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接连挑战

第三百零九章 接连挑战

一剑横斩之间,妖艳男子手中一道印诀击在剑气之上,一阵余波散开,微微后退一步。

“好生凌厉的剑气,看来我是小觑你了!”此时妖艳男子面目微微一沉,双目之中带着一丝凝重看向武天。

武天带着一丝笑意:“过奖!”

“你竟这般快便是突破了我的幻境?”此时妖艳男子似乎还带着一丝疑惑,他对于自己的幻境似乎很是自信一般,即便到了此时还有着一丝不甘之意。

“突破?我从未入过你的幻境,何来突破一说?”武天笑道。

妖艳男子面色不断变换之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冷笑:“这般张狂,看来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看一看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

“又想施展幻术吗?”武天再次一笑,似乎在嘲讽对手。

“哼!”妖艳男子轻哼一声不语,手中印法再度一变此刻漫天的花瓣顿时消散而去。

妖艳男子此时似乎变得更为真实一般,天空之中似乎下起了雨,点滴的雨声又如同寒冬的飞雪带着呼啸之声:“若论幻术,何人是我的对手,今日便是让你见识一番!”

武天轻笑,看向四周,此时整座战台似乎变了,变得不同,回眸之时妖艳男子已是再次消失而去。

武天眼前的景象变换,有着一片湖泊,湖泊之中水波荡漾,泛着涟漪,许多孩童在水边嬉戏,一些女子在一旁浣纱,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向戏耍的孩童。

其中一名七八岁的男孩坐在一边,看着孩童嬉戏之间,眼中泛着浓浓的艳羡之意,小小的年纪嘴角却是泛着一丝苦涩之感,男孩坐在原地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许久面色之上露出一抹坚定之色,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

缓缓走向戏耍的孩童,然而那些孩童见到他之时,立马看向男孩,男孩刚欲说些什么,所有人皆是远远避开,即便在浣纱的女子见此也是不禁皱眉,招呼着自己的孩子带着洗尽的衣物远远离去,男孩站在原地,低垂着头似乎很是失落。

男孩站了许久,低着头缓缓向着远处而去,一路上似乎想要回家,然而路上的人见到自己却是如同见到煞星一般唯恐避之不及,脸上露出一抹厌恶之感。

武天苦笑跟在男孩身后,静静的看着男孩一路上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当他来到家门口之时,沮丧着小脸,一名长相秀美的女子见到男孩之时,却是带着一丝笑意,道:“今天去哪玩了?”

“他们都不跟我玩,说我是妖怪,他们都害怕我!”小孩不敢抬头看自己的母亲,似乎想要垂泪,却露出一抹坚毅之色,生生忍住泪水。

武天轻笑道:“想要凭借此番小事让我散失斗志?过于低劣吧”

“好戏还在后头呢,慢慢的感受吧!”妖艳男子此时声音如同自虚空之中响起一般飘渺不定,无法捕捉。

武天微微凝目,看向前方之时一切似乎已是变了,熟悉的场景消失,化作一片荒芜之地,漫天之间似乎并未有着任何的生灵,静静的看向远处,此时眼前浮现而出一道千丈的天堑,一眼望去无法看到另一岸,此刻天堑之上悬着一座巨大的战台,此刻已是寸寸裂开,散做无数碎块。

天宇之上三道身影站立其上一身紫色的长袍遮住全身,周身却是给人一种压迫之感。

噗!一口鲜血洒落之间,一道青色的倩影飘飞而出,向着天堑之下而去,身影之中似乎藏着落寞与心安,此刻那道身影似一只青色凌舞的落蝶,展现自己一生之中最后的舞姿。

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纵身之间化作一抹流光向着那道青色的倩影而去,似乎没有着犹豫,没有着迟疑,有的只有无尽的哀伤。

厉声长啸,伴着哀伤,第三位修士却是泛着一丝得意的目光看着坠落的两人,似在嘲讽,似在讥笑,变得更加兴奋。

武天看着眼前的场景,心头一颤,眼中思念哀伤之意此时尽数涌现而起,有着肝肠寸断之感。

“宁心古经!!”他一声低吼,运转这门许久未曾动用的神识功法!

一切似乎凝固如同静止一般,时间在此时停止,没有凄厉的长啸,没有来自深渊之底的风声,没有血腥味,一切都没有,战场依旧是那片战场,人依旧是那些人。

......

“不得不说你的幻术却是厉害,可是于我无用!”武天淡然的站在远处看向四处,嘴角带着一丝温馨的笑意。

许久,未曾有人回应,似乎根本就无人一般,武天轻轻叹息,道:“那便让我帮你破了这幻境”

武天话音一落,一道印法凝结之间,食指微微一颤一滴殷红的鲜血露出,随手一点之间伴着印法的击出似乎化作万千血液一般向着四处散去。

渐渐的,那身处的环境之中一点点消融而去,如同潮水一般不断退去,转眼之间所有的一切消散而去。

武天转眼看向前方,已是恢复原状,眼前的妖艳男子目光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之色,看着武天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一般,道:“怎么可能?你怎能破得了我的环境,你不是应该被代人其中吗?”

“幻术依靠的是神识之力,引发对手心中的痛苦,达到影响对手心智的法术!在你幻术降临之前,我早已模拟心中的痛苦,你之幻术所引发的痛苦场景,对我而言都不是真实的,那我又怎么可能真的中你的幻术?”武天嘴角带着一丝自信的笑意,看着妖艳男子。

“同境界之中怎会有人的神识比得过专修的幻术之人,这不可能,除非你隐藏了实力,对,你肯定隐藏了实力!”妖艳男子似乎对自己的猜测很是自信一般。

然而武天此刻却是微微摇头,道:“若是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妖艳男子一脸不信之色。

武天不语,而后淡淡道“还有更强的幻术,就赶快施展,不然你没机会了。幻术形的修士,战力一般比较弱!”

“原来如此!”妖艳男子轻语,似在思索着什么一般,而后突然之间如同焕然大悟一般,双目睁得奇大。

当妖艳男子跃下战台之时,武天看着那远去的妖艳男子,那淡然的目光之中带着却是不禁一变,暗道:“好厉害的幻术,眼前所见,是此人的一具分身!”

“不对,小子你蒙我!”妖艳男子突然之间折返而来,一跃而起欲要登上战台之时,战台之上却是一抹淡淡的白光。

一个闪烁之间便是将妖艳男子震开,妖艳男子看着武天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怒意,道:“你使诈,你根本就是隐藏了修为,我不服!!”

“输便是输,没有服与不服,要是不服我也没办法,规矩便是如此你既然已是落下战台,已是没有资格再挑战我!”武天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之意看着妖艳男子。

“小子,你给老娘等着!”妖艳男子一跺脚,悻悻然离开。他周围的男修士,无不脸色未变,一万个不想和他沾上关系。

“敬候佳音!”武天轻笑,目光环顾之间向着四处看去。

一位青色修士,轻笑之间,一杆青色的竹箫出现在手中,霎时之间一声悠长的箫声便是传来,箫声之中带着一丝凄婉,迷离之间带着哀怨,思归之心不禁涌现。

武天静静听着那般箫声,眼中也是不禁露出一丝伤感之意,静静听着那般曲声,虽不懂吹奏却能眯明白曲中之意那般伤感,那般哀怨之中带着凄迷,不断勾起人的伤心往事。

“爸妈、韩清,你们还好吗?”武天眼神有片刻的迷离,记忆中三道平时不敢有丝毫触摸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那么清晰、那么牵挂,仿佛在召唤武天返回那个世界。

“等我,我一定会回去的!”下一刻,武天的眼神,变得无比坚定,似有无穷战意在燃烧。

曲子尽显柔美凄凉之意却是带着一丝哀伤,一曲落罢不禁有着诸多之人为之侧目,青衣修士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一丝的征兆便是跃下战台。

对手看着青衣修士这般悄无声息的跃下战台,微微蹙眉,青衣修士此时行走在人群之中感受着那背后高处的目光,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之意,默默行走着,似乎不在意那战台之上所属的位置,所属的人。

“怯战了吗?”对手大声呼喊,然而青衣修士此时却并未有着丝毫的停留一步步走向远处,消失在人群之中,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武天看着那远去的青衣修士不禁叹道:“此人好高的意境,想必也是一位正在化神的修士,了不得!”

就在武天静静等待下一位对手的时候,天宇之上一阵白色的光华闪现之间,接着便响起的战鼓之声,嗡鸣震耳,震慑着人心,如同将要出征的战士一般燃烧着热血,带起高昂的战意。

人群中,一道黑影,眼中带着一丝希冀之感,嘴角微微一笑。

战鼓依旧擂鸣,越发的高昂激励人心让人感到热血不禁在沸腾着。

一抹黑色的流光涌向天宇,而后一个翻转之间落在战台之上,周身似乎有着一种气场在与武天对抗。

“你是何人?”道粗犷的声音不禁响起,眼中带着一丝战意看向武天,没有轻视,有的只有出于对对手的敬重之意。

战台之上熠熠生辉,泛着耀眼的白光此刻越发的刺眼,二者的气场越发的强烈,即使是下方观战之人皆是深有体会,看着战台眼中带着艳羡之意,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上战台。

“战!”那战台之上高大的男子开口,声音有如鸿音,若狮吼般让人感到一丝丝颤鸣之感。

武天英俊的脸上浮出一抹自信的笑意:“请赐教!”

高大男子瞪着双目似惊似喜,有着一种连同自己也说不出的意味,似乎很是期待与眼前之人一战,然而此时下方观战之人却是不由带着一丝震撼之感。

“多说无益,那便一战吧,一战之下让我感受你的强大,你给我一种压迫之感,让我兴奋!”高大男子裂开嘴带着笑,便是豁然之间出手,凝拳之间便是一拳轰向武天。

拳风猎猎,带着一阵无匹的劲风似要斩断天地一般,直向武天扑杀而去。

“可以试试曾在凡人疆域的的几门武功!”武天动了,手掌轻摆之间,如同鱼游与水一般,带着柔意反手之间,黑色的法力涌现。

一丝丝法力升腾在掌间,一掌迎接而去二者相碰之下,一阵法力余波如同来涟漪一般向着四周扩散而去,此刻二者皆是后撤一步,眼中皆是带着一丝惊异之感。

高大男子眼中的惊异刹那之间便是消失,而后手脚大开大合,拳脚之间不断向着武天而来,看着这般架势如同一套拳法一般向着武天攻击而去,每一拳皆是带着一丝丝劲风,伴着拳响之声轰鸣而起,有着轰塌山岳之势。

武天将修为压制到与男子相同的地步,目光微微一凝之间,脚步后踏身躯一震手中结印之间,法力再度涌现如同洪流一般向着对手席卷而起。

那法力所化的匹练之间如同一柄柄利剑一般,向着高大男子汹涌的斩去。

高大男子反手之间,一套拳法依旧施展,一拳拳不断轰击而出不断轰在那匹练之上,每一拳之间皆是带着一丝碎裂之声,似崩裂一座座山岳一般铿锵有致,没有一丝的慌乱二者皆是有着自己的底牌,并不在意这一招一式之间的胜负,反手之间依旧相战而去。

当高大男子轰碎那最后一丝洪流之时,带着诧异之感看向武天,嘴角浮现一抹弧度,道“你很强,竟然有着这般实力,可是之前我从未见过你!”

“我刚来的,你又怎会见过我呢?”武天看着高大男子,满是战意,二者相视之间,彼此之间带着欣赏的意味。

这高大男子的招式,颇为了得,若是没有修为,在凡人疆域,定然是一位绝世高手!

转眼之间二者此时再度战至一处,一拳拳轰击之间带着震撼之感,每一拳相碰之下皆是带着一丝颤抖之意,二者实力皆是相仿,这般一战之下许久皆是未能分出胜负,并且二人如同棋逢对手一般越战越勇,不断厮杀之间有着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意之感。

“霸天拳!!”武天双手握拳,轰然镇压而下,如同两个世界在轮转,不论男子使出招式化解,都毫无用处,最终被武天接连两拳轰下战台。

“过瘾!!”台上的武天和被轰出战台的高大男子,同时低吼道。

“道友果真了得,我们后会有期!”高达男子对武天拱手一礼,随即消失在人群中。

下一位挑战者,一拳便是狠狠向着武天后背砸去,似乎想要一击之下让武天失去战力一般。

武天回头,反手之间一拳便是轰在那拳影之上。

霎时之间,来人倒飞而出,生生飘出数十米之远方才停住脚步,此时他面色潮红,体内的血气不禁翻涌之间,一口鲜血险些吐出来,瞪着双目死死盯着武天眼中满是怒火。

“再吃我一招!”那挑战之人,眼神阴狠如同一条毒蛇一般阴恻恻的盯着武天,手中似在凝结印法,不断有着光华落尽印法之间,印法此时越发的璀璨。

武天道:“我没时间等你凝结印法,滚下去吧!”

说着,他手中一抹光虹转眼之间,向着来人轰击而起,还在全神贯注凝结印法之人此刻看着那突如其来的光虹,眉头一皱,想要抵抗之时,一击之下便是将他击飞而出,落下战台。

这时候,观战的修士中,才有人猛然发现,武天从跳上战台到现在,几乎没有怎么移动过,因为他身后模样可爱的女童,是个非常好的参照物。

“此人还可怕的战斗力!我等从未见过如此生猛的金丹期修士,他战斗时,法力波动很小,肉身肯定极度可怕!”修士们窃窃私语,莫不带着震撼之色。

别的战台上,战况越发激烈,每一击之间皆是有着撼动山岳之力,有着覆灭大地之感,一击出手带着残风独留残影,每一瞬间皆是无比惊险稍有不慎唯恐落败。

至此,无人敢继续挑战武天。武天就这样无聊的等待结束。

“我饿了!”丹晨摸了摸咕咕叫的独自,一脸可怜。

武天神识一动,一大桌佳肴凭空出现,两人就这样在台上大快朵颐,让战仙城的修士,大开眼界。

战仙城地位崇高的战太,何时成了客栈一般的地方,竟然被人用来享用美食。

“放肆!!”怒吼声从城中心传来,下一刻,一位浑身笼罩在铠甲内的修士,从一道闪电中出现,仅露出的双眼,对武天怒目而视。

“小孩子饿了,你让我怎么办!”武天转头看了他一眼,一点不在乎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