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紅塵庇佑贈蕭炎

第89章 紅塵庇佑贈蕭炎

第89章紅塵庇佑贈蕭炎

日月帝國皇宮。

這裏佔地廣闊,宏偉壯觀,外牆由紅色的彩瓦砌成,顯得十分華麗,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來到皇宮后,橘子立刻舉起手中的火龍令牌,一路上通行無阻,十幾分鐘后,她來到了一座巍峨的宮殿前。

門口的守衛在看見橘子的身影后,並沒有直接下跪,而是笑着迎了上來,恭聲道:「橘子小姐,您怎麼突然來了?殿下正在裏面看書呢。」

「快帶我去見殿下,我有要事稟告。」橘子將手中的八爪火龍令收了起來,臉色有些凝重,沉聲道。

「好,您請隨我來。」聞言,守衛點了點頭,絲毫不敢怠慢,立刻就領着橘子向內走去。

片刻后,守衛帶着橘子來到了偏殿的一處書房門前,這裏又有其他侍從,他們在見到橘子后,十分有默契的對視一眼,隨即便是立刻入內稟告去了。

「橘子來了?讓她進來吧。我不是早就吩咐過了,只要是她來,不需要稟告直接放她進來么?」書房內,傳出一名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年齡似乎並不大。

話落,書房的大門緩緩打開,侍從有些驚慌的從裏面走出來,恭敬的向橘子行禮,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橘子點了點頭,邁著步子走進了書房之中。

書房內到處都是金色的裝飾物,富麗堂皇但卻又不失古樸,八爪火龍紋在各種擺設上隨處可見,中央位置處有着一張巨大的書桌,而在其後,坐着一位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着一件刺繡著金色蛟龍的華服,有着一頭黑色的長發,他的相貌雖然算不上英俊,但眼神卻是炯炯有神,整個人有種上位者必備的威嚴,黝黑的皮膚透露著健康的光澤。

「橘子拜見殿下。」橘子趕忙上前下跪拜道。

見狀,白衣青年大手一揮,一股柔和的魂力波動傳出,瞬間便是托住了橘子的身體,道:「好了,你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套了。說吧,這個時候來找我是因為什麼事?」

「殿下,有一個好的機會出現了,我們必須要把握住。」橘子上前一步,來到白衣青年的面前,低聲道。

「哦?什麼好機會?」白衣青年有些好奇的問道。

橘子正色道:「事情是這樣的,不久前,堂主送了一名學員來軒老師這裏,那人名叫岩梟。就在今天,皇室外系子弟王少傑好像與岩梟發生了衝突,隨後王少傑便是找來皇室糾察隊的人,想要將岩梟給抓走。」

「結果,你猜最後發生了什麼?」

聞言,白衣青年愣了一下,抬起頭來,疑惑道:「發生了什麼?難不成是那人將皇室糾察隊的人全殺了?」

「不是。」橘子搖了搖頭,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沉聲道:「那個名叫岩梟的人,他的身上竟然同時出現了兩枚十萬年魂環,而且還是第一、第二魂環。十萬年魂環剛一出現,就嚇得糾察隊的人連動都不敢動,隨後他的眼中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那些皇室糾察隊的人就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了。」

「你說什麼?兩枚十萬年的魂環?還是第一、第二魂環,這…這怎麼可能?」白衣青年面露不可思議,道。

橘子繼續道:「殿下,我們且先不管這兩枚十萬年魂環是怎麼一回事。堂主在帝國中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眾多皇子都想要與之較好,如今王少傑找來皇室糾察隊的人到學院裏去抓人,加上後續發生的這些事情,這件事最後必然會被鬧大。如果您現在能夠出面妥善解決這件事,我想不僅能夠在堂主的心中留下一個好印象,說不定還能夠與那位名叫岩梟的少年交好呢。」

「十幾歲,就擁有兩枚十萬年魂環…殿下將來若是能夠得到此人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聽得此言,白衣青年的臉上流露讚許之色,道:「很好,橘子,伱真的是越來越聰明了,這件事你考慮的很周到,走吧,我們現在就去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

「好的,殿下。」點了點頭,橘子快步走到白衣青年身後,伴隨着一道輕微的軲轆推動聲響起,白衣青年便是被推了出來,他坐在一張輪椅上,雙腿空空如也。

這位白衣青年便是當今日月帝國的大皇子,同樣也是太子,徐天然,日月帝國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橘子的父母身死之後,她就一直在外流浪,後面在機緣巧合之下碰到了徐天然。那時候的徐天然尚未殘疾,就將她收留下來,並且培養她進入了日月皇家魂導學院學習。

隨着時間的推移,橘子沒有讓徐天然失望,她在苦修中成長速度越來越快。直到有一天,徐天然突然遇襲,橘子為了保護她,背上中了兩刀,險些香消玉殞。

徐天然在日月帝國皇室的地位本來穩如磐石,接任皇位幾乎是板上釘釘的,正是那次遇襲之後,他失去了雙腿,成為了一名殘疾人,這就令他的地位有所下降了。畢竟,一國之帝君如果是殘疾,這對於國家的影響是相當巨大的。

那次的襲擊雖然對徐天然打擊巨大,但橘子也從此成為了他心腹中的心腹,對橘子,他幾乎是無條件的信任。橘子心中對星羅帝國的深切仇恨他也同樣清楚,因為前者的父母死在了星羅帝國的手中。

雖然成了殘廢,但這對於徐天然來說算不得什麼,很快,他便是以雷霆手段找出了刺殺自己的真兇,正是他的眾兄弟之一,最後他將這位安排刺殺的兄弟,凌遲在了自己的寢宮之中,震驚朝野。

從那以後,就沒有人再質疑過他的太子之位,同時也沒有人再敢派殺手刺殺他。

橘子推著徐天然出了太子殿,立刻就有護衛跟了上來,光是從氣息上來看,這些人的實力皆是魂聖以上。

出了皇宮后,徐天然微微回過頭來,溫和的問道:「橘子,你最近修鍊如何?」

橘子淡淡的道:「自從成為五級魂導師后,我的修鍊速度似乎就進入到了瓶頸狀態,魂力的提升速度也是十分的緩慢,服用藥物的效果也不怎麼明顯了。不過,我聽軒老師說,那個名叫岩梟的傢伙,似乎也會煉藥,改天我找機會問問他。殿下,您放心,我一定可以考入明德堂的。」

徐天然微微一笑,道:「不要緊的,橘子。你慢慢修鍊就行,我相信,以你的天賦,考入明德堂是遲早的事。」

「嗯。」橘子微微點了頭。

徐天然繼續道:「父皇最近的身體每況愈下,恐怕堅持不了幾年了。如果你認為在魂導師方面發展的速度太慢的,那便離開學院過來跟我。你不是一直想要報仇么?到時候,我可以讓你進入軍隊,然後再逐步放權給你。」

「有了軍隊,你想要報仇那便指日可待了。」

「啊?您想要讓我統領軍隊?」聞言,橘子瞳孔微微一縮,連連擺了擺手,拒絕道:「殿下,我不行的。」

橘子的表情很真實,但在眼底深處,卻是有着一抹喜意一閃而沒,她身負血海深仇,又怎麼會不想?

徐天然拍了拍橘子推在輪椅上的手,輕嘆了一聲,正色道:「橘子,我沒有跟你開玩笑,自從你幫我擋下那兩刀后,這諾大的日月帝國中,我最信任的便是你。我現在這副樣子,還如何指揮軍隊呢?只有交在你手裏,我才放心。」

「殿下……」

與此同時,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

此時的皇室糾察隊的七人包括王少傑,全都躺在了地面上,身體極度的痙攣著,口吐白沫,眼珠上翻,就像是發了羊癲瘋一般,顯然是受到了什麼精神衝擊類的技能。

「草你媽的,你們這群混蛋,竟然敢來我學院鬧事。」看着眼前的這一幕,鏡紅塵頓時發出一聲怒吼,令得整個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都在這雄渾的聲浪中震蕩了起來。

上前幾步,鏡紅塵來到蕭炎的面前,仔細打量了後者一番后,方才沉聲問道:「你怎麼樣?沒事吧?」

擺了擺手,蕭炎低下頭來瞥了眼地上口吐白沫的皇室糾察隊成員,淡淡的道:「你應該關心他們才對。」

「哼,這些狗娘養的東西,死了就死了。況且,他們現在不還沒死么?」眼中煞氣大增,鏡紅塵雙拳下意識的握緊,若是換作是別人,他估計早就痛下殺手了。

可這皇室糾察隊的人,多少都和日月帝國的皇室有點關係,他還真不能完全無所顧忌,不過這樣的前提是蕭炎並沒有受到傷害,若是後者已經受傷,他必然也會大下殺手。

「諸位,好戲收場了,各回各家吧。」

抬頭對着附近圍觀的人群笑了笑,緊接着,蕭炎上前一步來到鏡紅塵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老先生,我還要去城內的拍賣場看看,這裏就交給你來解決了喲。」

語罷,蕭炎便是轉身對着學院外而去。

「等等。」鏡紅塵手掌一揮,冷喝道。

聞言,蕭炎愣了一下,他眉頭微微一皺,並未回頭,而是淡淡的道:「怎麼?老先生難不成要為了這幾個人留下我?」

「岩梟小友,你這是什麼話?老夫是那種沒有眼力見的人么?」深吸了一口氣,鏡紅塵追了上去,去來到蕭炎的身旁,緊接着,他抬手在自己的胸口處一抹,一面看上去十分纖薄的紅色金屬片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這塊紅色的金屬片呈圓形,看上去纖薄如紙,通體散發着柔和的金色光暈,最為奇特的是上面的透雕。那一道道透雕紋路細密、規整,但又充滿了創造力和想像的味道。沒有任何魂力波動從其中滲出,但它只是在那裏,卻有種凝厚如山的特殊質感。上面隱隱有淡淡的金色光暈閃過,光芒並不強烈,卻極其吸引眼球。

「此物名叫紅塵庇佑,是一件九級觸發類防禦魂導器。將它放在胸口處會與魂師的身體貼合,吸收魂師的魂力與之成為一體。一旦魂師遭到攻擊時,它就會提前做出防禦,防禦效果相當於使用這凝聚全部魂力在不發動魂技下的最強一擊,而消耗的魂力卻是最強一擊的五分之一。」

「同時,它還有一種特殊的激發方式。通過主動激發起核心法陣,可以產生一個持續十五秒的無敵護罩。防禦力達到使用者自身修為的三倍。能夠成為九級魂導器,憑藉的也就是這個無敵護罩的能力。但這種特殊激發只要使用一次,就需要進行充能。不需要刻意去充能,在使用者自然修鍊之中,它會逐步充滿所需魂力,這個過程大概需要三天左右。當然也可以進行主動充能,那樣的話,大約需要冥想持續一天一夜,將全部魂力不斷灌注其中即可。」

「這玩意兒我見過,當初在明斗大森林時夢紅塵的身上。」目光注視着鏡紅塵手中的紅色金屬片,蕭炎低聲道。

「出去獵殺魂獸,我怕出現意外,便將這件九級魂導器佩戴在了我孫女的身上。如今她已經回了明都,自然是用不着了。」一邊說着,鏡紅塵便是將這件九級魂導器遞給了蕭炎,正色道:「這件九級魂導器就當是你為我孫女解毒,我額外送給你的報酬吧。明都表面上看似風平浪靜,但水下卻是波濤洶湧,如今你又得罪了皇室的人,應該用得着它。」

「如此寶物,實屬罕見,老先生既然要將之贈於我,那小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雙眼微眯,蕭炎雙手接過紅塵庇佑,金光一閃,便是將之收入到了儲物魂導器中。

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蕭炎向鏡紅塵略微躬身後,便是頭也不回的轉身而去,直奔城裏的拍賣場。

蕭炎前腳剛離開,後腳就傳來聲音:「太子駕到!」

聞言,鏡紅塵愣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絲疑惑,自語喃喃道:「這件事…怎麼會驚動太子呢?難不成他是來為皇室糾察隊的人出頭的?」

學員們如潮水一般分開,徐天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微臣參見太子殿下。」望着那坐在輪椅上被侍從推過來的徐天然,鏡紅塵嘴裏說着參見,但實際上卻只是對着太子點了點頭而已,以他的身份,哪怕是皇帝見了他都得客客氣氣的,怎麼會屈身向太子行禮?

更何況還是一個很有可能無法登基的太子。

徐天然一臉恭敬的坐在輪椅上微微躬身,道:「天然見過堂主。身體殘疾,不便行禮,還請堂主原諒。」

鏡紅塵也沒想到徐天然竟會對自己如此客氣,對這位太子殿下他還是知道一些的,徐天然也曾經是他最看好的。這位太子殿下不但有野心,更有手腕。如果他能繼承皇位,必定會帶領日月帝國有更好的發展,只可惜後面的突發事件讓他變成了殘疾,讓得已經有所決定的鏡紅塵遲疑了。

畢竟,一旦站錯了隊,將來的下場必然是凄慘的。

「太子殿下不必客氣。」鏡紅塵擺了擺手。

徐天然一臉緊張的道:「堂主,我是聽橘子說,皇室糾察隊的人好像將她的一名同學給抓了,所以特意過來看看。現在糾察隊確實有些不像話,怎麼連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人都敢抓。看您的神色,難道這些混蛋竟然沒通知您就抓人了?」

「哼,可不是么。」冷哼一聲,鏡紅塵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道:「太子殿下,容臣多嘴一句,現如今這些皇室糾察隊的人,還真是無法無天,早該整頓了。」

「哦。」聞言,徐天然微微頷首,眼睛眯成一道寒光,片刻后,他竟然對着地上那七個口吐白沫的人指了指,沉聲道:「來人,將這幾個傢伙殺了。」

ps:求月票,求推薦票。作者生病了,起床舒服點后就趕緊寫,所以今天的更新遲了點,抱歉。

求月票,求推薦票。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斗羅:蕭炎穿越成霍雨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斗羅:蕭炎穿越成霍雨浩
上一章下一章

第89章 紅塵庇佑贈蕭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