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既要又要還想要

第403章 既要又要還想要

關於謝羨安和鹿唯心的關係,我想過很多種可能,卻從未想到過他倆曾經是戀人。

怎麼可能啊!

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兒去好嗎?

更何況這裏面還摻雜着一個我。

按照鹿唯心的描述來看,謝羨安簡直就是一個既要又要還想要的傢伙。

他從王水河中來,這本身就是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躍進禁池之後,他依靠我們姐妹倆修鍊多年。

鯉魚躍龍門,是有一定幾率可以化身成蛟、成龍的。

但他的能力顯然不夠,他誘哄單純的鹿唯心,親手抽掉自己的蓮心供他修鍊;當他發現我的修鍊更勝一籌的時候,竟想通過鹿唯心的手,抽取我的蓮心。

他一步步算計過來,無外乎就是想成功跨越王水河,飛升成蛟、成龍,離開那無盡深淵罷了。

那鹿唯心最終是否真的幫謝羨安抽取了我的蓮心?

還沒等鹿唯心繼續說下去,陳英來了。

「殿主,吉時已到,做法吧,柳洛淵快守不住了。」

謝羨安鄙夷道:「沒用的東西!」

說完,手一揮。

陳英立刻領命,雙手舉高過頭頂用力拍了拍。

啪啪的巴掌聲在空曠的山谷里有節奏的回蕩。

不多時,我就看到五個健壯的男人分別出現在山谷里的五哥方位上,其中有兩個我認識。

一個是史壘,還有一個是鍾濟川。

他們倆是五瘟使中跟我打過交道的兩個,其他三個我倒是第一次見。

他們全都低着腦袋,兩隻手耷拉在身側,身體卻僵直地站着,顯然是被人控制了神志。

謝羨安竟能控制住五瘟使的神志,讓他們列陣為他所用。

再加上他之前對柳洛淵的承諾,他說事成之後,城隍殿殿主的位置留給柳洛淵。

所以,謝羨安的身份地位要遠在城隍殿殿主之上,才能如此出手大方吧?

王水河裏修鍊成精的一條鯉魚,真的有這麼大的能耐嗎?

就算當年他藉助我和鹿唯心的蓮心飛躍王水河,修鍊成蛟成龍了,之後的修鍊之路也只是飛升天庭。

從天庭述職回來,他本應該是保護一方水域的,又怎麼會出現在城隍殿,與我成了師兄妹呢?

這裏面到底還有什麼曲折是我不知道的?

從他在城隍殿與我做師兄妹這一點不難推測出,他至少是沒有經歷過天庭述職這一道程序的,那麼,他大概率是沒有飛升過的。

一條沒有飛升過的鯉魚成精,又何至於讓三界六道都對他退避三舍,不管不問?

他假借陳英的手殺死老城隍殿主,也就是我們的師父,沒有人問責;他一腳踹塌三生石,沒有人過問;現在他又在八塘鎮一比一仿造出了城隍殿,還是沒有人出面阻止。

謝羨安做下的這樁樁件件,哪一樣不夠他下地獄甚至灰飛煙滅的?

可就是沒有人能管他。

為什麼!

噹!

隨着陳英手中銅鈴一聲悶響,五瘟使同時抬起頭來,周身散發出各種顏色的煙氣。

那些煙氣迅速匯合,形成一個包圍圈,將這整個山谷圍起來。

同一時間,那些石堆的墳墓里傳來凄厲的鬼哭狼嚎聲。

那種感覺,就像是靈魂在被撕扯一般,無助、絕望。

隨着時間的推移,墳墓里的鬼哭狼嚎聲似乎全都轉移了,被聚集到了我們腳下的深坑裏面,束縛着我和鹿唯心的那股力量愈發強大起來。

鹿唯心的魂體越來越淡,忽明忽暗的,彷彿隨時都會消失一般。

事已至此,我們想要逃出生天,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有強大的外援殺進來,而柳璟琛正在努力。

另一種便是……犧牲自我,與謝羨安同歸於盡。

從我進入八塘鎮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做好了走到同歸於盡這一步的準備。

而此刻,我的決心更加堅定了一些。

陳英說柳洛淵快要堅持不住了,柳璟琛殺進來只是遲早的問題,但謝羨安來頭如此之大,如果柳璟琛跟謝羨安打起來,就算柳璟琛贏了,殺了謝羨安,之後呢?

三界六道之中會不會有人突然跳出來問責柳璟琛?

畢竟,謝羨安是他們所有人不能碰的。

既然面臨着這樣的風險,那我就不能再讓柳璟琛以身涉險。

鹿唯心已經走出了第一步,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五瘟使還在持續發力,陳英帶着殭屍隊伍守在山谷的入口處,而謝羨安就站在推我入祭台的那兒,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努力地轉向史壘的方位,視線定格在他腰間系著的那隻骨哨上。

那隻骨哨叫小骨,是常婉臨終前交給史壘的。

常婉最終最放不下的,就是史壘。

她一再地重複著:「史大哥,你不要變壞,答應我一定不要變壞。」

那時我並不明白常婉為什麼要這樣囑託史壘,現在我似乎明白過來了。

當年八塘鎮那場瘟疫,或許並不是五瘟使刻意所謂,而是被迫。

也就是在那場瘟疫之中,五瘟使被控,史壘與鍾濟川逃了出來,但身受重傷,當時的狀態肯定很危險。

常婉救了他們,將他們從那種狀態中拉出來,她是最了解他們失控時有多不可控的,所以才會有那樣的囑託。

臨了臨了,她還留下小骨給史壘。

史壘看到小骨,就會想起常婉,想起她臨終的那些囑託。

我想着這些的時候,默默地將渾身的內力凝聚到指尖上。

等到我覺得足夠了的時候,手便朝着史壘揮了過去。

真氣衝破阻礙沖向史壘的時候,謝羨安第一時間便感應到了,他一掌拍出去,掌風追隨着真氣同時掃向史壘。

強勁的內力吹氣史壘的衣擺,腰間的骨哨隨風搖蕩,發出聲響。

骨哨發出響聲的瞬間,史壘的神經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了一般,猛地抬起頭來。

灰白的眼眶瞬間變得清明而痛苦。

他呢喃一聲:「常婉……」

隨即一掌狠狠地拍向自己的心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轟咚一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五瘟使陣法少了史壘,頓時被破,強大的反噬力將周圍的石堆墳墓掃平了一片。

突來的變故讓謝羨安和陳英一驚,謝羨安還沒動作,陳英已經搖響了手中的銅鈴,一頭金甲屍飛身而起,迎面便朝我撲了上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骨陰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蛇骨陰香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3章 既要又要還想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