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泱泱大秦,何愁屠天鑄聖庭?

第六百六十六章:泱泱大秦,何愁屠天鑄聖庭?

怎麼突然開始抽象了起來?

江玄扯了扯嘴角,心底吐槽不已。

他大致能理解江昊天口中的人皇之謀,無非就是將舊土牽引出來,成為新的起源世界,讓舊土和諸天萬界顛倒、置換,舊世界成新世界,新世界化為舊世界。

只是……理解歸理解,要是真讓他具體操作,說實話,還是太抽象了。

更重要的一點在於,頭顱大陸中的那萬千舊世界,凡是與人族大界對應的,不是已經被抹殺,就是被世界樹吞噬了,舊世界都沒了,還能顛倒、置換嗎?

江玄保持質疑。

「至於為什麼非要誘導萬族進攻舊土屏障,則完全是因為牽引舊土大陸,萬族之血……是必不可少之物!」江昊天這時又開口說道。

「怎麼感覺人族的情況,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糟啊?」江玄忍不住嘀咕道。

人皇以萬族為謀,用萬族的血牽引舊土大陸……這怎麼看都像是他人族在「欺負」萬族哎?

「劇本還能這麼來?」

江玄暗自翻了翻白眼,現在的主旋律不都是「家國情懷、人族抵禦萬族的血淚謳歌」嗎?

真相了,狗作者果然不會寫爽文!

最後,江昊天注視着江玄,予以鼓勵,「後來者,望你能完成人皇未完成的千秋偉業,讓我人族屹立於諸天之巔!」

「人族的歷史,定會把你銘記!」

嗡——

一句交待之後,江昊天的影像消散,隔絕眾人的虛幻空間散去,獨留江玄一臉黑線,心底滿是吐槽,自己這個老子……畫大餅的水平,當真不咋地!

旋即,江玄先行將此事壓在心底,轉而來了一波「現場教學」。

看向龍族族長敖靖,江玄淡淡一笑,「多謝敖族長不忘承諾,送來這份信物。」

「我在此作保,只要龍族不亂,陰三大陸定會有龍族一席之地,不會驅逐半分,另外……諸天中的龍族,我人族也會庇護,保其萬世無憂。」

好好看,好好學,這才是畫大餅!

江曌是他女兒,照拂諸天中的龍族,是他這個當爹的,不得不為的事,現在卻還能空口許諾給敖靖族長,許以一份人情,純純白嫖。

「敖靖在此,代表龍族,感謝上神之諾!」敖靖拱手一禮,心中暗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太蒼降臨他龍族領地的那一刻,他是非常慌的,古神族和九尾狐族的遭遇,他已經知曉,他很清楚他龍族若是不主動一點,下場估計和這兩方種族不會有什麼區別。

所幸,三千年前,他在機緣巧合下結識了昊天夫婦,並代為負責轉交信物,這才有了現在的契機,能主動示好,讓他龍族保持獨立自主,沒有同古神族和九尾狐族一般,淪為「階下囚」。

當然,究竟是怎樣的「機緣巧合」,自然不足為外人道也。

說多了,都是淚。

「呵呵。」

江玄輕笑了一聲,揮手托起敖靖,說道,「敖族長不必如此,待神啟之地開啟,我可能需要借龍族一用,還望敖族長屆時不要拒絕。」

「上神哪裏的話!」

敖靖立即作保,「上神只管開口,我龍族定全力相助!」

「如此便好。」

江玄頷首一笑,又寒暄了幾句后,讓太蒼將其送離了燧人部落。

片刻后,太蒼回來,向江玄拱手一禮,「不負所託,陰三兩塊大陸,除了已經遁離的蝕魔族和金烏族,已基本肅清。」

「做的不錯。」

江玄頷首予以肯定,原本要求對方五個月完成的事,這才過去了不到半個月,已然完成了七七八八,不得不承認,太蒼不愧是曾鑄造一方聖庭的帝王,辦事效率確實很高,是個用起來很趁手的手下。

有這樣的人為他做事,他能輕鬆很多。

旋即,江玄轉而看向燧人公羊,詢問道,「族人們的進展如何?」

「回稟上神,有上神的世界樹和陣法相助,族人們進展都十分迅猛,這才十餘日功夫,已經有數十位順利突破,更有兩位神尊進一步突破到了准聖之境。」

江玄點了點頭,才不到半個月,這份進展不可謂不喜人。

「你呢?有把握在神啟之地開啟前證道成聖嗎?」

「我……」

燧人公羊遲疑着回應道,「有點難度。」

「我止步神尊巔峰多年,而今雖已有感悟,最多半個月皆可邁入准聖境,可想要在短短的數月時間裏證道成聖……恐怕沒那麼簡單。」

最後,燧人公羊有些慚愧地一禮,「讓上神失望了。」

「無妨。」

江玄搖頭失笑,「這畢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無需焦急。」

「只是一旦神啟之地,勢必會有大量強者進入,立地成聖者,估計也不在少數,他們雖為機緣造化而來,但難免不會對燧人部落造成衝擊,尤其是燧人火把就在這裏,你還需接引他們點燃玄黃之火,若無足夠的實力把控現場局勢,很難保證不會有宵小惹出騷亂。」

「況且,屆時我將全力衝擊鴻蒙金榜,未必能分心於此。」

「多謝上神關心,不過上神大可放心,我燧人部落雖無聖人,但制約聖人的手段……還是有一些的。」

燧人公羊微微一笑,自信地說道,「若真有人膽敢在此作亂,我有信心將其打殺!」

「如此就好。」

江玄頷首,想了想后,又交待了一句,「若實在不行,你也可直接差遣古神族和九尾狐族的人,他們以命魂立誓,可以放心使用。」

「是。」燧人公羊頷首應道。

「暫且如此,靜待神啟之地開啟吧,我也要靜修一段時間,多做準備了。」江玄說道。

「恭祝上神有所收穫。」燧人公羊一禮,退後幾步,而後轉身離開。

旋即,江玄看向太蒼,想了想后,自生命精靈那裏取來兩縷生命神氣交予太蒼,「兩縷生命神氣,希望能助你還復一些實力,神啟之地一旦開啟,一切未知,以你現在的戰力……未必夠用。」

太蒼一愣,他小聖戰力都未必夠用?不至於吧?

不過,他也沒有想太多,直接接過了生命神氣,「多謝尊上!」

兩縷生命神氣,或可讓他補全走出第二世所留下的弊端,將前世底蘊盡數接納,屆時他的戰力至少可以再拔升三成!

旋即,太蒼離開,自己尋了一個修鍊石殿,開始了閉關。

江玄先是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安排,確保沒有疏漏后,才放心地開始了閉關修鍊。

原初之術運轉,黑洞道基顫動,涌動着原始、純粹的氣機。

靜待,神啟之地開啟!

另一邊。

陰二大陸中。

鬼谷盤坐在一個巨大的方盤上,割破手指,以血為墨,憑空書寫出一個有一個詭譎而又玄奧的道紋,印刻入天地之中,勾連天地規則、時空歲月,與座下方盤冥冥呼應。

嘴中念念有詞。

「埋葬在記憶里的大秦兒郎,聽到我的呼喚了嗎?」

「時間在倒流中消弭,歷史在輪迴中歸來。」

「大秦的兒郎們……你們該蘇醒了!」

轟隆隆!

隨着鬼谷的呼喚,蒼茫大地陡然裂變,露出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呈現出一個個幽暗的深淵,仿若從黑暗歲月中蘇醒的大凶,正在睜開它那擇人而噬的凶目。

嗡!嗡!嗡!

一道道古老而又蒼白的神輝,自這些深淵中激射而出,呈現出恢宏異象。

這時。

鬼谷陡然站了起來,雙眸精光閃爍,一聲高喝,「武安君,豎我大秦旗幟!」

一聲落下,如雷滾滾。

黑袍劍客飛身而出,踏着蒼白劍氣步步而上,手中高舉一方玄色旗幟,正面上書「秦」之篆文,背面有桀驁的黑龍,仿若在引頸咆哮。

「大秦將士,何在?!」武安君沉聲怒喝。

「臣在!」

深淵之中,一聲爆喝,如大凶怒吼,凶戾如墨。

而後。

「臣在!」

「臣在!」

「……」

一聲聲回應,自深淵中響起,匯聚成凶墨怒浪,激蕩而起,瞬間吞噬整個蒼穹。

不遠處,一座恢宏的宮殿之上。

嬴四海立身於此。

一身黑色龍袍,頭頂朝天冠,威嚴如怒,滿是帝王之霸道。

他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藏於袖中的雙拳下意識地握緊,胸腔中有萬丈豪情,更有無窮熾熱和桀驁凶意。

朕有泱泱大秦,何愁屠天立聖庭?!

嬴四海眼眸微抬,凝望已被大秦將士凶戾掩蓋的蒼穹,眸中迸發無盡野望和霸道。

神啟之地開啟之日,便是他嬴四海逆天改命之時!

頭顱大陸的最上方。

狗道人盤坐在這裏,深邃的目光,洞穿虛空,注視着陰二大陸中的一幕,下意識地伸手來了個招牌動作,摩挲著八字鬍,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

呢喃自語。

「大秦歸來,屠天鑄聖庭,逆天改命……」

「嬴四海,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命數,究竟能不能違,就看這一次了!」

而後。

狗道人收回目光,轉而看向陰三大陸,深邃的目光,仿若在注視着江玄。

神色複雜。

「這小子……是個變數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天命反派:我,拒絕退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天命反派:我,拒絕退婚!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六章:泱泱大秦,何愁屠天鑄聖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