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机场鏖战(二)

第三十四章 机场鏖战(二)

(我是作者责编,作者暂时无法上网,代为上传)

东北军的沈阳飞机场坐落在东陵于南运河中间,名叫东塔机场。

东塔机场位于沈阳东南方向,由于有南运河阻挡,曰军若想进攻,除了强渡运河外,就是从沈阳城南绕行了。

从沈阳城南绕行进攻显然不符合曰军速战速决的初衷,而且还可能会暴露目标,遭遇沈阳守军的拦截。

因此,板垣征四郎将路线选定在了强渡南运河之上,为了一举拿下东塔机场,板垣征四郎这次抽调了三千精兵,并配备了大量的毒气弹。

和下午进攻沈阳不一样,虽然进攻沈阳板垣征四郎动用集结了六千多人,但除了炮兵部队,还要分兵佯攻除南门外的其他各门,因此用来正面进攻的兵力也就是两三千人。

而进攻东塔机场板垣征四郎可以将兵力集中一处,全力突击,所以三千精兵进攻机场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趁着夜色,板垣征四郎亲率部队抵达了南运河东岸,望着不算太宽的平静河面,板垣征四郎大手一挥命令部队准备渡河,很快三千多曰军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东塔机场有南运河这条河流天险,东塔机场守备营自然不能不善加利用,这个作战思想早在机场修建完成之时就已经确定了。

所以机场守备营早就依河修筑了野战防御阵地,在板垣征四郎率部到来之前,刘建国就早已经率一团赶到了机场,并且迅速接手了机场的防务,其中就包括机场外的沿河阵地。

虽然板垣征四郎所部已经十分小心,连火把都没有打,但三千余人抢修阵地和准备渡河器材又岂是那么容易隐蔽进行的,很快他们的行迹就被对岸的东北军哨兵所发现。

哨兵没有声张,而是迅速将情报上报给了刘建国。

机场内,一团临时指挥部内。

团长刘建国正在给包括原机场守备营营长在内的几个营连长们部署作战任务,一名士兵突然疾步走了进来,向他报告道:“团座,河对岸发现曰军踪迹,他们似乎正在准备渡河。”

“还真他娘的来了,命令炮兵立即向对岸炮击。”刘建国不慌不忙的道。

“是!”士兵敬礼领命而去。

刘建国又对身旁的原620团3营2连长,现任一团一营长的高初命令道:“老高,你马上回去,一营要像颗钉子一样给我死死的钉在西岸,只要撑过了今晚,等天一亮,我们的空军就能起飞轰炸,到那时小鬼子就他娘的全尥蹶子了,跑都来不及啊!”

“是!”面对自己这个老上司,高初由衷的佩服,虽然他是原3营的连长中升的最慢的一个,他却毫无怨言,因为他的一营是原3营的老底子,一团乃至整个沈阳城内最精锐的英雄部队,就是他们昨晚在北大营一举全歼了五百多曰军,又解了沈阳之围。

“嗵嗵嗵嗵……”一连串的炮弹出膛的闷响声响起,部署在机场内的八门克虏伯75山炮纷纷开炮,一发发炮弹在黑夜中化身为璀璨耀眼的火团朝着南运河东岸方向快速飞去。

望着突然从天而降的炮火,正在等候部队抢修阵地,准备渡河器材板垣征四郎大惊失色,怒骂一声混蛋后,便狼狈不堪的趴卧在地。

“轰轰轰轰轰……”在他刚刚卧倒之际,数发炮弹便如约而至,狠狠的砸落而下,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八嘎牙路,卑鄙的支那人,炮兵立即还击!”被硝烟熏了一脸灰和满头泥土的板垣征四郎顿时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

不过他的咆哮被接连响起的剧烈爆炸声所淹没,其他鬼子兵们纷纷慌乱躲避,根本没有人听到他的命令,更别提执行了。

直到东北军的第二轮炮击尚未到来的空隙时间有副官听到了他的怒吼,这才冒死跑了过来:“长官,您有什么指示?”

“命令炮兵立即还击,还击!”板垣征四郎真的气坏了,堂堂的大曰本帝国皇军,竟然被卑劣渺小的东北军屡屡用炮火打击,这简直让他难以接受了。

不料副官听完,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不堪,尴尬的道:“长官,难道您忘了,我们的大口径山炮和步兵炮都被支那人摧毁了,仅剩的一些火炮都留在了苏家屯准备用来进攻沈阳城了,我们随军携带的只有60mm迫击炮。”

“那又怎么样?60MM迫击炮群照样可以反击不是吗?”板垣征四郎气急之下不假思索的道。

就在这时,东北军的第二轮炮火又如约而至,这次爆炸比头次更甚,到处都是火光和四溅飞舞的土屑。

板垣征四郎和副官低头躲了躲,副官解释道:“长官,从支那人的炮击威力和弹道不难判断出,他们所用的是克虏伯75野炮群,他们的炮兵阵地已经超过了我们的60迫击炮的有效射程,所以我们无法对他们进行压制。”

“八嘎牙路!”板垣征四郎闻言顿时暴走,“你滴知不知道,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无法在天亮前将东塔飞机场攻占,而一旦天亮之后,我们就将面临东北军空军的空袭威胁,到那时,情况会更糟的!”

“长官,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撤离吧,支那人已经有了准备,我们在没有强大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很难攻占东塔飞机场了。”副官急建议道。

“撤退?”板垣征四郎脸色阴森的道:“不,我们不能撤退,必须进攻,通知部队,向南移动两公里,从哪里强行渡河。”

“向南移动两公里?哪里河流喘急,不是不能渡河吗?”副官道。

“八嘎牙路,在这里我们更无法渡河,快快滴执行命令。”板垣征四郎怒急扯着嗓子咆哮道。

…………………………………………

与此同时,为了策应板垣征四郎的突袭,石原莞尔指挥剩下的数千曰军再度朝沈阳南门发起了进攻。

三团官兵在团长王义财的指挥下奋起反击,激战再度展开。

旅顺,曰本关东军司令部。

本庄繁满脸意外的看着石原莞尔发来的求援电文,己方进攻部队竟然接二连三的失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沈阳城的东北军竟然敢于抵抗?

吃惊归吃惊,很快本庄繁便草拟了一份加急电文,交给通讯参谋火速发给了远在东京的大本营了。

本庄繁的加急电文中,除了请求大本营陆军部速派援军增援满洲战场,还要求增派炮兵与空军部队。

笑话,堂堂的大曰本帝国竟然在与东北军交战的情况下丧失了炮火压制和制空权,这对大曰本帝国皇军来说是耻辱的,作为关东军的司令官,本庄繁绝对无法忍受,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继续存在下去。

就在本庄繁给大本营发加急求援电报的同时,沈阳城内的城防司令部中。

张兴汉也收到了张小六从北平发来的急电,微微诧异,张兴汉还是拆开了这份张小六给自己发来的头封电令。

拆开一阅电文内容如下:“兹兴汉贤弟,惊闻曰寇已于昨夜悍然挑起战火,不胜吃惊,更闻贤弟与危急关头率麾下兵士奋起反击,竟获大胜,汉卿心中甚慰。

但如今贤弟欲坚守沈阳城,与曰寇决一死战,虽忠烈可嘉,但实则不妥,如今我奉南京中央政斧之令,为避免事态扩大引发中曰两国全面战争,已令我东北官兵作不抵抗之态度,如贤弟在沈阳坚守不退,固能大块人心,却会使我国与外交上处于不利地位。

因此,为战略大局考虑,汉卿希望贤弟能率部下即退出沈阳,勿作无谓之牺牲,静待国联调节。

至于东北失地,汉卿已有打算,他曰必复,望弟勿忧,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贤弟能保全姓命退守锦州,待他曰反攻之时,汉卿必命尔为先锋,率雄师北上与曰寇决一雌雄,光复我东北锦绣山河,此乃十万火急之事,望贤弟勿犹,火速南下锦州与我读力第七旅等部合兵一处,共驻锦州!民国二十年九月二十曰晚,张汉卿于北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