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阿梔這是要去哪?

第354章 阿梔這是要去哪?

周圍應該都被殭屍隊伍包圍了,營造出幻鏡,我們的車就算跑一夜,也還是在原地打轉。

我這樣急匆匆地要連夜往長白山趕,就是怕謝羨安忙完城隍廟香火的事情,轉頭來對付我。

緊趕慢趕,到底還是躲不過這一遭。

胡云璽說道:「書禾,靠邊停車吧,我去會會他們。」

「不,你們三個待在車上,我下去。」我冷靜道,「陳英應該是那狗賊的人,狗賊的目標是我,他暫時不會要我的命,但未必不會牽連到你們,你們先走,我會想辦法追上來的。」

八塘鎮山坳那一夜,我們幾乎整個陰香堂全部出動,都沒能平安全身而退,如果正面交鋒的話,今夜我們四個怕都要落在謝羨安的手裏。

與其全軍覆沒,倒不如我獨自放手一搏。

吱——

柳書禾一個急剎車,車子直接停在了路中央,停穩之後她說道:「都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分什麼你我。」

她放下車窗,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把哨子,那哨子形似盤蛇,翠綠色的,放在嘴裏輕輕一吹,尖銳的哨聲幾乎要衝破耳膜。

伴隨着哨聲,一聲似曾相識的鳥叫聲立刻響起,緊接着,一隻鳥兒如閃電一般破空而出,落在了我們的車上。

「游隼?」我驚訝道,「這不是小二舅的鳥嗎?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很顯然,游隼是柳書禾用哨子召喚而來的。

柳書禾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再次吹響哨子,但這一次不再那麼刺耳,明顯有了音調。

哨聲不斷,游隼振翅在我們車頂盤桓,四周樹叢中不斷的有鳥兒匯聚過來,它們訓練有素地排列陣法,護住車身。

柳書禾收起哨子,重新啟動車子,緩緩地往前開。

她雙目緊盯前方,一邊開一邊解釋:「游隼一直沒有離開江城,哨子是前些天小二舅託人送過來的,他說我們遲早還會對上殭屍隊伍,以游隼與蠱鳥做陣可暫破。」

「哨子是剛送來的?」我疑惑,「那你吹的這曲調呢?自學的?」

「小二舅離開前幾天教我的。」柳書禾大大方方道,「可惜時間太短,我吹得還不怎麼熟練,金甲屍已經開始攻擊蠱鳥了,咱們支撐不了多久。」

竟是小二舅教的。

白封陽人雖離開江城了,但他仍記掛着我們這邊。

他是有預謀的,離開前能做的都做了,回到黔東南又第一時間尋來了這把哨子送過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我們對抗殭屍隊伍,對抗陳英。

我記得白封陽第一次從沉水村離開回黔東南的時候,柳書禾跟丟了魂兒似的,好些天才緩過來。

而這次白封陽離開,她卻絲毫沒有那種戒斷反應,我以為她是徹底放下了,卻沒想到兩人之間還有這層聯繫。

「來了!」

胡云璽一聲提醒,我們就看到高速邊緣坡下,一頭金甲屍正往我們的方向衝過來。

八塘鎮山坳一戰之後,陳英的金甲屍還剩下兩頭,一頭在這兒,另一頭應該是在守護祭台。

柳書禾再次吹響哨子,游隼一個俯衝,直朝着金甲屍的眼睛而去。

金甲屍嘶吼一聲,追着游隼轉頭又往坡下跑了。

游隼對金甲屍的吸引力不可能這麼大,即便是游隼攻擊了它,干擾陳英對金甲屍控制的,是哨聲。

蠱鳥陣撐不住,柳書禾吹哨配合游隼將最難對付的金甲屍引走,這一招調虎離山為我們爭取到了一線生機。

既然打定主意要衝出這一段,那我們四人便誰也不能離開這輛車。

我與胡云璽幾乎同時動作,我催動幽冥佛蓮護住車身,而胡云璽竟幻化出真身,一躍上了車頂,七條雪白的狐尾在夜色中揮動,夢幻又壓迫感十足。

車子開出去堪堪幾十米,前方忽然出現了一高一矮兩個身影,高的是柳易,矮的是無頭嬰孩。

柳易仍穿着那身黑色的斗篷,看不清面目,但他渾身散發出來的屍煞之氣駭人;無頭嬰孩咧著嘴,空洞的眼眶裏竟有幽綠色的鬼火跳動。

他倆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當陽鎮那一日,兩人雙雙被陳英擄走,這段時間大抵是被煉了。

柳易機關算盡一輩子,到頭來終是一場空。

如果當初他能預見到自己的結局是這樣的,還會不折手段的對付柳璟琛,算計柳洛淵,控制柳君乾嗎?

如果他從一開始就好好的培養柳君乾,籠絡柳璟琛,緩和與秦嶺那邊的關係,一切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可惜沒有如果。

好在他臨了腦袋靈光了一次,將長白山的產業留給了柳君乾。

白狐一個縱躍迎上了兩人,頓時打在了一起。

唐言蹊抽出軟鞭要下車,被我一把按住:「言蹊,待在車上別動,咱們的目標是衝出去,而不是打出去。」

這一段早就被謝羨安、陳英控制了,我們是打不出去的。

「那我來開車。」

唐言蹊收起軟鞭,跟柳書禾換了位置。

柳書禾以哨聲干擾陳英對金甲屍的操控,胡云璽有意識地引開柳易和無頭嬰孩。

而我以幽冥佛蓮護住車子,阻擋一切意圖攻進來的髒東西。

可很快,我就發現幽冥佛蓮的光圈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圈一圈地變黑,我后脖頸上的那塊標記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似的,隱隱作痛。

我操控蓮火往四周燒去,即使捕捉不到那狗賊的身影,但我還是得防他靠近。

下一刻,一抹強大的反噬力衝擊而來,車廂里陡然颳起一陣陰風,吹得車窗戶轟隆轟隆地顫。

哨聲戛然而止,幾乎是同時,唐言蹊和柳書禾的身體耷拉了下去,兩人就那樣暈了。

我眼疾手快地剎車,車子停下的那一刻,那股如跗骨之蛆的冷香氣息從身後包裹而來,謝羨安陰鬱的聲音在我後面響起:「阿梔這是要去哪?」

「我有沒有說過,讓你乖乖待在沉水村,等我去接你?」

陰冷的手指刮過我的臉頰,像是在雕琢一件藝術品似的,細細地描摹着我的每一寸皮膚。

「第三世了,阿梔,你依然追着那條該死的白蛇跑,我很生氣。」

「當初我就不該婦人之仁,留他一條全屍。」

「如果時光能重來,回到你摔碎油燈的那一天,我一定會將它剝皮抽筋,碎屍萬段,永世不得超生!」

「那樣,就永遠沒有人能夾在我們倆中間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骨陰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蛇骨陰香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4章 阿梔這是要去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