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吾妻蓁蓁

第349章 吾妻蓁蓁

「蓁蓁,不要做讓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不值得。」

「我當年沒得選,但你不一樣,你是香娘娘轉世,鹿家陰香的掌事人,或許除了書翊說的那個辦法,你可以制出某種陰香,化掉這標記也未可知呢?」

「蓁蓁,想想柳璟琛,他要是知道你這樣傷害自己,該多痛心啊。」

柳璟琛……

我如夢初醒,是啊,我怎麼能一時衝動之下這樣傷害自己呢?

柳璟琛如今正掙扎在生死線上,我還得去救他!

我的身體終於軟了下來,胡云璽這才鬆了一口氣,放開了我。

我抬眼又看了一眼他。

我很想問問他,關於他身上的那塊恥辱印記是怎麼來的,又代表着什麼。

今夜他自揭痛處來勸我,邁出這一步對他來說有多難啊!

但他沒有直接跟我說,就說明他暫時還不想,我不能再在他傷口上撒鹽了。

所以話到嘴邊又被我咽了下去,轉而說道:「胡云璽謝謝你,是我衝動了。」

「這不怪你。」胡云璽真誠道,「這事兒擺在誰身上都得瘋,但蓁蓁你的身份不一樣,你得忍辱負重,不除掉那狗賊,你咽的下這口氣嗎?」

咽不下!當然咽不下!

胡云璽拍拍我肩膀,輕聲道:「蓁蓁,好好睡一覺,你的身後還有我們,別怕。」

我直點頭,心中無比慶幸,當初柳璟琛離開時,如果沒有託付胡云璽來幫我,如果沒有為我留下這麼多兄弟姐妹陪我,我怎樣才能撐過這一個又一個坎兒啊!

胡云璽離開之後,我燃了一根安神香,讓自己徹底放鬆下來,慢慢睡了過去。

一夜無夢。

再醒來已是第二天晌午,我整個人精氣神兒都回來了。

開門出來的時候,就看到柳書禾和唐言蹊兩顆小腦袋擠在一起,湊近門縫往我房間里看。

我冷不丁地拉開門,嚇了她倆一跳。

各自都不好意思地撓頭:「蓁蓁你起來啦?」

「今天天氣真好啊。」

我笑道:「是呀,天氣真好,適合幹活兒。」

肚子早就餓癟了,我去廚房找吃的,她倆就跟在我身後嘰嘰喳喳地聊著,我吃完了,她倆又跟着我回房。

我也不攆她倆,着手準備制香的材料,缺什麼少哪樣,就讓書禾去拿去找,挑揀、碾磨香料就讓言蹊幫忙,三個人一直忙到傍晚。

「我得走了,今晚前半夜我值班守村口。」

「啊呀,我的老腰啊,我的手腕啊,感覺完全不是我的了一樣,我得回去躺着了,沒有一兩天緩不過來了。」

兩人前後腳溜了。

我無奈地笑了笑,不過也得虧她們幫忙,否則這麼多事兒,我一個人得再忙一天才能準備好。

在陰鏢局的時候,我已經成功用小黑的血制過一根陰香,所以這次準備起來遊刃有餘。

吃過晚飯,我洗漱乾淨,關上門窗,一個人專心致志地忙着。

配料、混合攪拌、揉搓、塑形、脫模、晾乾,每一個步驟我都爛熟於心,等四根陰香最終完成的時候,天也大亮了。

我小心翼翼地將這四根陰香裝進檀木盒子裏,為它們命名:長生。

我不確定這四根陰香是否真的能達到肉白骨的效果,但多少是能改善柳璟琛的傷情的吧?

如果我真的成功了,希望這四根香能讓柳璟琛長長久久的活着,再也不受蛇骨真身的制約。

我願他長生。

收拾好一切,我躺在床上又小憩了一會兒。

可這一次我沒能睡得安穩,睡着沒多久,我就開始做夢。

我又夢到了那個香堂,只是這一次,香堂里沒有那個狗賊,我跪在蒲團上,仰頭往上看。

高大魁梧的三面佛金身盤腿坐在香堂的正中央,身底下是朝外伸展開來的六瓣蓮,佛身圓滾滾的,從我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兩個側面以及一個佛頭的後腦勺。

兩個側面,一個紅黑猙獰猶如羅剎一般,一個雙目緊閉,有悲天憫人之勢,對面只能看到佛頭後腦勺的那一個,不知道長什麼樣子。

我站起來,想要轉過去看一看那一面。

可就在這時候,紅黑猙獰的那一面忽然張開血盆大口,兜頭便朝着我壓下來,就在這時候,一隻殘缺的帶着灰白燈芯的油燈從它頭頂上滑落,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我額角上……

啊!

我猛地從睡夢中驚醒,睜開眼睛盯着帳頂,好一會兒才慢慢緩過神來。

我長吁一口氣,抬手摸了摸額角。

不痛。

還好,只是夢。

可能是胡云璽向我描述的那些場景一直被我壓在心底里,終於在我夢中爆發出來了吧?

我起身下床,準備出去走走,散散心。

順便籌備一下去長白山的事情。

可當我走到前面陰香堂主堂的時候,發現大家都聚集在那兒。

他們圍在一起,壓低聲音說着什麼,很投入,就連我站在他們身後了,都沒被察覺。

我踮起腳尖往裏面看去,就看到香爐里插著的三根供香,中間一根緩緩燒着,還很長,兩邊那兩根肉眼可見的在變短,燒得特別快。

人怕三長兩短,香怕兩短一長。

這是我跟童繼先學到的最基礎的陰陽知識。

供香燒成這樣,難怪他們幾個圍在這兒看。

等我的視線再挪向香爐後方的香娘娘金身時,就發現金身周圍又縈繞上了那股黑氣。

「書翊、大力。」我突然出聲,交代道,「鹿家陰香堂從今天起關門,不受任何人供奉,不對外接任何請事帖,儘快把消息散出去吧。」

柳書翊點頭,柳大力顯然不解,但他還是絕對服從,領命去了。

我轉身往回走,柳書禾追上來,問道:「蓁蓁,真的不去見一見鹿唯心嗎?她這是要幫着那狗賊毀了咱陰香堂啊!」

我搖頭:「不去。」

柳書禾還想說什麼,一隻血鴿撲棱著翅膀落在了我的肩膀上,她頓時閉了嘴。

看到這隻血鴿,我才想起來,我已經有兩三天沒收到長白山來的信了。

即便是柳君乾代筆的假信。

我也有好幾天沒有給那邊回信了。

我抽出銅管里的信,還沒展開,就被濃烈的葯香味沖得打了一個噴嚏。

柳書禾也跟着連續打了兩個。

我卻迫不及待地展開了信紙,果然,這次信上的筆跡是柳璟琛的。

信的開頭是這樣的:吾妻蓁蓁,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你應該已經發現我的秘密了,對不起,我騙了你……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骨陰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蛇骨陰香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吾妻蓁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