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趙鴻漸

第五百九十三章 趙鴻漸

此人一身銀色鎧甲,身披白色披風,看起來正是武趙軍的樣式,不過比大將甲更加華麗。

他大概三十多歲的年紀,生的十分英俊,長相與趙明衡有些相像,一頭銀白色長發顯得有些邪魅、冷峻。

「晉安世子殿下真是好大的威風!」他冷冷開口道。

兵主被震的後退了一大截,楚伯平眉頭緊鎖打量著這位彷彿憑空出現的神秘強者。

片刻之後,楚伯平動容說道:「你是趙鴻漸!」

趙鴻漸陰寒一笑道:「這麼多年過去,世子殿下居然還記得我這個小人物,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鴻漸,在我的印象中你可與趙明衡不是一丘之貉,十幾年不見,難道你已經變了?」楚伯平的語氣柔和了許多。

趙鴻漸臉色陰沉不定,似是有些糾結,隨後冷笑道:「世子殿下,我可是武趙王獨子,是武趙唯一的王儲,難道不與父王同一戰壕還要與你這個落魄的世子為伍?」

「既然如此,那便戰吧!讓我看看這十幾年過去你這位新晉世子有多大長進!」楚伯平的臉色陰沉下來說道。

「我想一定會給你一個大驚喜!」趙鴻漸信心十足道。

就在這時,兵主再次動了起來,楚伯平放棄了趙明衡轉而攻向趙鴻漸。

看到兒子到來的趙明衡雖然面帶喜色,不過他似乎對自己這位親子有些忌憚,在趙鴻漸開口的時候他一聲不吭,當趙鴻漸從他的身前沖了出去他才好像恢復了正常。

只聽「轟」的一聲,兵主再次被掀飛,一連倒退了十餘丈才停了下來。

趙鴻漸只是揮出一刀就將兵主擊退,看他輕描淡寫的樣子絕不像假裝,看起來二者的實力差距巨大。

楚伯平一臉難以置信說道:「沒想到你會變得這麼強!」

趙鴻漸沒有立刻追擊,他將手中兵器拄地,接着咧嘴笑道:「當年的我不是你的對手,咱們交手我都沒有贏過,不過父王傾盡武趙之力就為了讓我提升實力,我若是太弱豈不是對不起他老人家!」

十位聖人的混戰異常激烈,大家你來我往,打得越來越焦灼,互相的對手也不是固定的。

趙明衡聽到兒子的話,他突然爆發力量將豆豆擊退而後說道:「鴻漸,不要跟楚伯平廢話,殺了他!」

趙鴻漸一臉不滿地瞪向趙明衡說道:「父王,孩兒說話的時候還請不要插嘴!」

這話絲毫沒有恭敬可言,反而帶着威脅的味道。

趙明衡聞言卻不憤怒,他居然笑着說道:「好,吾兒霸氣,你說什麼是什麼!」這位武趙王此時真的閉上了嘴巴,他立刻轉身迎上了豆豆等人。

大夥見狀都十分詫異,就連呂浮屠都有些好奇,只有齊軒拙一臉淡然,彷彿見怪不怪了。

楚伯平很快恢復了平靜,他打量著趙鴻漸說道:「鴻漸,你果然和武趙軍其他人不一樣,渾身居然散發着堪比聖人的道之力!」

趙鴻漸下意識看向自己的手說道:「說起來你或許不信,我曾經吃了一個聖人…」

「吃人…吃聖人!」楚伯平一臉駭然,他盯着趙鴻漸的眼神有些失望也有着陌生。

「當年的你可是最討厭旁門左道的,就連對我的墨家機關術都嗤之以鼻,如今你卻靠吞噬他人提升自己,這和妖邪有何區別!」楚伯平質問道。

趙鴻漸目光閃爍道:「說到墨家機關術,當年咱們從大墓之中帶出來的盒子還真是不簡單,若我沒看錯,你腳下這個大傢伙應該就是墨家手段了吧,光靠外力就達到堪比聖人的實力,不得不令人佩服!」

他突然抬起了頭傲然說道:「身處亂世,強者為尊,不管是什麼旁門左道只要能夠提升實力我都願意一試,妖邪…又如何?」

「看來你真的變了…」楚伯平感慨道。

「變了嗎?是啊,晉安沒了…武趙於涼州崛起…而如今涼州也沒了…什麼都沒了…我又怎能不變…」趙鴻漸臉上有着無法名狀的落寞。

「鴻漸,我能看出來你仍和趙明衡不是一路人,他如此殘骸無辜一定沒有好下場,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楚伯平依舊沒有放棄勸說趙鴻漸。

趙明衡時刻關注著這邊的對話,他甚至沒有全力出手對敵,就在聽到楚伯平的話后他焦急說道:「吾兒,不要聽楚伯平亂說,他與你我有深仇大恨,你若被他哄騙一定會追悔莫及!」

趙鴻漸笑了,笑得很是溫暖,這樣的笑容和他的如今的樣貌十分矛盾。

他沒有理會趙明衡。目光一直放在楚伯平身上,從二人的對話可以看出他們是舊相識了。

曾經他們兩個一位是晉安世子,一位是晉安鷹嘯軍統帥之子,二人又怎可能不識。

趙明衡在趙鴻漸出現后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理智,變得有些毛毛糙糙的,他十分緊張的注意著趙鴻漸的一舉一動,好像生怕自己這位親兒子反水一般。

趙鴻漸盯着楚伯平苦笑道:「伯平,回不去了,當年的你我應該是至交吧,現在只能是敵人了,在碰了那個東西之後我便不再是我自己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說道:「現在這裏可不只有一個人,在吞噬了燕東流之後,他就一直在我的腦海之中,無論如何也趕不出去…」

楚伯平聞言大驚道:「風聖燕東流?這位涼州聖人已經死了?被你吞噬了?那個東西又是什麼?」他接連丟出了問題,言語之中儘是關切之色,顯然雖然已經站在了對立面,他對自己這位曾經的摯友仍然不願放棄。

趙鴻漸並沒有回答楚伯平的問題,而是自顧自說道:「當年聽說你從永安城中帶走了很多人,孝先和燕行雲都是隨你離去的吧…如果…」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自嘲一笑搖了搖頭。

楚伯平自然之道趙鴻漸所說如果後邊的話,可是他又怎麼能那樣做,他又怎麼敢那樣做,危機四伏的永安城,他是不可能去找一位叛亂者之子的,更何況是要把人帶走,此中後患無窮。

兩個人對此都心知肚明,只是一個感慨,一個遺憾…

楚伯平沒有在說話,他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趙鴻漸。

趙鴻漸思慮了片刻說道:「一共四個問題,前三個問題我已經說了,最後一個問題,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我會告訴你,但不是現在…」

雖然不願意相信,但還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楚伯平的內心深處一陣嘆息。

兩個人真的就像是舊友重逢,雙方的其他高手都沒有攻向二人,他們就像是兩艘行駛在風暴中暫時安全的小舟,隨時都有可能陷入危險和混亂之中。

「敘舊就到這吧,伯平,我一定比你想像的還要強,奉勸你拿出全力,否則你會死的…」趙鴻漸雖然說着狠話,但語氣有些溫柔。

楚伯平臉色陰沉說道:「我還有一個問題,當年得到盒子之後,你可將消息告訴給了趙明衡?」

趙鴻漸聞言一愣,隨後他皺眉說道:「這件事重要嗎?」

「很重要!」楚伯平堅定說道。

趙鴻漸思考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應該是說了…」

「當年的變故可與盒子有關?」楚伯平突然提高了聲音,顯然這句話並不是單出問向趙鴻漸。

趙明衡聞言神色一動,不過很快他就裝作沒有聽到,全神貫注地投入到戰鬥之中,雖然援軍來了,不過趙鴻漸一直沒有忙着動手,這讓趙明衡三人無比被動,稍有不慎就有隕落危險。

「當年我曾將大墓中的見聞說給了父王聽,至於晉安的那次變故與此有沒有關係我就不知道了…」

楚伯平輕輕點頭道:「原來如此…那就戰吧…」

「得罪了!」趙鴻漸拔出兵器就朝着楚伯平沖了過來。

面對趙鴻漸看似平平無奇卻威力奇大的攻擊,楚伯平嚴陣以待,他大喝一聲道:「以戰止戰,墨守成規!」

兵主除了右手一把闊劍外,左手處憑空出現一道光影盾牌,在楚伯平的操控下,兵主一劍一盾配合的無比默契,攻守兼備。

雙方都沒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一場兵器戰打得異常激烈。

「好,痛快!再來!」趙鴻漸爽朗笑道,那柄三尖兩刃刀在他手中就像是自己的身體一般,不僅操控起來十分順暢,威力更是大的驚人。

「誰怕誰!」楚伯平也開口道,兵主的出手也是凌厲如風。

他們二人的樣子並不像是生死相搏,更像是好友間的切磋,但在場高手們都知道,這樣的戰鬥兇險異常,稍不注意便有隕落的風險,二人都不只是切磋那麼簡單。

期間雙方都有高手想要支援,不過都被二人喝退。

就連穩重如項問天看到趙鴻漸后同樣有些手癢,他接連好幾次都出言想要與趙鴻漸單挑,但都被楚伯平拒絕了。

趙鴻漸的實力確實深不可測,隨着時間的推移,兵主漸漸不敵,楚伯平只能選擇退後。

「十多年過去,終究還是我略勝一籌!」趙鴻漸笑道。

楚伯平並沒有任何不悅,他認真說道:「你我都知道大家都沒有出全力,我不願傷你,你也不想殺我!」

「伯平啊,經歷了這麼多,你還這麼天真嗎?這樣的你還想復國?」趙鴻漸譏笑道。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趙明衡的聲音:「鴻漸,快出全力吧,我們頂不住了!」

這一戰趙明衡不可謂不悍勇,他們本就處於劣勢,這位武趙王在很多時候都是以一敵二,以一敵三的局面,即便如此,他也只是有些狼狽,並沒有受傷。

「伯平,就到這吧…」趙鴻漸的眼中隱隱有一絲不舍,不過很不容易察覺。

別人看不出來,但楚伯平卻是看出來了,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終是沒有說出口。

趙鴻漸一手握著刀柄,一手掐訣道:「伯平,這便是燕東流的道,小心了,風起!」

隨着趙鴻漸的「風起」二字剛落,楚伯平只覺得突然有股微風襲來,而後很快大風降臨,只過了片刻就變得兇猛無比,所有的風都朝着趙鴻漸匯聚而來。

奇怪的是,趙鴻漸身邊的風已經如同刀割,但他的身邊卻是異常寧靜,沒有風能靠近他。

被狂風籠罩的趙鴻漸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只見他朝着楚伯平一指,就有一道恐怖的龍捲風朝着楚伯平攻來。

「兼愛!」楚伯平當機立斷喊道,而後兵主身上白光閃爍,那道狂風竟然很快消失無蹤了…

趙鴻漸也是吃驚不已道:「墨家手段果然神奇,居然能吸收道力!」

楚伯平沒有理他,而是再次開口道:「非攻!」

只見一道更加恐怖的龍捲風從兵主身上釋放而出,直奔趙鴻漸所在位置而來。

「有意思,不僅將道力吸收,還能以更強的力量反攻回來!我對墨家雞冠石愈發好奇了!」趙鴻漸依舊笑道,面對自己的攻擊折返,他的臉上沒有一絲慌張。

趙鴻漸伸出右手只說了一個「收」字,那道堪稱恐怖的颶風竟然瞬間縮小被他收在了手中。

不過楚伯平的攻勢遠沒有結束,他操控著兵主手持闊劍全力攻向趙鴻漸,同時開口道:「鴻漸,你我不是敵人,等到有那麼一天,我定帶你去平安谷看看,那裏有着太多墨家手段…」

「謝了!」趙鴻漸面無表情說道,他也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渾身颶風纏繞,手中三尖兩刃刀威力更盛,轉瞬間就壓制了兵主。

隨着她的攻勢,楚伯平只能操控著兵主後退,如若不然,在趙鴻漸的恐怖攻勢下,兵主極其容易損壞。

看到趙鴻漸此時的樣子,楚伯平知道這位舊友並不會收手了,他大聲呼喊道:「陸伯助我!」

陸正良原本正攻向齊軒拙,聽到楚伯平的求助后立刻向這邊沖了過來,他的身邊是項問天,這位大舜世子獨自面對齊軒拙沒有絲毫問題。

若不是趙明衡的庇護,齊軒拙早就被拿下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烽火寄平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烽火寄平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三章 趙鴻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