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横断万丈

第190章 横断万丈

“连这附近的道痕都被改变了。”

陈沐收敛视线,看向四周,就看到整个伏天宗的大殿仍然处于冰封之中,殿内原有的天地规则几乎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产生了一些扭曲。

这种扭曲是近乎永久性的,寻常修士若是踏入这里,立刻就会化为冰雕,可以说这里几乎已经转化为了灵界的混乱状态。

不过。

这种混乱的状态陈沐却能将其抚平。

对一位真君来说,要抹去一个灵界侵蚀之地并不算难事,当然前提是被侵蚀的部分不能太过深入,若是如天渊那样的状况,便是绝顶真君都不可能将其抹平。

这附近的天地规则只是初步被扭曲,对陈沐来说自然不用费什么功夫,他只意念一动,抬起右手向前虚虚一抚,虚无中那些扭曲的道痕便被强行捋回原状。

大殿内仍然还弥漫着一股寒意。

冻结的玄冰仍然还将这里封闭着,但因为扭曲的道痕已经恢复原状,所以这些冰也就仅仅只是正常的冰雪了,无需去管都会渐渐融化消失。

陈沐收回手,整个人往前踏出一步,身形迅速的淡化,消失在了宫殿内。

他眼前的世界迅速变幻,呈现出来的是一片阴暗昏沉的土地,整个世界更是呈现出扭曲之景,上方的天穹赫然是一座座倒立的山峦。

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方圆数万里的大地弯曲折叠,并对接到了一起,使得天空上是倒立的山峦,虚空中流淌着一条条黑色的河水,连接天地。

这里是灵界。

哪怕是如飞雪这样的金丹真人,来到这里,也要竭尽全力,才能抵抗住那四面八方完全扭曲混乱的天地道痕。

但如今的陈沐仅仅只是出现在这里,附近那些扭曲的天地道痕就自然分裂,使得世界中出现了一小块虚无和空白。

陈沐神态平淡,眼前扭曲的世界并未让他有什么动容,灵界中处处扭曲,比这更怪异百倍的景象他也曾见到过,眼前的情景也并不算什么。

“不知道我现在心剑一击,能斩出多少距离。

陈沐轻吟一声,接着抬起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为剑,就这么向着上方天穹上,那倒立的一片片山峦斜斜一挥。

嗡!

但见一束血色剑光,宛如月牙般乍现,撕碎了无数混乱的天地道痕,直接向着上方飞去,然后轰然落在山峦之间。

一座山峰的山头,被硬生生的削去一截,在虚空中湮灭消失,整个山体也是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裂痕,向着前后蔓延。

七千七百丈!

这是陈沐的心剑一击,在这里造成的破坏!

在灵界一击横断千丈便是真君之力,如今陈沐的一击已经来到了七千七百丈,意味着已经远远超过那些初步踏入真君境的存在。

“不知道那些修至百道归一,步入元婴中期的‘大真君’,在灵界的一击能有几千丈,还是说已经到了万丈。”

陈沐看着自己造成的破坏,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他曾询问过霓云真君,霓云真君也的确见过百道归一的大真君,但却也不清楚对方的具体实力,只说远强于初步踏入元婴境的寻常真君。

陈沐微微摇头,很快不去多想,毕竟有系统的存在,就算现在每提升一级都消耗巨大,但他也迟早能够步入更高的境界,甚至都用不了很久。

而且。

如今魂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他凝练道痕的速度也更快了许多,以他目前的情况来判断,用不了几十年,就能汇聚九道道痕,然后化丹成婴了。

虽说他已凭借魂力破入真君层次,即使化丹成婴也不会有质的改变,但实力上还是会有所提升的。

陈沐唤出了系统界面。

【姓名:陈沐】

【年龄:58】

【境界:金丹】

【心魂:元灵lv2(+)】

【神通:念化一元,自在领域】

【幽冥真言:鬼哭、血雨】

【魂点:522点】

看着系统界面上的变化,陈沐尝试着继续提升心魂,旋即便看到了提示。

将元灵从lv2提升至lv3,需要消耗的魂点不出意外的增加了,而且是大幅度的增加,直接便需要两万魂点。

“不出意外的话,又要积累一段时间了。”

陈沐摇摇头。

让系统界面消失在眼前,然后他便把手一抬,一件件模样不同的物品飞出。

位于最中央的,是一道深黄色的浑厚气息,明明是一缕气,但一眼看上去,便能感觉到其仿佛有万钧之沉重,能够压塌山峦大地。

玄黄气。

只有灵界极深处才会出现的灵物。

围绕着玄黄气的,总共有七件物品,有的泛着点点黄色光泽,是拳头大的石块,有的则仅有指头大小,一团漆黑,仿佛一团无尽深邃的旋涡。

“玄黄气、戊土之精、黑渊石……”

陈沐的目光从一件件物品上掠过,并细致的将这些收集来的材料再次审视一遍。

最后轻微点头。

以玄黄气炼制灵宝,应当是最为简单的了,因为玄黄气本身便是浑浊厚重,炼制灵宝只需要以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锤炼即可。

不过说是简单,但也唯有真君才能做到,便是无回真人那种绝顶真人,全力以赴虽说能撼动玄黄气,但想将其锤炼成一件灵宝,那便是耗费千万年也做不到。

嗡!

陈沐屈指一点,虚空中的七件辅料便一闪而过,悉数没入到了那一缕玄黄气之中。

整个玄黄气一下子吞没了七件灵物,但却只略微摇晃了一下,看上去似只是稍稍沉重了一点,除此以外看不出什么其他更多的变化。

陈沐神色平静,虽然从未炼制过灵宝,但真君于此道已不必去学,自身智慧只需一念之间,便能明晓一切根源与方法。

唰。

但见陈沐眼眸中倒映出一缕剑影,接着便是一道血色的恢弘剑气斩出,落在那一缕玄黄气之上,与其碰撞到一起。

那一缕玄黄气先是短暂凝固,接着就呈现出与‘气’截然不同的特性,爆发出一阵沉闷而久远的嗡鸣声,仿佛这一剑并不是斩在一缕气息上,而是斩在了一方古老而厚重,近乎无边无际的土地之上。

陈沐没有丝毫停顿。

眼眸中连续倒映出一缕缕剑影,虚无中蔓延出一片片浩瀚剑光,从四面八方劈斩向那一缕玄黄气,每一道剑光落下,都将其撞击的剧烈变形。

在这一次次的碰撞中,能看到玄黄气内部有数种光芒一点点崩裂破碎,并在锤炼之下彼此交融,渐渐的将不具外形的玄黄气牵引。

玄黄气本身便是这世间至极灵物,只是呈以气状,不具备威能,要将其凝练为具体形态,并将自己的道痕炼入其中,才能使其成为灵宝。

所谓灵宝,并非凡人手中的刀剑锄头,乃是与修士性命相连之物,也会随着修士修为的提升而逐步蜕变,威能更加强大。

炼入道痕并不难。

虽说陈沐还不具备元婴之力,但他可以用心魂元灵之力温养,一样能炼制,后续再慢慢将道痕铭刻上去,便如同修士提升自己修为并磨砺本命灵宝一样。

唯一困难的,是让玄黄气定型。

所谓的辅料,根本也不是炼制灵宝本体之物,是要利用其各自不同的特性交汇,形成‘模具’,让玄黄气能够收束并定型固化。

轰!轰!轰!!!

伴随着一道道剑光的轰击,那一缕玄黄气不断地变形,渐渐地开始转化为一柄飞剑的形体,在虚无之中上下沉浮。

这柄剑才刚刚显化雏形,就已然有了一种浑厚沉重之势,上下沉浮间仿佛承载了整个天地之重,挥起剑光便能开天辟地,破碎日月星辰。

陈沐神态没有什么变化。

在玄黄之气渐渐凝聚为剑形之后,抬起右手向前虚虚一指,自身元灵中悄然分离出一点灵光,向着那玄黄之气飞去,悄无声息的没入其中。

作为元婴真君,心魂显化元灵,他一心能分化十二万九千六百念,此时便是分出一念,以炼化灵宝,此后灵宝本身便是他的一念,与他心魂相连,不分彼此。

一点灵光注入。

一个念头相合。

陈沐顿时便多出了一个视角,是玄黄气凝聚的飞剑雏形的视角。

一道道剑光仍然在不断的落下,继续磨砺锤炼着玄黄气,让其一些细微处继续更改,渐渐的形成一个固定的剑形,并彻底定化。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多久,这柄玄黄之剑陡然一震,散发出千万道玄黄之光,照耀四方,遮蔽天日,更是令天地间那些交织的道痕猛然震荡,出现了扭曲的征兆。

初步成型,便已隐约散发出惊世之威,撼动灵界道痕!

“形体已定。”

陈沐凝视着漂浮在虚空中的玄黄之剑,意念一动,那亿万道剑光迅速消止,并接连黯淡消失,不再继续劈斩锻塑。

此时往玄黄剑看去,能清晰的看到,玄黄气收敛聚拢,已完全聚敛成剑的形体,而其内部之前混入的戊土之精,黑渊石等等灵物,此时则都已消失不见。

并不是和玄黄气融为一体,而是在锤炼的过程中,逐渐变为残渣被排斥出去了。

这些辅料的作用便只是让玄黄气定型。

不过。

此时玄黄气虽已定化形体,但尚未完全祭炼,若是以真君之力操纵,斩不了几下就会重新崩散,仍然还需要进一步的淬炼,使其完全成型出世。

这一切步骤虽然都只是第一次做,但对陈沐而言却仿佛早已烂熟于心一半,此时神态平静,内心无悲无喜,只右手虚虚一点。

悄无声息。

一截泛着点点星光的奇异木块飞出,来到了那玄黄之剑的上方。

正是陈沐之前得到的星辰木。

这截星辰木飞到玄黄之剑上方后,轻微震颤了一下,接着便洒落下一片银雾般的星光,落在了玄黄之剑上,令整把剑都浸泡在其中。

而与此同时,陈沐也是向前一步踏出,来到了玄黄剑的近前,右手向前探出,心魂之力直接蔓延过去,将玄黄剑整个笼罩,并一点点祭炼起来。

“的确能快不少。”

感知着玄黄剑的祭炼程度,陈沐轻微点头。

若是没有这一截星辰木,要将玄黄剑完全祭炼并出世,至少需要三年时间,但有了这一截星辰木,这祭炼的时间便能大幅度的缩短,最多四十九天。

而且祭炼的过程中,星辰之力也能淬炼剑体本身,只不过玄黄气的品质本身已经是极高的程度,很难再有提升,最多也就是提升微乎其微的一点。

但这也足够了。

对于真君而言,岁月悠悠,转瞬千年,往往耗费漫长岁月,都难以在道途上往前多走一步,能有一星半点的实力提升,都是值得耗费时间去做的。

何况灵宝本身便能随着真君的修为提升,铭刻更多的道痕,而逐步的提升威能,陈沐自然是能做到极致,便将其做到极致。

就这样,陈沐使用星辰木,一点点祭炼玄黄剑,使其形体内部的所有浮动都尽皆沉寂,那层层叠叠的玄黄之力都一点点固化。

四十九日转瞬即过。

浪费了四十九天的时间,没有神游幽冥,这还是陈沐除了几次深入定中修行之外,极少数的没有维持每天神游幽冥的日常课。

玄黄剑的上方,那一截星辰木原本闪烁的星光,此时已经变得黯淡了许多,而玄黄剑的剑体,也同样从一开始的光芒万丈,渐渐变得古朴无华。

直至……

所有的光芒彻底消失。

化作一柄枯黄色的,平平无奇的飞剑,漂浮在虚空中,不再有厚重之感,也不再有那种仿佛能撕碎一切的锋锐,看上去就仿佛是一柄凡间的粗糙钝剑。

“成了。”

陈沐缓缓睁开眼睛。

他抬手一招,那一截已经黯淡无光的星辰木收敛星光,并落回他的手中,被他收了起来,而眼前的玄黄剑,则是悄然间落入他的手中。

玄黄剑入手,并无任何沉重之感,宛如自己的身躯手臂一般,但仔细感知,却能感知到其中酝酿的浑然与厚重,就仿佛是握住了一片无边伟岸的山川大地。

便是再浩荡的威能,也能借用这柄剑来释放出去。

陈沐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眼眸中闪过一抹微光,右手松开,并向着前方一指点出。

“去!”

但见玄黄剑悄然没入虚空中消失,一抹玄黄之光划破天际,直接撞进了前方的一片山峦之间,将这片灵界的大地轰的剧烈震荡,爆发出沉闷而厚重的炸响。

无数层层叠叠的天地道痕破碎,一片片混乱的天地之力炸开,一道绵延近万丈的巨大裂痕,就这么呈现在了陈沐的面前。

一击横断万丈!

这可是灵界的万丈大地,乃是极其混乱浑厚的天地之力所化,随便挖取出一部分,都能够将一个金丹真人镇压在其下,难以翻身!

“很好。”

陈沐终于露出一丝淡笑。

这样的一击,已经远超过霓云真君全盛之时所具备的神通手段了,虽说不知道能否与百道归一的大真君相比,但寻常真君应该很难接下他的一击了。

陈沐意念一动,玄黄剑化作一束微光划破虚空,重新回到了他的面前,并在他面前静静的凝立,整把剑看上去古老而朴素,尚且没有铭刻任何道痕。

“若是能有个人物来试一试此剑的威能就好了。”

陈沐看着玄黄剑轻喃一声。

但就在话音落下时,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忽的目光微闪,向着一个方向看去。

“唔。”

“还真的来了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