信子,然後又幻化成蛇戒,牢牢地套在了槐煙的手指上。

槐煙穩了穩情緒,轉而對我說道:「蓁蓁,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

我伸手抱住她,輕拍她的後背:「你對我的幫助更多,我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煙姐姐,你要振作起來,好好修鍊,爭取早日壓制住護心甲的火力,等著常五爺回來。」

槐煙用力點頭:「嗯,我會的。」

那天,我跟槐煙坐在鎖龍村的院子裏聊了很久很久。

她跟我說她與常五爺相識相知的故事,跟我說她的三個孩子,還有其他三大家族的紛紛擾擾,而我也將眼下的困境描述給她聽。

「所以你的真身是幽冥帝蓮?」槐煙問道,「當初你在禁池之內修鍊,便以佛香加身,如果不是謝羨安,你原本是要成佛的吧?」

槐煙忽然提到這個,讓我冷不丁地想起無妄大師的話。

他曾不止一次說我與佛有緣。

難道等我回歸本體之後,還是會往這個方向修鍊嗎?

我剛想到這一點,槐煙便問道:「蓁蓁,如果你有機會修鍊成佛,你會怎麼選擇?」

我毫不猶豫道:「我不會丟下柳璟琛和孩子們的。」

槐煙又問:「如果非得成佛才能保住他們與黎明蒼生的性命呢?」

這一句問的我啞口無言。

因為我也不知道自己最終會如何選擇。

選擇了家庭與愛人,便要捨棄他們的性命;選擇飛升成佛,便要像常五爺那樣拋下一切。

常五爺尚且有剝離七情六慾留在人間的機會,可我……也能有那樣的機會嗎?

不。

我沒有。

因為謝羨安與軒轅君一完全不同。

軒轅君一懂得什麼是愛,他的愛是大度與無私的,而謝羨安沒有愛,他腦子裏只有佔有與自己。

軒轅君一會守護常五爺的七情六慾,而謝羨安只會不遺餘力地將我留下的一切毀滅。

所以,我沒有常五爺幸運。

最終我只是喃喃道:「我相信柳璟琛不會讓我陷入那種兩難境地的,我們三世糾葛,這一世必定能修成正果。」

槐煙伸手握住我的手,用力捏了捏:「蓁蓁,柳三爺很好。」

然後她從懷裏拿出了一封信遞給我,說道:「這是柳三爺讓我轉交給你的。」

看着那封信上的『蓁蓁親啟』幾個字,我的心胡亂地狂跳起來,一時間竟不敢去接。

我問槐煙:「煙姐姐,柳璟琛他人呢?」

槐煙搖頭,將信塞進我手裏。

我遲疑着打開,迅速掃了一遍。

柳璟琛在信中對我說,小舅傳信過來,有事與他相商,讓他儘快回一趟秦嶺。

他在信中對我保證說,三天,他只走三天。

三天後,他會趕回來陪我一起去蒼山常家參加壹壹的生日宴。

壹壹的生日宴在第四天。

可他有事要去秦嶺,為什麼不親口對我說,反而是留信給我呢?

小舅那邊能有什麼事兒?

如今秦嶺柳仙堂里的內奸已經被他清掃乾淨,里裏外外守得跟鐵桶一般密不透風,輕易不會有變數。

除非是……十五?

不,如果是十五的問題,柳璟琛不會不跟我說,畢竟孩子是我們兩個人的,他最清楚我對兩個孩子的感情。

越想我心裏越不安,匆匆地開車載着槐煙回陰鏢局去。

回到陰鏢局,我又去問了問常狄。

畢竟我離開的時候,柳璟琛還在跟常狄聊鏢燈的事情。

「下午我們聊得挺好的,後來柳三爺接到了一隻血鴿,看完信之後就匆匆離開了。」

常狄說着,走到議事廳的窗戶邊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張小紙條,遞給我。

我接過來一看,上面的確是小舅的筆跡:一切安排妥當,候歸。

從字面來看,的確是小舅有事找柳璟琛商量。

我稍稍安心了一點,在大家的勸說下,決定先留在陰鏢局等一等。

當天夜裏下了一場大雨。

我做了一個噩夢。

夢到柳璟琛遭了天劫,被天雷打的遍體鱗傷,渾身沾滿了血跡。

我在雷聲中被驚醒,猛地坐了起來,窗外電閃雷鳴,一時間我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現實,還是在夢中。

可就是這一個夢,讓我再也待不住了。

我只剩下五天時間了。

來陰鏢局之前,柳璟琛還捨不得與我分離哪怕一秒鐘,可現在他不告而別,一走就是三天。

若不是有大事發生,他不會就這樣丟下我的。

不行,我得去找他。

大不了三天後再一起回來也不遲。

槐煙下午陪我聊得太久,這會兒應該正沉沉睡着,我只能去找常狄告別。

常狄勸不動我,便要派人送我。

我沒有拒絕,畢竟我現在的情緒有點不穩,再者,有陰鏢局的人護送,一路上我更安全一些。

畢竟我不能確定謝羨安那個狗賊會不會又忽然跳出來。

車子在雨幕中穩穩地往秦嶺方向開去,可是還沒開出江城,後面有車追了上來。

是常狄。

兩輛車前後停下,常狄打着傘走過來,替我開了車門,說道:「鹿堂主,有小道消息傳來,說沉水村今夜有人在渡劫……」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骨陰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蛇骨陰香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5章 沉水村今夜有人渡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